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儿晋升之路 》墙角养蘑菇

72.第 72 章

此为防盗章

身后的青衣女婢捂着嘴儿偷偷朝他这边瞄了一眼,又快速转回头去。

江余不以为意的回头继续往后院的井边走去。

这么一会儿, 江余便享受到那种人人都在看我, 却谁也不认识我,偷偷做坏事却谁也不知道的微妙心境。

只是想到待会儿便要将这副假面洗去, 江余便又觉的有些沉重。

如此来回不过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只是等江余捧着水回到厢房时,宋瑜已不知去向, 桌子上多出一个蓝布包裹, 江余估摸着卓承兴该是回来了。

他只朝那个包裹看了一眼,便径直去洗了妆容, 露出一张干净柔和的面庞。

宋瑜即是无法忍受他样貌丑陋, 那么他反之而行呢?

打开依旧摆在铜镜前的妆份盒子, 江余过去并未接触过这些个女子上妆所用的物件, 只是他到底还是跟夫子学过画, 方才为了扮丑, 又试过几回,这次倒是用的顺手了些。

他的这张脸除了两行行飞扬的眉, 脸上所有的五官拼凑在一起看着特别的温顺纯良, 明明有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却因着眼神柔软, 却是毫无该有的气势。

如此,那他便要反其道而行。

取了妆粉在黯淡的的脸庞上拍上薄薄一层, 不显得厚重, 也可以稍稍修饰肤色, 拿了黑色的眉黛顺着眉形的走向,修饰成薄情的黛玉眉,又在眉尾延长,让眉目间显得更有攻击性。

在原本上翘的眼尾抹上嫣红的胭脂,想着宋瑜的样子,将眼尾拉长,使那双眼睛显得妩媚又锋利。

最后眉见画上繁复的花钿,鲜红色的唇也不能少。

对着铜镜再三修饰,江余最后才打理起一头长发,若是可以,他倒是想挽个女子繁复的发髻,只是妆容好试,发髻他却是苦手,只会男子髻。

为了不画蛇添足,梳顺随意绑个发带便算了。

抚平衣摆,江余看着镜中女子,再度回忆起宋瑜的表情,眼神要显得漫不经心,嘴角弯起的弧度要带着从容不迫,反复对着镜子调整,直到觉得自己的表情与宋瑜有两分相似了,江余这才定下神。

门外先是响起一阵无序地敲门声,紧接着卓承兴爽朗的声音随之而来,“小鱼儿,准备下山了,你衣裳可换好了?”

“好了!”江余应道,将收拾好的包裹一拿便去开了门。

漆成黑褐色的木门“吱嘎”一声,缓缓打开,露出一张精致的容颜来。

卓承兴惊讶地瞪大了眼,目露惊艳之色,只是目光从眼前女子的脸上转到那身衣裙之上,不可置信道:“江,江余?”

女子身姿小巧纤柔,不合身的衣衫让她越发显得弱不胜衣,偏偏一张美丽地脸庞带着咄咄逼人的艳丽,眼尾一点绯色加上眼神中一点漫不经心的风情让她显得异常妖娆妩媚。

这哪还是方才那个如同小白花般楚楚可怜的小鱼儿,这妖娆艳丽的样子都快赶上那枝上灼灼绽放的海棠了。

若不是那一身衣物,卓承兴绝对不敢认。

卓承兴的表情让江余松了口气,显然他这次也很成功。

女子的美有千百种,既然丑不得,换一种样子总可以吧,江余应道:“是我,那我们这便走吧。”

“哦,哦...”

卓承兴表情有些茫然地在前方带路 ,反差太大,卓承兴那点欣赏的心思还没起来,便被眼前之人居然是江余这件事骇了一跳,这莫不是传说中的易容术!!

江余跟在卓承兴身后,一边努力维持着脸上那点表情,一边还要暗自打量路过之人的神情。

这回倒是没人戏谑,猎奇的眼神看他了,不论男子还女子,莫不是带了些惊艳在其中。

江余甚至看见几个眼熟的仆妇,似乎并无一人认出他来。

直至到的大昭正门之时,若有似无的打量眼神倒是更多了。大昭寺每月十五十六便有一次法会,那两日便会有许多小姐夫人去寺里祈福,更是不缺接送母亲姊妹上下山的年轻男子。

因着如此,大昭寺法会促成的姻缘也不少。

江余的出现,立时吸引了一大批打量的视线,而一匹视线倒是在另外一个方向,美人与劲敌,总是更能吸引青年俊才的目光。

只是江余看到大昭寺门牵着马儿目露不耐之色的男子时,面露了然之色,宋瑜如此相貌,虽生为哥儿不如女子贵重,那也是顶顶出色的。

往来之人,眼见着纤柔艳美的女子朝门前那端方俊雅的男子走去,因着两人相貌而有些荡起的春心,立即便碎了一地。

宋瑜看着卓承兴身后露出的身影,原本有些不耐的表情立刻收敛,变成了面无表情。

他并未因着江余这次颇为成功的妆容而松一口气,恰恰相反,他反倒是觉得烦恼,这爱扮女子的毛病怕不是在一个时辰之内变的更加严重了,连上妆手法都突飞猛进,不是真心喜爱,怕是做不到如此。

