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看今朝 》瑞根

第四卷 奔腾急 第七节 一盘大棋

“嗯,吃不消了,开始大家还有点儿新鲜感,但看上三五十个,你就觉得没兴趣了。”闫鹏揉着脖子,“眼睛都看花了,但又不敢忽略。”

“先说断后不乱,始终要公示的,自己情况如何,大家都有数,爆出来,大家都难看。”沙正阳也吁了一口气,“但愿没自作聪明的人。”

闫鹏脸色微微变了变,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才压低声音道:“有没有接到电话?”

沙正阳一愣之后瞟了对方一眼,“在所难免,不理睬就行了。”

“可有的电话不好不理睬啊。”闫鹏苦恼的挠了挠脑袋,觉得自己本来很浓密的一头乌发要这样下去,迟早得变成半秃。

“那就应和着,超出原则不予理睬,可上可下的,到会上提出来大家来定,分担责任。”沙正阳应付这一类的事儿也是得心应手,“没必要啥都自己扛着,打这种招呼的人我估计也是迫于人情,未必是自己真实意图,只要觉得自己人情走到了,真不行也怪不了他,对哪边都有个交代就行了。”

闫鹏有些惊讶的定了定神,这一位的建议好像很有先见之明啊。

“你早就料到了?”

“这种事情哪里没有?大多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但大家也都清楚这种公开竞聘不比其他,都瞪大眼珠子相互看着,超出原则的谁也不敢越线,都能理解。”沙正阳满不在乎,“咱们在这个位置上,尽职履责,按照规矩办,都能理解。”

闫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说的对,大家都不容易,有些受人之托,如果不来打个电话说一句又觉得过意不去,咱们应和一声说知道了,最终不成也能理解。”

沙正阳笑了起来,“中国就是一个人情社会,明知道这不合适,但是入乡随俗,只能自己把握,自己心里有底线就行了。”

“对了,我听说成立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意见在市里争议很大,唐书记和阴市长都不太赞同,孟书记也有些担心。”闫鹏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沙正阳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闫鹏这话的意思。

唐华是持怀疑态度,阴朝凤是坚决反对,而孟子辉呢,则是既觉得需要大力推进,但是又担心这个公司运作不佳,结果反而成了包袱。

“唐书记原来是常务副市长,知道市里财政底子,所以担心也正常,孟书记的担心角度恐怕不同,是不是怕有人上下其手,难以控制?”沙正阳问道。

闫鹏猛吃一惊,这家伙怎么知道孟书记的担心?

“别用那目光看我,孟书记的脾性我略知一二,他对咱们宛州的发展还是持积极态度的,只是觉得又是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操刀运作,怕我过于激进捅出窟窿太大,收不了口吧?”

沙正阳的话让闫鹏更加尴尬。

孟书记在听取他的汇报时,也就说了,不担心其他,就担心开发区管委会在市里的压力下过于冲动激进,操作不慎弄出问题来,最终还是要市里来收拾烂摊子。

另外也还担心有些人在利益面前经不起诱惑,还专门叮嘱自己要加强监督,防止开发区发展起来,干部倒下去。

见闫鹏表情沙正阳就知道自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也难怪,面对市里的压力,自己有这么年轻,很难说自己有没有为了出政绩的冲动而恣意妄为呢?

“看来我的找个时间去向孟书记汇报一下思想才行,我的表明我自己的态度,我真的没有热血上头,我们经开区的这个计划方案也是经过党工委深思熟虑之后的周全之举。”

沙正阳的话让闫鹏轻松了不少,“那敢情好,我想有你这番口才去和孟书记汇报,应该能让孟书记释去不必要的担心,但唐书记和阴市长那里……?”

“唐书记和阴市长那里,该是钱市长去沟通了。”沙正阳淡淡的道。

闫鹏一时间也摸不清楚沙正阳的意思。

他总是觉得为什么自己比沙正阳大十岁,但是要论城府和思路,却始终要比对方逊色不少似的。

难道这就是差距?就是自己只能混个纪高官而人家却能当党工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的原因?

