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士为凰 》千语千夜

第148章 刺杀的后果

乌衣巷中,谢玄还在提着笔在一张牌匾上写着字,忽见谢道韫神情惶急的赶了来,不免诧异的问道:“怎么了?阿姐?”

谢道韫二话不说便拉了他走,只道:“先别问,你跟我来就是了!”

两人来到谢家宅院,就见有上百名部曲披钾林立于院中,随时准备待命。

谢玄的脸色一变,似预感到了什么,急问:“阿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她……”

谢道韫只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谢玄已以箭一般的速度飞奔了出去。

……

洪武大街上,又一泼箭雨袭来,正在飞驰中的马车外响起噗噗噗的声音以及人在临死前的凄厉惨叫。

“阿娘,快回来!”

在沈氏跃出去的一刹那,顾钰眼疾手快,猛一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将沈氏给拉了回来。

沈氏犹在失去理智的疯狂和震惊之中,顾钰便陡地将她抱进了怀里,安抚道:“阿娘,你听我说,我早有防备,他们杀不了我,你就坐在这马车里,我们都不会有事!”

一旁的陈妪以及两婢都有些惊惧颤颤。

诗琴更是泣声道:“娘子,不如让奴出去吧,让奴伪装成娘子,是不是只要他们确定娘子死了,就不会再追杀了?那就让妙风做一回娘子吧!”

娘子多厉害啊!能做一回娘子,那是她们连想都不敢想的福气呢!

诗琴眼中虽含着泪,却是笑意满满的自豪和期待,仿佛只要顾钰一句话,她就能立即披着顾钰身上的大氅跳出去,却不料,顾钰举起手来,斩钉截铁的下令了一声:“都不许动!”

“你们不给我添乱,就是对我最好的保护,坐好了,谁也不要跳出马车!”

说完之后,顾钰便将沈氏推进了陈妪的身边,自己却从车厢之中取了一物探出头去,对着车外正在驱赶马车的护卫喊道:“子然,听我命令,马车不要停下来,冲开前面的人群,径直向前行驶,只要过了前面的一个岔道,向右转,就可到达乌衣巷!”

一听到乌衣巷三个字,部曲的脸上也立即露出喜色:不错,只要进了乌衣巷,这些人便不敢再追上来,谁敢在王谢两大门阀士族的地盘上行凶?

部曲应了一声:“是!”旋即又听到顾钰道了一声:“接住,戴在头上!”

紧接着一物向他抛来,部曲接住后连看都没有仔细看,便应命立即戴在了头上。

车外如雨,刀光剑影一泼接一泼的袭来,人声嘶哮更是如虎狼之狮一般,蜂涌接近,却又被瞬间弹开。

站在酒肆屋檐上的人只看到那辆马车竟是如鱼儿一般在箭雨中穿行,周边袭上去的人群根本就无法接近,而更奇怪的是,那辆马车明明已被射成了马蜂窝,里面却并没有如愿的传出人声惨叫。

莫非这车壁是黄金打造的,箭失根本射不穿?

为首的杀手似明白了什么,立即高声喊道:“射马!快射向那匹马!”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箭失又嗖嗖嗖的向着那飞驰中的骏射去,但很快他们又惊骇的发现,那箭失密密码码的扎在马身上后,那马不但没有倒下,而是更迅猛的速度向前奔去,袭击上去的杀手一个接一个的被踩在了马蹄之下。

站在屋檐上的几人眼立时瞪得滚圆:那是什么马?车壁是黄金打造的不说,难道连马也是黄金打造的么?

他奶奶的,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很快他还会发现,不仅车和马不一样,连人也不一样,跟随顾钰而来的那些顾家部曲们个个身披铠钾,仿佛刀枪不入一般,战斗力甚是顽强。

而顾家的这些部曲还没有解决掉一小半,不远处竟还有马蹄声阵阵,一众红衣铠钾的骑士自一条巷子里陆续跃出,扬尘飞奔而来。

那条巷子是?

乌衣巷!

那么来人是?

“谢家的部曲!那是谢七郎!”有人惊恐的喊道。

同时马车中也传来婢女的一声喊叫:“娘子,你快看!好像有人来救我们了!有人来救我们了!”