他若是容忍,以后要纠正过来怕是更难了。

“去换衣服。”

宋瑜毫不留情地命令让江余原本还勉强维持的神情立即破了功,别说站在一边的卓承兴,便是无意围观之人都能看出江余表情在一瞬间便萎顿下来。

女子不动作也不说话,只是倔强的拿那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那个俊美又贵气的男子,

卓承兴看着对峙的两人,霎时间便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人家姑娘不过打扮了一下,为何偏要人换衣服,人都是你的了,还怕人家跑了不成。

宋瑜凌厉的目光让江余有些退缩,但是如今只有最后一步,只要离开大昭寺,他便听他的话换成男子装束又如何。

江余眼神又变得温顺,垂下眼皮,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他张了张嘴,想说我回去再换,可是,他如今连要回哪儿去都还不晓得,又该如何说。

想起当初宋瑜收下他时所说的话,江余又不敢开口拒绝。

眼睛余光扫过时不时路过的人,江余半垂的眼再一次抬起,在心中向宋瑜说了句冒犯了,漂亮的桃花眼中便迅速地聚起了水汽。

一看他那副样子,宋瑜便猜到他接下来要做寺庙,皱了眉严厉道:“不许哭!”

似是被宋瑜的声音给惊到了,原本还含在眼中的泪珠,唰地滴落下来,接着似乎怕被对方怪罪似的,硬生生地将一点泪珠憋在了眼眶里。

那委屈的样子,让宋瑜看起来倒像个严厉的父亲般,半点不体恤儿女喜好。

当然,父亲这个想法,只是宋瑜自己这般觉得。

艳丽而凌厉地美人落起泪来,总是比原本楚楚可怜的女子要更加让人动容。

宋瑜不爱女子,而男子刚强,没有谁会轻易在他面前落泪,他倒是没想到眼泪在他这里这般好用。

周围若有似无因美人落泪而疼惜的目光,卓承兴那憨货谴责的目光,眼前那个想哭也不敢哭的少年,不过一日,宋瑜居然有一种心力憔悴之感。

沉默半响,宋瑜皱着眉,伸手将江余眼中还在打转的泪珠拭去,拍了他的脑袋说道:“走吧。”

江余哽咽道:“不用换衣服了?”

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宋瑜冷笑道:“那现在便去换了。”

江余弯起嘴角:“我不要换。”

他觉的自己似乎抓到宋瑜的“弱点”了。

“公子,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驿站。”

驿站?

是他想的那个驿站吗?

为了不显得自己愚昧,江余没有问,反而看着宋瑜手中牵着的骏马问道:“公子,我们不坐马车吗?”

马车?

宋瑜没好气道:“你真当自己是女子了!”

宋瑜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江余有些茫然,哥儿不该坐马车吗?

在山中没什么,如今人来人往,一个哥儿策马而行,怎么也有些太过不合礼数了些。

“公子,你不带个幂篱吗?”

“......”

宋瑜被那张雨后天晴的脸扰的不行,翻身上马后,也不说话,直接将人拎了上来放在身前,一甩缰绳,江余怕咬了舌头,立即闭了嘴。

马上便能离开这个险地,江余稍稍放下心来,这回儿总是有心思看前来接引的马车。

俊秀美貌的男女,共乘一批骏马,实在打眼的很。

马车上素色的布帘子被一只白皙纤长手指轻轻撩开,江余坐在宋瑜身前打马而过,目光不经意见对上车中女子的打量的目光,立时瞪大了眼。

那脸,那眼,江余再熟悉不过了,那不就是他日日在镜中看的面容。

宋瑜既然不是神仙也不是妖怪,一身衣着也不像是寻常百姓,必然不是山野之民,如今天色已晚,城门已关,就算出了山林,定是无法进城,江余这才肯定就算有火光,也必定是暂住之处。

踩踏枝叶的连续不绝的咔嚓声隔着老远便传到了江余耳中,甚至比他手中树枝划过草叶的窸窣地声音还要来的响亮,若不是那点跟宋瑜手中火把差不多的火光,江余还真以为他们运气不好,遇着了体型庞大的野兽。

以那人的速度,不过片刻便到他们了跟前。

“瑜公子,瑜少爷,行行好,下回来这种地儿能不能带上我,你若是嫌我,带上知府家的护卫也行,你若是一人外出出了什么事儿,我几条命也不够赔的。”不等江余看清,那人便急吼吼的对着走在前头的宋瑜哭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