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鸦主宰 》南非巨头

第一百二十一章 黑夜猎杀

而菲罗尔此时也在使用法术——一粒种子刚刚被他抛下,淡绿色的精神力涌出,形成了法术,一片片淡绿色的元素汇聚过来,涌入了种子之中。

种子迅速生根发芽,根系迅速向下蔓延,穿透了土层,探入了地下,几米,十几米,几十米。

等了两分钟之后,这棵根系异常发达,但是茎叶只有小小的几片的植株轻轻摆动起来。

菲罗尔抬起头,望向了正注视着自己的威格斯:“下面有富集的水元素流淌,应该有地下河,并且另一个方向还有不流动的水元素。”

水元素富集的地方可能存在河流,伴随着水源的移动,水元素也会移动,而不流动的水元素则应该是其他富集水元素的物品.....

可以确认彷徨巨魔的迷宫应该就在这片区域了。

“我们现在应该找到通往地下的入口。”威格斯看向菲罗尔,“我并不觉得光靠我的法术能够轰出一条通道,也许你能够做到?”

“但我并不想那么做。”菲罗尔摇了摇头,手掌拂过那棵小草,再抬起的时候,指间多出了一棵种子,而那棵小草已经萎靡了下来。

说完之后,他站了起来,目光在左右望了望,最后目光定格在几百米外的两棵枯树之上,没有多说什么,他就站起身体,走向了那两棵枯树。

“菲罗尔?”威格斯疑惑地看着他,随后没有多想,将水晶球塞进腰间的储物物品,也跟了过去。

当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便发现这两棵树木隔了十几米的距离,而威格斯也听到了自己友人的声音:“这两棵枯树应该就是通向下方的通道。”

菲罗尔说完之后,便走到了枯树之前,将手掌放在了枯树的树干之上,但是......

“奇怪......”

“怎么了?”威格斯疑惑道。

“没有声音。”菲罗尔退后了几步,上下打量着这颗枯树,“它没有声音,一点也没有了。”

威格斯也看了枯树几眼:“已经彻底死了吧?彻底死了的树木就没有声音了吧?”

知晓自己好友精灵身份的他,知晓菲罗尔同样有能够与树木对话的独特能力,对于这些事情也很熟悉。

“应该是的,多好的树木啊.....”菲罗尔看着枯树,叹息了一声,默默自语了几句。

完全听不懂精灵语的威格斯虽然听到了他的低语声,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心中下了回去之后找找看有没有通晓语言的法术有没有精灵语的决定后,他也靠近了那颗枯树。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一愣,转过身望向了来时的地方。

伴随着噔噔噔的响声,几个影子向着两人的方向快速靠了过来,威格斯眯起了眼睛,一圈火红色的荧光在他的双眼处冒出,增强了他的视觉。

矮小的身躯,蓝色的皮肤,狰狞的面孔......这是,彷徨巨魔?

看着这群滑稽的小矮个高举着武器冲了过来,威格斯撇了撇嘴:“一群弱渣,别小看我啊,我可是中等巫师学徒!很快就要到高等了!”

抬起短杖,上面的宝石荧光一闪,短暂的引导吟唱之后,橘红色的灵能汇聚成一个膨大的扁平圆盘,火焰在上面燃烧起来。

圆形火焰——

“去死啊,渣滓们!”丝毫没有把彷徨巨魔放在心上的威格斯,动作骚包地将短杖一挥,圆形的火焰圆盘在空中快速划过一圈弧线,撞向了已经靠到二十米距离彷徨巨魔。

“哇啊哇啊!”

七只矮小的类人魔物们拐角着进行躲避,那三头身的矮小躯体向下一趴,直接就躲过了圆形火焰的扫荡,只有一只因为前方的同伴后脑勺挡住视野的彷徨巨魔被圆形火焰扫中。

火盘撞在它的身上,微弱的冲击力将它撞退了几步,但那澎湃涌动的高温火焰瞬间将它的皮肤燎得焦红,当火盘完全落在它身上的时候,就像是被触发了一样,整个火盘瞬间变形,将这只彷徨巨魔裹了起来,让它直接变成了一个移动的火人。

“哇啊啊!!!”

同伴的惨叫声让这群小个子急忙散开去,几个彷徨巨魔甚至直接甩开了武器开始往回跑。

“嘿!别跑啊!你们这群哥布林!”威格斯看着它们逃跑,有些不高兴地喊道,红色的灵能又一次亮起,一颗火球飞射而出。

然而,这群小矮个在听到威格斯的喊声之后,跑得更快了,小短腿蹬得比来时还要快,噔噔噔的响声之中,分散着消失在威格斯和菲罗尔的视野之中。

看着威格斯的动作,菲罗尔不由得出声道:“威格斯,它们不是哥布林......”

“呃......”威格斯声音戛然而止,“这个我知道的.....但是它们的名字太长了......所以......”

“哦......”

......

而消失在两人视野的彷徨巨魔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分散逃离的它们,在树林中穿梭着,却没有注意到,一对对黑红色的眸子正注视它们的背影。

呼呼——

黑红色的羽毛从树枝间滑落,一道影子冲了出去。

彷徨巨魔听到声音,下意识地扭头一看,但是,近在咫尺的,是一对黑红色的爪子。

“哇啊————”

锐利的爪子贯穿了它的脖颈,将它的半截脖子拔了出来,惨叫声也因此戛然而止。

魔化乌鸦也放开了爪子,任由失去平衡的彷徨巨魔摔倒在地。

剧痛之中,彷徨巨魔下意识地去捂住脖颈,但是,那对锐利的爪子却是落在了它的背部。

血肉纷飞,彷徨巨魔的背部血肉直接被撕扯碎裂,锐利的鸦喙准确地穿过了市端与椎骨连接的肋骨间隙,啄破了它的心脏。

相同的场景也在其他的地方发生,一只只彷徨巨魔的脖颈首先受到了攻击,动脉和声带被第一时间破坏,在悄无声息之间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亚特淡淡地看着地上的彷徨巨魔尸体,手掌一抹,沾在他身上的血液直接被剥离出去,甩在了地上。

“普罗米,找到有用的记忆了吗?”

“找到了——”一只幽蓝色的乌鸦从另一只尸体完好的彷徨巨魔尸体中飞出,“地下迷宫的结构我记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