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宋好相公 》临波倚浪

章二六二 漏夜来客

沈蜇今年并未回福州,而是留在临安。一方面,过年时也是货物集散高峰,另一方面,自然是等着某个人。

梁范来到沈家在临安的宅院时,沈蜇已经连夜离开。

究竟是何事所致?

梁范问问大管家,他也说不清楚,只说是家里三叔闹事。

好吧,看来又是内部事情,这是家务事,梁范并不适合参与。不过,想来,应当是和上次一样的钱权之争吧。

梁范看着沈宅上随风飘扬的灯笼,轻轻叹息一声之后,便转身回到自家。

翻看了几眼书,确实静不下心来,正在屋内盘桓时刻,听见有人呼喊,“大哥,有客到!”

“这会有客?”

梁范一怔,现在不在家好生呆着,谁来找?

定然不是那几个憨货,他们还要参与各种场合的活动。

梁范下楼,就见大厅里等候着几人。

为首之人,正在大厅里徘徊,听到脚步声转过身,“临波,你可还好?”

“太子?”

梁范看清楚来人之后,赶忙快步上前,躬身行礼。

来人,赫然是太子赵昚,现在还没有正式登基,尚不能该称呼。只不过漏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身边依旧是史浩,他起身说道,“太子听说临波受伤,前几日便想过来探望,奈何官家一道旨意以后,突然走不开,直到理好头绪,才得抽身,是以今天才来,还请勿怪。”

梁范直到这是客套话,但是心里依旧感动,不管史浩说的怎样,赵昚有情有义不是盖的,不然也不至于苦苦等候虞允文十余年。

“不过是些皮肉伤,还有些惊吓,不碍事,让殿下费心,非是人臣所为。”

“无事便好,眼见临波依旧安康,我也欣慰,坐下说话吧。”

赵昚摆摆手,示意几个随从退下,有些话还是不能让他们听见。

史浩左右看看,确认附近没人后点点头,赵昚才开口。

“临波,今日来,是有一事,想要请教。”

“殿下切莫如此,您只说便是。”

赵昚有些犹豫,好一会,才下定决心,“临波可知道,官家铁心要与金国议和,再下一道旨意。”

这与他一直以来的志向是相反的,大宋江山是老赵家江山,大宋天下,是老赵家天下。身为帝王之子,日后这江山的主宰,当然希望恢复太祖荣光!

如今,眼看金国还在内战,却要早早的堵住自己的门,他是接受不了。

出乎赵昚和史浩的意料,梁范并没有任何变化。

他叹了口气,便道,“官家要议和,自然有理由,太子能够阻止?”

“我……”

赵昚站起来,却最终又颓然坐下。

虽然他已经是等待继位的帝王,但是即便是加冕,也不能说改就改掉太上皇的旨意。

“临波,其实……”

史浩突然道,“我们也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前次大宋足球日报发表文章,请下汴梁,最终朝堂也同意了。如今局面和那时相若,不如我们再利用足球日报来引导民意,趁此万众一心之际,把风声透出去,说不得会让官家改变心思。”

梁范一怔,马上明白史浩和赵昚来的意思。这是要用制造舆论啊,他们还真是无师自通。

他想了片刻开口说道,“谁出的主意?”

赵昚道,“怎得,不可为?”

“殿下,我敢说,只要一刊载,官家绝对会下定决心取缔日报。此时与彼时不同。那时可没有圣旨命令不许北伐,现在可是有旨意。即便是官家接受,也难以改变结果。最重要的是,文章出来后,到时候父子相互怀疑……弄个不好,便是继承大统之机都会失去……”

“这个……”

赵昚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看来,还是和历史上那个赵昚一样,虽有一腔热血,但是在行事上未免过于激进,如此大问题,没有好生论证,就要实施。也难怪会在两次北伐中失利。

“官家议和之事,并未开始,而且,很有可能,一直开始不了。虞舍人假借金国交战,不便联络之由,拒绝了朝堂的命令。何况现在,双方都是默许的以黄河为界。如此,是否议和,影响不大。”

“按你说的,那岂不是不用理会?”

梁范给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并未多说,大家都是聪明人,点到即可。

想来也是,虞允文已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等到赵昚上台,即便不废除赵构的决定,但是不去催促老虞,便依旧会是这个局面。

即便是真的催促于他,老虞自己不去,谁又能奈何?

换个人?

不相信那些主和派有胆子去正在打仗的金国。

果然是一个鸡贼的主意,史浩和赵昚相视一笑,眼睛里丝毫没有了之前的纠结。早知道虞允文坚持如此,他们哪里需要在这件事上劳心劳神。

赵昚不用在此事上出面,那就省了大麻烦。

梁范知道,大宋的未来就在眼前人身上,只不过他用人还需要好好琢磨。邵宏渊眼下已经被彻底废了,有虞允文和李显忠的成绩在前,即便是要两路北伐,也没有他邵宏渊什么事情。

至于导致符离之败的张浚老相公,怕是以后还要起复。不过,有了枢密杨椿顶在前边,想必赵昚不用像前世一样,因为张浚的老好人政策和邵宏渊这种弱鸡导致北伐失败。

“对了,还有一件事。”

赵昚突然想起什么,说道,“而今河北混乱,如果任命王世隆等为大元帅,统领河北各路豪杰,更有利于重创金国。”

“这主意又是谁出的?”

梁范心里一哆嗦,连忙问道。

“这……”

赵昚没说话,但是撇向史浩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梁范心道,这史浩,真是个喜忧参半的人物。不懂就算了,还总是乱掺和,也就是赵昚自己英明,不然真成另一个朱允炆。

好不容易给金人一个宽松的空间,让他们狗咬狗,为此,虞允文严令任何为人不得过河。

你倒好,直接弄个兵马大元帅给王世隆,是嫌弃他死的慢么?

不过,这倒怨不得史浩,他在治国一事上,原本就没有多少水准,还是老老实实当帝师便是。

  http://../book/32876/17609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