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八零撩人军婚 》坤极

第七十章 你以后就懂了

徐春海没想到叶回会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他不由得有些紧张,双手死死的攥着衣服下摆。

“大姐,我……我觉得咱妈这样做应该是有些不对,那钱本来就是姥爷应该给咱们的。

“而且村长也帮咱们主持了公道,他不应该跟强盗一样再抢回去。”

徐春海说完就一眼一眼的看着叶回。

只是叶回自从回到村子里就一直淡淡的,根本判断不出她此时的心情到底如何。

叶回知道徐春海有所回避。

知道他不愿意去评判徐桂花。

徐桂花是寡母,不管她平时说的做的到底对不对。

她身为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在村子里生活,本来就很不容易。

徐春海会避而不谈,也是因为一早就将这些看在眼里。

所谓的愚孝,有时就只是不够清醒的善良。

叶回也不去逼迫他,只看着不远处的单杠慢慢的说道。

“春海你要记得一句话,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前不要试着去跟人讲道理,因为你的拳头没有人家大。

“老爷并不是强盗,而是在他的逻辑里,你们只是任由他欺负了几个人罢了。”

如果叶青山还在,哪怕是徐瘸子还在,徐大旺也不会这么过分。

会这么无所顾忌,不过是因为他们娘仨好欺负罢了。

在人心和人性面前,所谓的血缘关系从来都没有任何约束作用。

叶回的声音很淡,似是被风一吹就能消散。

可院子中的几个人全部将她的话记在了心里。

就是奉命前来保护他们安全的吴大壮三人,眼中都露出思索之意。

部队里也好,他们特别行动大队也罢,想要获得更高的军衔,积累军功,看的也是个人能力。

拳头大的人自然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

徐春海依旧想不通,在他不算丰富的人生经历中,这样的事已经很严重。

“大姐,为什么他能够随意欺负我们,却不敢骂你?”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骂过我?看待事情不要太片面,我刚刚的话还有后面一句你记清楚了,不能武力获胜的时候还可以智取。”

吴大壮几人又是一愣,怎么感觉话都被她说完了?

叶回看着大步赶来的徐宝根,抬手在徐春海的肩头拍了拍。

“你现在不需要纠结这些问题,等你再大一些就会明白了。”

徐春海:“……”

他明明没有纠结,只是有些想不通罢了。

结果现在被她一解释,他就有种自己智商很低的感觉。

“回丫头等久了吧。”

徐宝根一走近,就从腰间取下一串钥匙,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叶回示意那姐弟二人跟上。

“村长,我妈之前被坏人劫走,挣扎的过程中撞到了头意外去世了。”

叶回的神色和声音都很淡,像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很好一般。

徐宝根原本还一边听一边点头,结果就被她最后几个字惊到了。

他瞪着眼睛,在三人身上来回的指着。

这实在是……难以置信啊。

“你,你刚才说啥?你妈她怎么了?”

“你刚刚没有听错,我妈意外去世了,现在人还在镇上的卫生所里。

“我们姐弟三个都不知道身后事应该怎么处理,所以就想问一下村长。

“村长是村子里的老人,这些事肯定很有经验。”

叶回的神色很淡,语气中几乎没什么起伏。

但徐春妮和徐春海一听她提起徐桂花,眼泪立马就下来了。

这个消息徐宝根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村子里这些年意外去世的人也有不少。

可因为这种原因去世的还是头一个,被人劫走然后撞到头?

怎么听着这么玄乎!

徐宝根坐在那里愣了很久,这才渐渐的回神找回声音。

“回丫头啊,桂花的身后事……不好办啊。”

如果真是像叶回说的这样,那徐桂花按照他们的土话来说就是横死的。

这种人身上带着怨气,就是入土也难安。

想要化解怨气,就要找和尚道士过来诵经作法。

可现在是新社会,正抓的严,谁敢顶着风声来这套。

徐宝根面上的为难不似作假,叶回犹豫了一下就让徐春妮他们二人出去等。

她起身将房门关紧。

“村长,我妈的尸体还在卫生所里,人家不愿意多停放,还是要早一点处理完身后事才行。”

如果不是看在刘营长和纪凡的面子上,那边根本就不会让停放。

现在纪凡有急事离开,叶回也不知卫生所那里会不会让他们立马就将人拉回来。

徐宝根汗都下来了,他是真的很为难,可他是新时代的村干部。

建国前那一套早就已经被摒弃,他们去县里开会也三令五申的强调过。

他这个村长要是想继续干下去,就肯定不能弄这些。

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也听说过不少,都很吓人啊。

“这样吧,我等一下叫人过来,你把细节仔仔细细的跟他说一遍,然后咱们再看你妈的身后事要怎么办更合适。”

叶回没想到中间会有这些问题。

她前世里在大院中也遇到过几次老人去世。

大院里都是军人,身后事都处理的很简单,她一直以为徐桂花的身后事应该也是这样。

不过入乡随俗,她虽然不懂,也知道应该按照这里的风俗来办。

就听话的表示明白,徐宝根糟心的出去叫人。

没一会一个走路有点跛的老人就被他带了过来。

“回丫头,你就跟他说吧,一定要把所有的细节都说清楚。”

所有的细节……叶回有些迟疑。

她之前会说徐桂花是在挣扎间撞到头去世,就是不想她被强暴的事被人知道。

她一个寡妇本来门前就是非多,面皮又薄,如果这些被人知道,那才是入土都不得安。

叶回看着那个子有些矮的老头,还是决定将所有的细节隐瞒。

她挑挑拣拣将纪凡对她说过的那番话,又做了一番变动。

“宝根啊,应该不算啥,就按照普通的身后事处理就行了。”

叶回说的太轻飘飘,根本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对。

徐宝根着急,“大河叔,真没啥吗?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咱们整个村子都可能跟着遭殃啊,你要不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