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异典 》月下桑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

林渊拎着捕虫器站到深白家位于198层的院子里往下望的时候,外面的景色和之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黑气还是有的, 然而此时这些黑气的屏障作用就很低了,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透过那些黑气看到黑气里面隐藏着的东西。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他看到的最多的是一些植物。

一簇簇, 一丛丛,它们长在任何可以生长的地方,道路上,桥梁上,人家的窗户上,甚至房间里……

和正常植物最大的不同——这些植物是黑色的。

很多黑气都是从一些植物中产生的。

黑雾一样的颜色。

它们几乎全部笼罩在黑雾中,远远望去, 就像黑雾是它们散发出来的一样, 又好像,它们根本就是由那些黑雾汇聚而成的……

由于这些植物的存在, 原本干净整洁的黝金市看起来居然有了一点废墟中的味道。

看起来竟像是另外一个城市了。

“天啊!外面怎么变成这样啦?”深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手上戴着橡胶手套, 脚上套着雨鞋,脸上一个黑色大口罩,头上还裹了一块头巾……深白现在的样子有点搞笑。

不过林渊自然不会笑他,头也没有回, 林渊的视线仍然落在长在对面大楼墙壁上的一簇植物上, 完全没有土壤的大楼墙壁上,那簇植物生长的很不错。

“或许, 不是变成这样, 而是原本就是这样。”看着那簇植物, 林渊对深白道。

视线仍然定格在那株植物上,紧接着,林渊看到有好些和蜜蜂有点类似的虫从旁边飞过去,落在它上面吃了起来。

那株植物很快被吃光了,只留下一点淡淡的黑雾,那些残存的黑雾便重新四散开来,或者升上天空,或者落下去,落到其他植物附近,慢慢成了那株植物附近黑雾的一部分。

不过,也并非所有植物都是虫的猎物,这些植物也可以“捕杀”虫,林渊稍后就看到有一只虫在靠近一颗植物的时候、被植物吞掉的。

林渊若有所思——

城市里,到处都有这样零散的植物,倒是深白家附近这种植物近乎绝迹。而虫的数量和外面比起来也着实不算多了。

只是特别肥而已~

不过再少也不是没有,之前看不到就罢了,如今既然看见了就实在难以忍受家里爬着这么多虫,两个人在家里打扫了一天,到了晚上,不止深白,就连林渊都累的不行。

毕竟他们打的可不是普通的虫。

倒是长久维持这种状态,当他们将最后一只虫处理完毕的时候,两个人都发觉自己似乎可以一直维持之前的状态了。

当晚,深白提出两个人出去“喝一杯”。

“顺便交作业。”深白说着,大拇指比的方向是城市的另一边——昨天他们去过的方向。

点点头,林渊没有拒绝。

于是,他们再次按照那天晚上的远路程前往“黝金市立幼儿园”了。

而这一次,两个人看到的沿途风景也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沿途都是他们平常见惯的行道树没有错,然而树上却长了一颗颗红色的果实。深白特意偷偷找了一棵树爬上去看了看,末了抓了一支树枝给林渊看:

“不是这棵树上结得果子,而是生长在这种树上的另外一种植物。”

深白说着,还把红色果子拎起来给林渊看了一下:那些果子下方是一根细细的藤蔓,就像串联在一根电线上的灯泡一样,这些果子是依附与这种行道树的树枝生长的。

不过,它们似乎只生长在单一品种的行道树上,其他品种的树上两人就没有看到同样的果子了。

不过,这种果子当真好看,之前吃的时候没仔细看,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种果实的颜色就和红宝石一样匀称,一颗颗圆圆润润的,远处看还会发光……

没有忍住,深白路上忍不住揪了好些这种果子下来。

直到有人阻止了他。

“喂!我说你啊!揪几株就够了啊!揪这么多,我要找你收钱了啊!”

深白正在折第n棵树上的红果子时,有人冲出来对他喊话了。

确切的说,是“异化兽”。

不,应该是“魔物”吧?

