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惹不起的鬼神大人! 》诗书酒

第七十九章 家乡味儿的天妇罗

这将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将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好到咸鱼一夜能翻身,坏到翻过去后,发现还是一条咸鱼。

……

小店名叫水庵屋町。

店面不大,内里的布置却非常温馨。

积雪虽然已经堆到接近半米的厚度,但是屋内却温暖如春,应该是安置了很精巧的取暖设备。

天色尚早。

富士山头顶的阴云却越聚越厚,仿佛要整个吞噬掉大山。

水庵屋町的老板是一位美丽的扶桑少妇,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亲自帮茶多鱼几位安排住处。茶多鱼跟李红绳一个屋,范小猴跟周桐一个屋,千代初雪本来也可以开一个屋,但是小女孩却坚持要跟茶多鱼在一起。

气温开始骤降。

茶多鱼从昨晚得到消息到现在,早就饥肠辘辘了,直接让老板娘上饭。可因为大雪封山,店里的食材并不多,老板娘说:“厨房只剩下一些墨鱼跟鲜虾,可以做天妇罗,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茶多鱼直接做主:“有天妇罗吃,那再好不过,麻烦您多做一些,我们食量大。”

老板娘浅浅的一笑:“自然是要客人吃饱的。”

老板娘刚刚转身,茶多鱼忽然又叫住对方:“请问您有没有厚一点的衣服,我们可以买,多少钱您说了算,我们四个人都需要,不对,是五个。”

茶多鱼最后又想起来今天才认识的千代初雪,小女孩很对她的脾气,相处起来并不麻烦,所以茶多鱼将她也算入了自己的队伍当中。

老板娘微微皱眉,似乎是在审视茶多鱼几个人的身材,然后点了点头:“我可以找一下,但款式没办法跟你们身上的衣服比,店里应该有一些庆祝节日时给店员穿的民族服装。”

茶多鱼:“款式不重要,暖和就行。”

范小猴跟周桐还有千代初雪,直接去屋子里取暖,茶多鱼跟李红绳则走到门口遥望远山:“这场雪很古怪!”

茶多鱼点点头:“我知道,这应该不是普通的雪,背后有某种力量在影响天气。”

李红绳说:“你觉得会是什么?”

茶多鱼说:“黄泉罗刹,我感觉到了幽冥之力,很庞大的幽冥之力。”

山风自远方出来,天空中的雪花被风带进厅堂,甚至还夹杂着一朵粉色的樱花。

富士山中的樱树随处可见,有樱花,不足为奇。

“咕咕。”

肚子开始不受控制的叫,茶多鱼是真的饿了。根本等不及老板娘上饭,她自己就溜进了厨房,短短时间,老板娘已经开始在烧油。

天妇罗是扶桑料理中少有的油炸食品,用面粉、鸡蛋与水,和成浆,将新鲜的大虾或者墨鱼裹上浆,放入油锅中炸成金黄色。吃的时候,蘸上酱油和萝卜泥调成的汁,鲜嫩美味,香而不腻。

天妇罗不是某个具体的菜肴,而是对扶桑油炸食品的总称,今天水庵屋町的老板娘给茶多鱼做的是鲜虾天妇罗跟墨鱼天妇罗。

在扶桑,会做天妇罗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将其做好、做成精品、做成美食的,屈指可数。茶多鱼吃过天妇罗,但是没有吃过让她满意的天妇罗,尤其是国内的天妇罗,最起码这面糊做的就不行,做不到面薄而脆。

看着认真烹饪的扶桑少妇,闻着香气扑鼻的天妇罗,茶多鱼更饿了,心里想着:“一定要好吃一点。”

第一盘出锅的是鲜虾天妇罗,茶多鱼亲自端起来,回了大堂,李红绳已经把人都喊了出来,主食是饭团。

天妇罗是一门技术活,做的时候不能急,需要耐心,但出锅的时候也要果断,吃的时候更要趁热。

茶多鱼根本没有客气,第一个夹起来,熟练的蘸料,放入嘴中。

先是最外面的一层脆皮,然后是鲜虾的清香,火候刚刚好,嫩而不腥,香而不腻,而且没有一丁点的不适应感,就像是……像是家乡的味道。

李红绳跟范小猴才不会跟茶多鱼客气,都是单身汪,想吃就吃,爱砸吃砸吃,完全不用顾虑形象。这么看来,范小猴几乎已经放弃追求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在茶多鱼眼里也就是闺蜜了,充其量再加俩字,最佳。

如果不努力,恐怕连最佳都要守不住了。

饭团没吃多少,一整盘天妇罗却分分钟被吞食干净。

几分钟之后第二盘上桌,继续分刮干净,第三盘,第四盘……本地的美食,就要去本地吃,这很不起眼的小店,很不起眼的老板娘,没想到做天妇罗的手艺那是一等一的好,茶多鱼的嘴够刁的了,却也吃的心服口服。

天妇罗、饭团再加上几杯扶桑清酒,这顿饭吃的幸福感爆棚,三位被冻透的人也终于缓了过来。

这时候,老板娘把厚衣服也拿了过来,清一色的扶桑服饰,很宽松的那种,虽然茶多鱼几个人肯定穿不习惯,但起码暖和啊!

茶多鱼是最后回屋换的衣服,刚刚换好衣服,门就被敲响了。

“谁?”茶多鱼问道。

门外传来一段扶桑语。

然后就是范小猴的声音:“是水庵屋町的老板娘,她问咱们需要泡温泉吗?她家的温泉是富士山的火山泉。”

茶多鱼想了想说:“告诉人家,不需要了。”

门外又传来一句扶桑语。

范小猴继续翻译:“她说美容养颜,对女生很好,可以让皮肤变得吹弹可破。”

听到吹弹可破,茶多鱼迟疑了一下,半响之后,整理好衣服,推开门:“范小猴你先去大堂那里等着我,我跟老板娘说两句话。”

范小猴一愣:“你懂扶桑语吗?你怎么跟人家说话?”

举起手机。

茶多鱼说:“我有翻译软件,够吗?”

范小猴很懊恼:“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神神秘秘的!”

茶多鱼一巴掌拍在范小猴头顶:“女生的秘密你也要听吗?你现在事儿怎么那么多!”

范小猴就是属贱的,好好说话不听,必须要动手才行。

屋子里只剩下茶多鱼跟水庵屋町的老板娘。

茶多鱼嘴角带着微笑,老板娘更是职业化的微笑,嘴角含春,画面不要太美。

突然。

茶多鱼冷不丁说了一句:“不要再笑了,我看着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