《 和某学院超科学防卫军的不解之缘 》君逸苍染

第五十四章,漫无止境的轮回:第三时

很奇怪,有什么东西很奇怪。在我面前的,是我手上的通讯手表中传来了沈端的声音,然而我并不知道沈端之前说了什么,只听见她说着“快点离开这里。”然后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忙音,忙音有节奏地跳动了几下,然后彻彻底底地熄灭下去,就像是微光中的火苗,摇曳了几下,彰显了自己最后的生命力,然后“啪”的一下完全陷入了黑暗,完全烧做了灰烬,在黑暗之中失去了自己最后的声音,最后,连最后的热量也湮灭在了白色的烟灰之中,一片寂静。

很奇怪,有什么东西很奇怪,刚才的一连串的思考是怎么跑进我的脑海中的,以及沈端的话到底有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这样怪异的感觉,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已经觉醒,而我正在努力阻止着它,但又无法阻止,因为这股强大的力量好像侵蚀着我,不仅仅是身体的部分,而是要从定义上将我抹杀掉,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时原痛苦地挣扎着,希望自己的挣扎可以起什么作用,但是不可能,他的挣扎就像是飞蛾之于篝火,扑上去就是引火自焚,但依然拼命扇动翅膀,要抵抗那篝火的温度,而那团篝火呢,并不满足于吞噬掉眼前的这只“飞蛾”,而是更加暴戾地向前燃烧着,燃烧着,希望将所有的一切焚毁殆尽。

叶时原听见耳边的嗡嗡声,他怀疑自己是耳鸣还是什么的,想去自己房间的厕所里洗一把脸来保持自己的清醒,但无用处,巨大的恶心的感觉向叶时原的感官袭来,叶时原感觉自己就像是七窍都要流出呕吐物一样,那种恶心的感觉绝不是什么吃坏了肚子或者说是突然吃到虫子这么简单的感觉,而是像,因为生吃安康鱼引起的肠胃不适再复发肠胃炎的感觉一样五味杂陈,“恶心……”

然而恶心这种感觉并不止是在人极度厌恶某样东西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当一个人惧怕,愤怒,悲伤或者什么感情到达了极致的时候,就会引起身体的反应,叶时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因为后面几种情况才犯恶心的,所以,很明显,他的身体,在代替自己的主人惧怕着什么,并不仅仅是惧怕,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记得那种感觉的名字似乎是——臣服感,一般拥有哪种巨大才能的人才会拥有的,奇怪感情,“到底是……这怎么回事”叶时原强忍着自己的吐意向门口走去,还差五步,四步,三步,两步,“到了。”叶时原打开门,周围的景色并没有如他所知道的那样,而是一种灰色的空间,怎么看也不像是自己所处的空间,叶时原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一去回想,头就会很痛,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什么也想不起来!

叶时原终归是叶时原,他在那片灰色的空间中艰难地前进着,一瞬间,灰白色的空间被染上了七零八落的颜色,仿佛是龟裂的玻璃制品,但每一个碎片都有自己不同的颜色,大概是既视感吗,叶时原感觉自己对这些玻璃制品的碎片很熟悉,就好像是自己经历过的不同时空一样,熟悉,但不安。

碎片再一次归于碎片,叶时原听见了一个声音,似乎就是刚才耳边声音的放大声,“快走!”

声音瞬间被放大到了让叶时原怔住的高度。

在声音消失之前,碎片们像是时间逆流一样,重新被拼了回去。

不同的颜色的熟悉碎片,最终被拼成了一个让完整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