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魔法界搞黑科技[综英美] 》光衍星移

Chapter 023

这节魔药课上,马沃罗少见地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甚至没像以往那样独自制作魔药,而是走到阿尔法德身边,看着他搅拌坩埚。原本和阿尔法德搭档的那个女孩识相地退却了,重新找了个伙伴,目光还不停地往这边逡巡。

“她看上去挺喜欢你。”马沃罗把碾碎的天竺葵根放进坩埚里,随意地聊道。

阿尔法德按照书上说的,顺时针搅了两圈。“我们合作得很愉快。”

马沃罗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脑子里想的都是麻瓜界的战争。大战的爆发早有迹象,麻瓜德国这几年膨胀的野心比魔法界的格林德沃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血洗凡尔赛条约的耻辱,用他们的坦克碾碎每一寸欧洲大陆。受惨烈的一战影响,英国这几年的绥靖政策执行得无比彻底……

他恍惚地切着手下的草药,又抓了一把扔进锅里。

……英伦之岛孤立于海中,本土尚未受到威胁。英吉利海峡从古以来就是光荣孤立政策的温床,不知它的封锁能否抵挡德国的机群和潜艇。登陆,制空权,海峡空战……

他几乎没注意到自己扔了什么到坩埚里。

……魔法界的战争和麻瓜界同步进行,他甚至开始怀疑两者是否有着联系……

“马沃罗!”阿尔法德惊慌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将他从无边的沉思之海中拖上了岸。马沃罗清醒过来,一眼望过去,他立刻就明白了阿尔法德惊叫的原因。

他们坩埚中的液体已经变成了腐烂般的绿色,这是在制作简单的肿胀药水的时候不应该出现的景象。这种药剂连克拉布和高尔都能顺利调制出来,而他这个优等生却在课上出了差错,马沃罗心里泛起一阵自责。

他抬起魔杖,正想念消失咒,那药水在锅里回荡了一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又重归澄澈。

马沃罗惊讶地挑了挑眉毛,阿尔法德愣在一旁,完全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又过了几分钟,这锅药水快速地变成了肿胀药剂应有的颜色,正巧斯拉格霍恩从他们身边路过,对此大为惊讶。

魔药教授用勺子舀了一些,装在透明的小玻璃瓶里,对着阳光看了又看。“真奇妙。”他赞叹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这药剂很完美。它的制作时间不可能这么短,就算你们处理材料的速度能达到魔药大师的水准,它也应该被熬到第二节连堂下课前十五分钟。”

阿尔法德在心里发誓,刚才那锅魔药在变绿之后,没到五分钟就反应完成了。他扭头看了看马沃罗,他正低着头沉思,于是阿尔法德也没说话。片刻之后,马沃罗抬起头对魔药教授说:“我暂时不知道,教授。”

阿尔法德摊了下手,表示自己也很迷茫。斯拉格霍恩惊叹着离开了,阿尔法德听见他低声念了一句。

“梅林保佑魔药,没准又是个新发现哪。”

斯拉格霍恩从他们的操作台离开,马沃罗将药水装进玻璃瓶,贴了标签,交到讲台上。还在做魔药的同学偶尔抬起头来,发现了这情况,惊异地望着他。

阿布拉克萨斯甚至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他的魔药操作台离马沃罗很近,他探了探身,凑近低声问:“你带了什么半成品到魔药课上来?我可要向斯拉格霍恩举报你了。”

同学们的目光也都透着古怪,仿佛在说,就算你是斯拉格霍恩最喜欢的学生,在所有学科上都是天才,但天才也不能这么偷懒。你药材才下锅几分钟就把成品熬出来了,谁信啊。

阿尔法德正想辩驳,马沃罗在桌子下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灰眼睛男孩儿立刻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他疑惑地转过头看马沃罗,目光所及之处之看到一张沉思的侧脸。

“我刚才放了什么东西下去?”马沃罗轻声问。

“呃……我没注意。”阿尔法德一时语塞,他刚在把最后一味材料丢进去,正在看书上下一节课要做的魔药配方,与其说没注意,他根本没留心马沃罗的动作。马沃罗可是魔药优等生,他原本以为一切都不需要他操心,但是今天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好像是什么粉末,还有一种草?我方才似乎问到草木汁液的气味。”阿尔法德总算从记忆的角落里扒拉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马沃罗审视着桌子上残留的痕迹,用来处理植物材料的小银刀上还残留着些许碧绿的草汁,他用手指沾了一些,轻轻嗅了嗅,是月光草的味道。