沙正阳猜得没错,唐华的担心还是主要集中在宛州市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运作模式上。

作为常务副市长出身的他,对经济工作不陌生,像这类没有任何收益来源,全靠财政拨款支持的公司,一旦财政难以支撑,而经开区的建设进度强度不断加大的情况下,资金链很容易绷断,那么这种情况下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增加抵押物,或者说穿了,就是加大划拨土地量。

即便是这样,这其中也有很多问题,土地划拨越多,供应量越大,土地价值也就越不值钱,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能不能在一定时限内把招商引资的力度强度实现到能够跟上建设进度上来,这是关键。

说白了,这也就是需要掌握好一个平衡点,既要让规划建设先行一步,但是又不能过于超前,因为财力不允许。

但如果建设未能跟进的话,势必影响到下一步发展,这里边涉及到的资金都是海量的,每一处都需要精打细算,但是该出手时又不能拖泥带水。

这一点上其实也就是一个观念问题,要超前发展,就必须要用超前的模式来进行,否则难以做到。

唐华那里去沟通汇报需要机会,毕竟还有钱正在前面,但可以找合适机会适当的解释一下,沙正阳相信只要开局启动,以唐华的见识,应该看得到这背后的前景。

干工作难免会遇到各种困难和问题,如果都能一帆风顺,这也就不叫工作了。

沙正阳从未指望一项工作就能毫无波澜的顺风顺水,像一个新生事物出现不可避免的会遭遇很多质疑和反对,或许是出于私心杂念,或许是观念不同,或许是不看好这个团队,种种可能都有,也都很正常。

*******

“看来问题的节点还是在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力度能否跟上如此大规模的开发建设问题了。”林春鸣始终持握着一支铅笔,若有所思的道:“香城和北溪的招商引资很有成效,正阳在其中功不可没,现在他自己的主业没理由反而不如香城和北溪吧?”

“正阳和我也说过,香城和北溪主要还是利用了当地既有资源,像香城木材资源以及交易市场的优越条件,加上本身香城也有一定的家具制造业基础,只是较为低端,而北溪的石材资源非常丰富,但那是却囿于基础设施的落后,他们现在也在极力推动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力争打造出一个比较好的环境来。”

钟广标这一番言语还是很客观,并没有因为沙正阳的缘故就偏向。

唐华听得也点头,他到真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却是是因为担心林春鸣提的标准太高,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要在两年内发展成为仅次于汉都和嘉州两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全省第三的经济技术开发区。

这是林春鸣给经开区提出来的目标。

问题是现在涪岗和昭阳的开发区已经走上正轨,现在宛州这边因为前期落后太多,要追上去难度很大,再加之财力薄弱,难以投入太多。

如果这种心态下,很难说会不会为了目标不顾一切的蛮干,结果就成了欲速则不达,甚至把摊子给搞成一个大窟窿。

在这一点上,唐华和孟子辉都有些担心。

“子辉,你的担心大概也是基于此吧?”林春鸣点点头,转过头。

“嗯,唐书记刚才说的也是我担心的,不过昨天正阳来汇报经开区干部公开竞聘的资格审查和部分条件的问题时,我也询问了他这方面的情形,他很有信心,也提到了产业的吸聚效应,认为如果在我市电子电器产业能够打造出两三个龙头企业的前提下,进而以龙头企业为核心,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来带动招商引资,能够在经开区真阳县经开区那边形成一个电子电器产业进群带。”

孟子辉说话的语气有些古怪,引来了包括林春鸣和冯士章在内几个人的瞩目。

冯士章忍不住问道:“老孟,感觉你这个话语里咋有股味道呢?怎么,是觉得正阳在吹牛吹大了,还是觉得他在忽悠你蒙你?”

孟子辉忍不住搓了搓脸,思考了一下,这才缓缓道:“都不是,我开始也觉得正阳这小子又在吹牛了,但是当他把咱们宛州的产业优势介绍了之后,又谈到了下一步经开区沿复兴大道的一些规划考虑,以及提前和七厂二所产业的结合,我觉得么,还真有点儿靠谱,当然,能不能实现,他自己也说了,还得要看形势发展,但是他觉得很有希望。”

冯士章眉头一掀,“正阳口里所说的龙头企业就是华峰电器和若斯电器吧?”

“不,他说还包括未来的无线电厂,看样子这家伙对无线电厂也有了打算。”孟子辉坦然道:“他说无线电厂如此规模的企业,用寻常的改制手段难以起到预想效果,必须要有大动作和新路径来配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book/21668/190014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