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撩为敬:国民男神,请自重 》紫苏落葵

第十三章 赴宴

辛晓月在医生办公室等了很久,陈大夫才得了少许空闲。

她详细询问了晓阳的病情,陈大夫慈眉善目,很是耐心,一一作答。不过,陈大夫还是让她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ICU里的人,十有八九,说去就去的。”陈大夫轻叹一声。

“嗯。多谢陈大夫。”辛晓月努力留住眼泪,走出医生办公室。

她一直走到后楼梯口,看到四下里无人,才一屁股坐在楼梯台阶上,眼泪唰的决堤。

“舅舅,妈妈,你们千万要保佑晓阳。”她呜咽哽咽,双手捂住脸,指缝间是滚滚而出的泪。

哭得泪眼模糊时,视线里有个人闪过来,吓了她一跳。

“嗨,表妹。”

辛晓月还没看清楚,对方就喊了出来。

她一听是那胖子,连忙站起来,闪身到一旁,顾不得擦泪,冷冷说:“你很闲吗?阴魂不散的。”

“确实没啥事。”黄胖子靠着墙,吊儿郎当的。

“呵,在省医院,还没啥事,只能说明你医术差。”辛晓月先前还顾及别的,现在就毫不留情地打击,实在是这个胖子真是很讨厌。

“我医术很好的哟。”黄胖子笑眯眯地朝辛晓月挥挥手。

“这么闲,是投胎技术好,关系户吧?你!”辛晓月继续打击,顺带止住了哭。

“哎,表妹。投胎技术好,这事你说对了。但医术——,我医术同样很精湛,只不过一般人请不起我而已。再说,我也不是这医院的,只是在这里有办公室而已。”黄胖子得意地自我介绍。

“听你吹,牛在天上飞。”辛晓月转身要走。

黄胖子连忙上前挡住,说:“表妹,你别急啊。你看,你受了欺负,我可以帮你的。”

辛晓月脚步一顿,便歪着脑袋看他,说:“你一口一个表妹,又说要帮我。那就帮我查一查你们医院的曾琼要帮辛如海做什么。”

“好啊,你电话号码给我,查到,我给你打电话。”胖子打蛇随棍上,立马就要人家电话号码。

“你知道我是病人家属,天天都在这里。查到就在这里等。表——哥——”辛晓月说得咬牙切齿。

黄胖子打着手势,笑着说:“好嘞,爱护表妹,人人有责。”

辛晓月白他一眼,不再理会。

她也不是真指望这不正经的胖子能帮什么忙。她不过是给胖子找个事,让他去骚扰曾琼而已。

摆脱了胖子,从后楼梯出来,心情比先前好了很多。

刚对着护士站一面镜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寝室里三个姐妹就都来了。

三人平时都将辛晓阳当作亲弟弟,这会儿,晓阳出车祸,三人也是担心得很。

辛晓阳正要说什么,老大岳凤姝摇摇头,说:“你什么都不用说,你做你的事,我们在这里守着晓阳,你放心。晓阳也是我们的弟弟。”

“多谢。”辛晓月想要哭。

她不懦弱,但世间美好的情谊,总是让她的心软软的,想要流泪。

岳凤姝看她模样,连忙摆摆手示意她别婆婆妈妈,赶紧出发。

“好。”她应了一声,转身要走。

岳凤姝似乎又有点不放心,又叫住她,说:“要不,让月棠陪你吧?”

“这事很麻烦,他们都不是善类,我不想连累月棠。再说,你知道我身手不比月棠差。”辛晓月声音很小。

“不是身手强弱问题,而是他们有心要算计你,你单枪匹马一人。再说,自家姐妹,开学那天就说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岳凤姝一脸担忧地劝解。

一旁的尚月棠早听见了她们的对话,也是直截了当地说:“我尚家人世世代代习武,家训里都是侠义二字,可不怕别的。”

“老四,我的事很麻烦。”辛晓月说。

尚月棠撇撇嘴,说:“说实话吧,我去保护你是顺带的。”

“那你去的主要目的是啥?”老二张佳颖好奇地插嘴。

尚月棠作眼冒星星状,说:“当然去看看活的江氏掌门人,看看我男神的爷爷。”

“疯了。连照片都没发过的人,不知道你们这些吃瓜群众脑回路怎么构造的。还能把他封为国民男神。”张佳颖表示非常不理解。

“二姐,咱们念考古的,已经让人觉得很古板了,得有点娱乐精神。”尚月棠说。

“娱乐精神,也没你们鱼票这么搞笑的。人家追星,至少知道自己的爱豆长什么样,你们一张正面照都没见过。还自称鱼票,跟着疯狂。”张佳颖撇撇嘴。

“这就是魅力啊。记者都不敢放他的正面照,只用文字说,若是他是娱乐圈明星,可秒杀现在各路流量小鲜肉。你想得帅成什么样子啊?再说了,连狗仔之王刘夏都不敢去挖他,可见势力得多大啊?再说,江氏这一辈里,最会挣钱的,可就是他了。这样的人呀,当然得是全国亿万少女的梦想。”尚月棠作崇拜状。

“那最好让你嫁给他。”张佳颖捏了捏尚月棠的脸。

“那还是不要了。自古豪门是非多,这么帅,这么有钱的,本宫驾驭不住。再说,他还克死了两任老婆,我还想长命百岁呢。所以,我还是当个吃瓜鱼票吧。”尚月棠双手合十。

岳凤姝蹙了眉,说:“你们俩够了,医院也适合说这些吗?”

尚月棠和张佳颖吐了吐舌头,乖巧地闭了嘴。

岳凤姝对辛晓月说:“就这么决定,让月棠陪你去。我和阿颖留在这里。”

辛晓月接受了岳凤姝的提议。尔后,岳凤姝就不多言,带着张佳颖在ICU门外的走廊里,找了个休息用的长椅子坐下,守着辛晓阳。

辛晓月感激不已,却也不多言浪费时间,带着尚月棠,打车回到王轩的住处。

两人身材气质差不多,便各自换了身比较古典的套裙,将长发绾起来,插了一根发簪。两人都不喜欢化妆,便依旧是不施粉黛。

然后,辛晓月往随身携带的小包里装了手机,钱包。想了想,她拉开书房的抽屉,那里有一排小巧的防身用具。

“你要什么防身用具。”辛晓月问尚月棠。

“哇塞,你家轩哥的?”尚月棠睁大了眼。

“是他送我防身的。”辛晓月回答。

“我去,这么齐全。这有些物件,可是大价钱也买不到的啊。轩哥可对你真好啊。”尚月棠爱不释手,摸了又摸。

尚家是做瓷器紫砂啥的,在杭城开了一家瓷器古玩。不过,尚家却也世代习武,还开过武馆,虽算不得名门望族,但也不是小门小户。

尚月棠自小习武,便顺带喜欢研究各类武器。

“选一件吧。”辛晓月说。

“江氏老爷子来你家吃饭,安保级别肯定不低。选什么武器都没用。”尚月棠摊摊手,然后指了指食指上的戒指,笑嘻嘻地说,“有这个就够了。”

辛晓月也不勉强,自己选了一把小匕首,又拿了一只看起来就是普通LED手电筒的电棍。

两人根本没有等司机来接,而是自己出门打车去。

不管是辛晓月,还是尚月棠,都认为这是一场不怀好意的鸿门宴。她们要早一些到,看一看形势。

辛晓月一步一步走得很稳。今晚,她倒要看看,那些算计她的人,段位有多高,手段有多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