他恍然大悟,开始翻找自己的莫克袋,果然,里面的两种魔药材料不见了。

上学期圣诞假期之时,他和阿尔法德曾经在拉文克劳塔发现了一间密室,据它的装潢布置来看,很可能是创始人的起居室。他们在里面找到了几本书和古老的手稿,其中就有一叠古老的魔药配方,作者署名R.Ravenclaw。

从那之后,马沃罗一直在暗地里搜集配方所需的魔药材料,有的很常见,有的更加稀有。其中一些拥有稀奇古怪的名字,马沃罗怀疑它们在历史长河中改了名,甚至可能消失了。

这就是他在图书馆里借阅《古老的魔药材料及其历史》的原因。

方才的魔药制作过程中,被麻瓜世界战争爆发的消息搅得心神不宁的他,下意识地从莫克袋里拿出了这些材料开始处理,并且扔到了坩埚里。他扔下去的两种材料,分别是月光草和蟾蜍的趾骨。

“阿尔弗,我想,我们找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阿尔法德呆滞地问。

马沃罗轻柔的声音滑过阿尔法德的鼓膜,他抬起眼,看到他在魔药教室昏暗的灯光下勾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催化剂。”

……

“上次你问我是否带了半成品到魔药课上。”三天后,变形术与魔咒课的课间,马沃罗在走廊上拦住了阿布拉克萨斯。“我的回答是我没有。”

“那还有什么解释?”阿布拉克萨斯故意作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粉嫩的唇微微嘟起,蓝灰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着傲慢又狡黠的灵光。马沃罗再次觉得,把阿布拉克萨斯认成小姑娘真的不是他的错。

“其他学生也都这么认为,包括你那些拉文克劳的狐朋狗友。”他说。

“但如果我否认,你就会相信我。我作出了新发现,如果你想知道那副肿胀药水为什么反应得如此之快,就和我合作。”马沃罗声音柔软,语气却带着强硬。“你不可否认,这是一个机会,马尔福家族善于抓住每一次机遇。”

他伸出右手,手上握着魔杖。马尔福突然发觉,至少在人前,马沃罗的魔杖从不离手。他是个真正的巫师,将魔法视为生命,融入生命,他的父亲告诉过他,这样的人必定前途无量。

马沃罗扬起魔杖,杖尖以一片羽毛的轻柔滑过金发斯莱特林的脸颊,撩起几根发丝。

“今天晚上来三楼空教室找我,否则我就去找普林斯。”

说完,他没等阿布拉克萨斯的答复,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

这近乎一个威胁,或者命令,绝不是合作的态度。但阿布拉克萨斯绝望地发现马沃罗拿捏住了他的软肋,马尔福家族的机遇不容丢失,更不能让给普林斯家族。一个纯血家族的崛起,伴随的必定是其他同僚的消亡。

他蓦然醒悟,非纯血从来就不是低人一等的代名词,如果是,那只能证明从前的麻种和混血不够优秀。在马沃罗这种人面前,血统和财富无法保障他的支配地位,所有的合作中,马沃罗才是主导者。

令他更加绝望的是,他不认为马沃罗令人厌恶。

他甚至为这份不容反抗的强势而着迷。

……

这一天,在接下来的课程中,阿布拉克萨斯都心神不定,素来成绩优秀的马尔福家继承人竟然在魔咒课上误发出了熊熊燃烧的火苗,让格兰芬多看了笑话,如果不是查勒斯·波特眼疾手快地甩了一个清泉如水上去,那火焰差点儿就碰到教室里的易燃物品了。

当然,他也被那个清泉如水浇了一头一脸。阿布拉克萨斯对波特的感谢瞬间被浇没了。

他怀着火气回到寝室,换了一件霍格沃茨的干净校袍,擦干头发,耳边似乎响起马沃罗的声音。

“来找我,否则我就把机会给普林斯。”

他无可奈何地甩上寝室的门,从斯莱特林那装潢典雅暗黑的休息室路过,那模样让正在跳动着碧绿火焰的壁炉前交谈的奥莱恩·布莱克和几个高年级学生不由得多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