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异典 》月下桑

84.第八十四章

“昨天我们搭公交车去山的另一边啦!那边也是个小镇子, 没有海,不过有温泉, 可多温泉啦!”一大早就听到点点激动的小嗓门,唔……来到山海镇后,不知道是不是山和海的广阔环境释放了孩子的天性, 他现在变得活泼多了, 话也比以前多了不少。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公交车叔叔还带我们去泡了温泉~”说到这儿,点点竖起了一根小指头, 得意的摆了摆。

头天晚上都喝多了,大人们基本上都在宿醉状态,就小孩子们一如既往的按时起床,起来之后就开始叽叽喳喳。

每天早上熟练的搭公交车从冯家到林渊家,想去哪儿,搭几点的公车,点点现在心里门儿清,配上被晒得微微发黑的皮肤, 他现在看起来已经很像是个地道的山海镇小少年了。

山海镇着实小,公车也就两辆,一条负责南北方向,一条负责东西方向, 班次也不多,不过对于小镇居民来说已经够用。

刚才点点说的公交车叔叔其实是公交车司机, 往山那一边开的公交车……

“是99路公交车吧?”将切好的西瓜端到桌子上, 林渊问点点。

点点用力的点点头。

“现在能坐公交车去邻镇了吗?真不错啊, 我记得我们小时候还不能呢~”抓起一片西瓜吃,冯蒙回忆了一下。

“不过你小时候不是靠走的就走到过邻镇了吗?”给深白拿了一片瓜,林渊斜了冯蒙一眼。

他指的是冯蒙自带的“特异功能”——迷路,也不知道冯蒙是怎么走的,大伙儿明明走得是同一条路←山海镇统共也没几条路,偏偏走到一半冯蒙经常莫名其妙消失掉,然后就出现到莫名其妙的场所了。

和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离开过山海镇的林渊不同,冯蒙可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把周围几个镇都“游览”遍了←每次都是迷路过去顺便游览的。

“嘿嘿~”抓着头,冯蒙不好意思的笑笑。

“99路现在还是黄叔叔在开吗?我记得我小时候就是他开,那时候车子没有通到邻镇,不过有一次我走丢的时候,还是黄叔叔开车到邻镇接我的。”冯蒙回想着:“说起来,那次他也带我泡了温泉,还买了西瓜给我吃呢~”

“温泉把我当时身上的寒冷都泡没了,然后又甜又水的西瓜让我的肚子好饱,吃饱喝足之后,黄叔叔就又开公交车把我载回去,大大的公车上,除了我们俩,一个人也没有,我就唱了一路的歌,黄叔叔还夸我唱歌好听呢~”

想到冯蒙在ktv的生猛表现,林渊:……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点点自信十足的在旁边插话了:“黄叔叔也夸我唱歌好听呢!”

深白就凑到林渊耳旁,轻声道:“看不出啊,黄叔叔的喜好如此与众不同?”

深白也认得黄叔叔。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山海镇十五天,虽然还没有将小镇的每一寸土地都走过,不过至少去过了小镇的主干道,山上过了,海也下过了,镇上的居民,也认得七七八八。

冯蒙、叶开、宗恒、张大爷各自得了一个刺青,就连点点都有一个,小小的,一条小黑狗的样子,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

假期要结束了。

“把东西收一收,然后找阿花借一辆车开走吧,老规矩,下次回来的时候再开回来就行。”对于外孙的离别并没有任何伤感的表现,阿美只是很务实的指点了一下他们的离开问题。

深白乖乖的去阿花婆婆家借车了。

倒是在这几天内,大伙儿各自结交了新的朋友,有了不少要告别的人,张大爷去和自己的老伙计们告别、顺便交接早餐店;点点也要和自己的小伙伴告别;叶开打算最后骑车绕海线一圈;宗恒则打算最后检查一遍海婆家的鸡窝,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查漏补缺。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热热闹闹的纹身店终于安静了下来,去张叔那里买了新鲜的山鱼,林渊做了一道外婆最爱吃的清蒸山鱼,两个人像以前那样吃了一顿简简单单的晚饭。

不用管其他人,其他人会有人招待他们吃饭的。

“既然被大城市接受了,那就好好在那边生活,年轻人,在外面多长长见识也是好的。”一边吃着鱼,阿美一边对林渊道。

“嗯。”虽然觉得外婆的说法有些奇怪,不过林渊还是轻声应了一声。

外婆再次给人纹身的时候,之前看不到的异状,林渊终于看到了。然而外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完全不在意他们知道自己的异状一般,又或者说,她的表现太自然,自然到林渊搞不懂是否她自己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异状。

以至于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什么也别问,我不会回答的。”又吃了一口鱼,外婆忽然没头没尾道。

林渊抬起头,看了外婆一眼,然而,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外婆头顶的发旋。

外婆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没抬。

“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靠自己的感知,不要什么都问别人,别人告诉你的事情只有两种:要么是他自己看到的东西,要么是他想要告诉你的东西,哪一种,你知道了都还不如不知道。”

“我不是个好家长,也不懂教育孩子的方法,不过,这是我养育你的方式,而这样长大的你,是个好孩子。”说完这句话,外婆终于抬起头来,乌黑的眼眸直直注视着林渊,两双极其相像的眼睛视线胶着在一起,就在林渊以为自己即将从外婆的眼眸里看到什么的时候,外婆忽然道:

“鱼吃完了,再去弄一条。”

