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步莲劫 》南风余昧

第382章 好戏

画心再醒来时,是在荒庙。

她被五花大绑着,肢体僵硬,浑身都不自在。

睁了睁眼,她偷偷打量着四周,竟是那个妖僧在守着她,而书逸那个呆子……竟跟那个妖女坐在一起!

那妖女竟然还敢躺在他怀里!还勾着他脖子,摸他的脸,真……真是臭不要脸!

书逸将那妖女搂进怀里,笑意浅浅,目光溶溶,轻问,“心儿,还冷不?”

画心愈发气得眼珠子要掉出来,她有一股冲动,她想扑上去将那妖女的脸撕烂。

可她此时,能怒不能言,能愤不能动。报复,这一定是报复,这个呆子是不是气她把和光同尘错认成他,所以才故意错认那妖女来报复她?

这种感觉真是又憋屈又难受,她一下子明白了,这些日子,她亲近和光同尘时,书逸那个呆子忍受过什么。

她错了还不行么……

能不能放开那妖女!

画心眨巴眨巴地看着书逸,他的目光漫不经心扫过来时,她委屈巴巴道,“呆子,我也冷……”

气息微弱,语气讨好,神情可怜。

书逸的目光滞了滞,似有一瞬的抽搐,却迅速恢复了平日里的清冷,撇过眼去不再看她。

画心想她现在一定是一副憔悴不堪伤痕累累的病恹恹模样,哪有慵懒地卧在他怀里的“画心”来的千娇百媚明艳动人。她一言不发地盯着那妖女,只见妖女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书逸,满眸的缠绵情意抑都抑不住,看得她想上前戳瞎那妖女的双目。

画心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再接再厉,“呆子,我……我错了……”

蓦然一声笑,清而浅,简而短,慵而懒,冷而寒,带了韵律似的硬生生打断了画心的话。

画心抬头看过去,不得不承认,这人还真是将她的慵懒睥睨一颦一笑模拟得入骨三分,逼真得……就连她自己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假货了……

那女子偏过头看她,半眯着眼,似笑非笑……

这个神态画心非常熟悉,这是……积极危险的气息!

她不由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准确说应该是往后滚了滚,却被假和尚一把按住。

画心何曾如此憋屈过,立即愤怒地踹了踹,“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假和尚提起画心将她绑在石柱上,讥诮地扬起唇,在她耳边低声道,“想让你看场好戏。”

说罢,假和尚一撒手,姿态闲洒地朝着庙外走去,“贫僧去街上看看情况,你们看好这个妖女。”

画心隐隐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们不是要玄隐灯吗?为什么突然只字不提了?又在玩什么花样?

“呆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烫?”

画心还没想明白,便被妖女的声音扰了心神,她回头一看,只见书逸汗涔涔,不停地粗喘,这才想起他还中着醉生梦死丸的淫毒。

接下来的一幕,让画心惊得全身汗毛倒数,难道那妖僧说的好戏……就是让她看书逸和那妖女的活春宫?

水蓝色的长袍一寸寸滑落,画心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能动怒!自己不是一直想休他么?现在他被妖女污了正好,自己岂不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他扫地出门。

尽管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安慰自己,可当她眼睁睁看着书逸抱住其他女人时,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男人就这么被人玷污了,激动地屏住了呼吸,心头的怒火摁都摁不住。

(记住本站网址,www..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