顾钰掀开车帘,抬眼看时,正好就迎上了谢玄投来的目光,那目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而清灵,没有任何杂渍的饱含担忧和深情。

顾钰心中一暖,唇角边不禁溢出一丝微笑来。

众骑一到,那些追上来的黑衣人很快逃散,四周的埋伏也迅速撤去。

顾钰也一声令下:“停车!”

子然拉紧了缰绳,骏马顿时一声长嘶,马车停了下来,众人惊魂甫定,待再抬起头来看时,竟见那率众骑而来的青衣郎君纵身跃下马背后,径直朝着顾钰走了来。

顾钰刚下马车,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的锁在了怀中。

刚探出头来的诗琴与诗画登时看傻了眼,唯陈妪目光怔怔,直是盯着谢玄看了良久,看到他面上所流露出来的欢喜之情,看到他眼中那完全不似作伪的关怀,还有那潋滟的目光中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情愫。

陈妪不禁会心的一笑,朝沈氏点了点头。

……

“你们说什么?失败了?”

当虞氏听闻这样的消息时,不禁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

“是,属下无用,那小姑子实在是有些诡异,她所乘的马车,手下的部曲以及马都似铁打似的,根本射……射不穿!”

马自然不会是黄金打造的!不管是动了什么手脚,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贱婢早就有了防备!

她竟然早就有了防备!那是不是说,她早就已经怀疑她了!

但她又怎么知道她今日会派人刺杀她?

想着,虞氏的脸色不禁大变:难道真如段郎所说,这丫头能预知未来?就像她从前能预料张琴摔倒入河中一样,就像她能知道段郎的所在而去刺杀段郎一样。

她竟然……还能预知未来!

虞氏不由得双手攥紧,脸色也越来越白,一张温婉如莲的脸也因气愤懊恼而迅速的扭曲!

而听闻派出去的人马损失了一大半的虞楚更是心如刀绞,捶胸顿足,差点吐出血来。

虞家的部曲本来就不多,论家财更是远远不及吴兴沈氏,若不是祖上出了位易学家,靠着声望显学在会稽郡占有一等士族地位,虞家哪有今日的辉煌?

“阿婧,这次我们还是做错了啊!刺杀那位小姑子,折损了我们不少部曲不说,若是此事她查了出来是我虞家所为,我们虞氏就无法在江东立足了啊!”

说这句话时,虞楚几乎要哭出声来,同在厅中议事的虞氏族人也尽皆惊恐变色。

“阿婧,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那小姑子现在已经是天子亲封的太子少师,她若是一状告到天子那里?那我们……”虞老夫人也不由得惶恐惊惧的说道。

“怕什么!天子?天子身边不是也有我们的人吗?何况她还不一定能查出来是我们所为!”虞氏立声打断,原本还慌乱的心顿时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不错,天子身边也有我虞氏族人,一次失败不算什么,我还有机会,我还有机会!

“父亲,祖母,此事若真有廷尉查起来,你们一定要闭口不答!绝不能承认此事是我们所为!知道吗?”说着,她又道,“今日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阿婧——”

看着虞氏要走,虞老夫人不禁唤了一声。

虞氏却是头也没回,带着几名护卫逃也似的向大厅外疾行而去。

而待虞氏一走,虞老夫人便指着虞楚埋怨起来:“你刚才就不应该听她的啊!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们怎么还能犯如此愚蠢的错误,听一个外嫁女儿的摆布,何况这个女儿还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虞楚也是一脸灰败之色,捶着胸口道:“我能怎么办?自从十几年前的那件事后,我们虞家与她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也不敢撕破这个脸!”

虞老夫人又悔又恼的长叹了一口气,直是哀声道:“谁又能想到,那沈氏的女儿竟能这般厉害,还有那沈氏小郎……”念到这里,虞老夫人昏黄的眼中顿时又一亮,道,“依我看,若是这件事情真查了出来,我们不妨就将阿婧那丫头给招供出去,反正当年的那件事,我们虞家也是受了她的盅惑!那不是我们的错,都是她的错!”

……

谢玄抱了顾钰很久,直到感觉到怀中人略微挣扎了一下,在他耳边小声的提醒一句:“有很多人正看着呢!”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顾钰,看着她道:“阿钰,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44 等你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