一边看着对方,深白一边纠正着自己心里的定义。

个子不高,身后拖了一条长长的尾巴,那头魔物长得很奇怪,不过却有一双猫眼。

“找我收钱?这些是你种得吗?”自己掌握这种能力之后第一次与能力空间内的生物说话,深白颇有兴致。

“哎?”看清深白的样子,那魔物像是被吓了一跳,他先是敏捷一跳跳到了挂满红色果实的树梢头,随即蹲在那里谨慎的观察起深白和林渊来。

“你们是人吗?”他的确认速度可比深白慢得多。

“嗯啊~”深白点了点头。

“问你呢,这些红果子是你种得吗?”一点也不害怕,深白兴致勃勃的和对方交谈着。

“是的。”对方仍然很谨慎,又往旁边的树梢挪了挪,他抱住了自己的大尾巴,仿佛这样能让他更有安全感一点。

“啊~那抱歉!我以为这些是野生的呢!”深白爽快的道歉了。

然后上方的魔物就很高兴的样子:“真、真的吗?真的像野生的吗?”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野生的莫非比较好吗?他怎么看起来挺愉快的?

心里虽然泛着嘀咕,不过表面上深白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

“你这果子要怎么卖?我赔偿你。”深白说着,掏出了钱包。

上方的魔物就抱着自己的尾巴揉了起来,揉了好半天,揉到深白都想给他梳毛的程度,他才扔掉尾巴,小声对两人道:

“我不要你的钱,我可以摸摸你吗?”

哎?深白愣了愣。

然后他就听到那头魔物更小声的继续道:“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可以看到我的人类呢~”

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深白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那头魔物就跳了下来,把他俩了又摸,揉了又揉,摸到深白的头毛几乎和他的尾巴一样乱,他这才收手。

“你们可以再摘三株。”留下这一句话,他便飞快地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用力将自己的头发拨拨整齐,深白越来越觉得奇怪了。

***

“没什么奇怪的,这边是乡下,有人种田是正常的。”倒是小美,在听完深白他们今晚的经历之后,笑着对他们道。

“乡下?”深白挑了挑眉,这里是黝金市,黝金市?乡下?这两个词儿怎么也没法联系到一块儿吧?

“没错啊~黝金市是人类的大都市,高度现代化,人口密度高,建筑密度也高,这种地方对魔物来说可不是生活的好地方,魔物少,没几栋像样的房子……对于魔物以及掌握了高阶异化能力的人类来说,这里不是乡下是什么?”小美说完,矜持地笑了笑。

深白:=口=!!!

林渊:=-=

“原、原来是这样吗?人类的大都市对于魔物和高阶异能者来说反而是乡下,这、这个说法之前完全没想过,不过一旦听过这个说法,就莫名其妙觉得可信度非常高呢!”深白偷偷和林渊咬耳朵道。

“不过,照这个说法想下去,阿渊,山海镇搞不好是高度发达的魔物之城?”深白很快发散思维了。

林渊:……

“山海镇?”小美听到了这个词儿:“我还真没听说过那个地方。”

“不过野山市,索尔市……这些才是魔物和高阶异能者眼里的大城市来着。”紧接着小美说了几个城市的名字,都是平时名不转经传的小城市的名字。

“居然……还能这样吗?”呆呆的听着,深白叹为观止了。

“我才知道自己住了十八年的地方……是乡下来着……”他歪了歪头。

“我原来是乡下少年啊!”给自己找了个形容词儿,深白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高兴起来。

拍着桌子,他对小美道:“庆祝自己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儿,小美小美,快给我们来杯庆祝的酒啊!”

“请稍等~”小美笑着,不慌不忙的拿起了调酒杯。

今天的小美是穿着调酒师的服装站在吧台的,拿出调酒器,他修长而白皙的双手在各个酒瓶间游转着,只见他时不时拿起一个酒瓶,又拿起另外一个酒瓶,每样酒在调酒器中倾倒一点,最后加入冰块开始晃动,没多久,两杯蓝中带着橙色的酒水就摆在两人面前了。

“挺漂亮的酒,叫什么名字?”趴在酒杯前看了半天,深白抬头问。

“颠覆之夜。”嘴里说着,小美微微笑着,两只手各伸出两根手指,将两杯酒分别推到了林渊和深白面前。

“请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