林渊:……

再次弄鱼的时候,站在厨房、透过窗户往外望的时候,林渊看到了远处的乌云。

这是大风雨即将到来的征兆。

将视线从窗户处移开,林渊专注的看着锅子里的鱼。

乌云越来越重,夜色也越来越深,最后,也分不清头顶上的黑暗到底是天黑还是乌云的时候,深白回来了。

“天啊!好可怕的天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标准的海啸云!阿渊,明天镇上不会是要有海啸吧?我们要不要多留一天帮帮忙什么的?”大概是头顶的云带给了他压力,虽然没有下雨,深白还是小跑着回来的。

“不用,镇上经常会有这样的天象,不过实际上海啸一次也没过来过。”回答他的是冯蒙,由于明天早上要一早早起,今天所有人都来商业街这边休息,所以深白过去借车的时候顺便把冯蒙他们也接了回来。

“你确定?这个云真的很厉害,我从海线回来的时候,海边看着也不对头……”虽然从小生活在安全级别最高的大城市,可是深白看书多啊~各种各样偏门的小常识懂一大堆,看到不同寻常的天象时,他还特意对照了一下。

“安啦~真的一次也没来过。”笑嘻嘻的,冯蒙要他放心。

不过深白显然还是不能放心,大晚上不睡觉,拿着材料敲敲打打,又把林外婆家的店铺外围加固了一遍,最后还是他动静太大,吵到了阿美女青年睡觉,最后被女青年拎回来了。

然后第二天一大早,阿美女青年就把几个人准时叫了起来。

窗外黑压压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平时天亮的样子,然而钟表上的时间确实是早晨了。

外面的天气仿佛完全没有干扰到小镇上的居民,这个时间,整个小镇还在睡眠之中。

好在他们有张大爷,起的比他们还早,老爷子一早就把早饭上桌了。

“这天气……看着可不太好啊……”虽然不如深白懂得一些偏门小常识,可是老人家活得久,经验也更多一些。

“没事的。”冯蒙又开始安慰老爷子了:“我们山海镇有天然屏障的,任何灾害海上天气都到不了我们这儿就散了,无一例外。”

“快点吃,吃饱了就去坐车,这次有没有找阿花借一辆宽敞点的车子?上次那辆你们坐着有点挤……”轻声催促完,阿美看向深白。

因为她这一问,深白也终于将注意力从天气转回来了,他忽然有点兴奋,又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个……昨天回来光担心第二天的天气结果忘了说,阿花婆婆给了阿渊一辆车。”

“?”

“这次是传说级别的城市越野车啊啊啊啊啊啊!超帅超适合阿渊的!阿花婆婆说是给阿渊的上学礼物。”

“我要车干什么?黝金市租车很方便,地铁更方便。”

“给你你就收着,反正也是放在火车站停车场,呵呵,我看阿花八成是车买太多、自家停车场停不下了吧?”

“……似乎真的是停不下来了……阿渊,你不知道阿花婆婆的车库有多壮观!天啊!全是各种传说级别!各种限量!我敢说我老爸的收藏可能都比不过阿花婆婆!”

总之,托阿花婆婆的私人收藏的福,早餐桌上,呱唧呱唧全是深白对阿花婆婆收藏品的各种描述,早餐很好吃,所有人都忘了外面可怕的天气。

一直到他们驾驶着阿花婆婆赠送的越野车开在海线上、向火车站驶去。

“这天气真的没问题吗?”就连叶开也觉得不对劲了。

“没问题~放心~”倒是两名山海镇居民一脸淡定,被他们的淡定所感染,一行人相对平静的抵达了火车站。

阿花婆婆的越野车再次被停在了车站停车场,作为今天唯一一拨旅客,他们上了车,找到位置坐下,叶开随手打开了收音机←这是他在镇上买的,用黑云木制作的古董收音机。

“各位旅客大家好,现在是气象预报,东部海域正在生成强力台风,预计将有海啸抵达沿岸各个城市,请还在这些城市的旅客提前做好防灾准备,不要出行,以下是这些城市的名单……”

第一条消息就让叶开愣住了。

“喂……这个东部海域……山海镇就在东部海域吧?”

“没问题~放心~放心~”冯蒙依然笑眯眯,一脸平静。

火车在冯蒙的镇定中缓缓驶出车站,没多久便驶入山洞,驶入群山峻岭之中,山海镇的可怕天色便在他们身后,再也看不到了。

就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他们刚刚离开的海线,就在他们这几天每天都会去游玩的山海镇的海……

海水忽然暴涨!

一浪接一浪,后面的海浪迅速打到前面的浪头上,堆积!堆积!不断的堆积!一面高达数十米的巨大海浪生成了!

就像海上忽然升起的高楼,又像一头巨大的海兽,它咆哮着、汹涌着向山海镇的海岸上拍击过来!

然而——

就在它的前进方向,在那更靠近山海镇的地方,海面忽然塌陷了。

巨大的旋涡忽然在海面处形成,一个巨大的阴影忽然出现在那浅了不少的海水之中。

然后,一跃而起——

巨大的黑色海兽拖着长长的水浪从海水中一跃而起,刚好与那汹涌的海浪迎头撞上。

那头海兽是那样大,他从海中跃出的时候,身影遮天蔽日,巨大的海浪在那只能用浩瀚来形容的身躯对比下简直渺小如一片小小的水花。

所有的海浪都被那巨兽挡住了。

两者相撞,天空中碎了一天空的雨。

任由这些水珠激烈地洒在自己身上,享受了一段时间的狂风骤雨,之后,那海兽便再次慢慢下沉了。

海面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山海镇上的日出一如既往的到来了。

站在厨房里,阿美掐断了手中的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