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贼王]若我不离 》离机

第 18 章

疼痛的、苦难的,都为我包容着,宽广的、温柔的,都为我包容着;大海在看着,这个世界的开始。

这是一场葬礼,一场,我或许之后会参加无数次的葬礼。

海军的歌谣唱着大海和远方,逝去的生命飞向了天空,让我这种因为“精准预报了暴风雨从而让这场冲突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而被升职为少校的参谋而言,这首歌在哪一天会对我唱起呢。

不会恐慌,因为有你在。

在葬礼结束之后我摘下我的海军帽子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一向不喜欢这种太过于压抑的场面,正儿八经的葬礼也没参加过几次,更何况是这一种了。

卡德拉中将在掩护海军撤退的时候收到了重伤留下了残疾,调回本部之后提出了退伍报告。G-2支部损失惨重,不过不管怎么说,好歹编制是保留下来了。

波鲁萨利诺还躺着,不过升了三级都成上校了,速度真是快到让人震惊。萨卡斯基也一样,在这场战争中表现非常不错……

“上校了哟。”

我走到萨卡斯基的身边对着他微笑:“好歹我们现在又是同个级别了。”

“嗯。”

他点了点头,伸手抓住我的手慢慢朝前走着:“那么……”

“首先,我们需要打报告。”

“……”

我深沉地开口,一点都没有是在恐婚的意思。

那天医院前面他和我求婚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惊讶的感觉,甚至于还有一种“啊,果然啊”的预感。系统哥就差在我脑海里面群魔乱舞打上撒花完结,但是他仔细一想结婚=完结没后续了太可怕,决定还是先撒花。

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系统哥。

【没关系啦~阿离你放心,你们干羞羞的事情之前我都会自动关机的,像上次在海滩边上我不就……】

艹。

【……对不起我暴露了请亲爱的宿主就当没听到。】

我能当没听到么?好的我决定就当自己没听到。

像我和萨卡斯基两个人打了个恋爱报告被小鹤秒批,然而我现在的顶头上司是卡普。我要给卡普打报告结婚的话就别说了,三分钟之后所有人绝对都会知道这件事情,然后继而传递到整个海军……

“我给你写一份。”

“别,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一点用处都没有。”

我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想到上次恋爱报告都是抄他的,仔细想想也无所谓。反正萨卡斯基早就知道我在这方面懒到让人崩溃,他都无所谓我为什么要有所谓。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看着我的表情很是愉快:“放心吧,我倒是很喜欢你自认为自己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样子。”

……

讨,讨厌啦!//////

难得一撒娇,雷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觉得我现在对时间的描述就是波鲁萨利诺的康复时间线,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和萨卡斯基准备结婚的时候这货还躺着,考虑到他和萨卡斯基的同期之情以及对我曾经的助攻之情,我们两个还是决定等他醒过来能下床了再说。

同期都不剩下几个了,能来最好都来。

然后我们每天去盯着波鲁萨利诺,这位被所有人瞒着消息,每天看到我殷勤跑过来的时候差点化成一道闪光跑路。

“阿,阿离啊。”

“嗯?”

我坐在他旁边削苹果,库赞呆在一边装作看书实际上是放置波鲁萨利诺从医院跑了。他躺床上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就像是……

一只好漂亮的竹鼠→→

“你,你还是别给我削苹果……”

“嗯?”

我一刀把削好的苹果劈成两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

“早点好起来吧波鲁萨利诺。”

库赞坐在一边凉凉地开口,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作为我的娘家人,他现在看萨卡斯基分外不爽,连带着波鲁萨利诺都讨厌了起来:“不然的话你就一辈子躺床上吧。”

“等一下库赞,这是对长官说话的态度么?”

“哦,波鲁萨利诺上校,请您务必要早日康复。”

“耶~波鲁萨利诺上校。”

我阴阳怪气地学着波鲁萨利诺以前的语气开口,把苹果放好之后直接塞了一块在他嘴巴里面:“有些事情非你不可呢。”

“啊?”

“G-2支部你估计要呆着了,卡德拉中将把整个G-2支部交给了你。经过参谋部探讨之后决定尊重卡德拉中将的意见,你现在身为上校,再进一步就是准将,明白?”

“这样让我有点压力很大啊。”

“你这语气就不像是压力很大的样子。”

我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伸手刷得一把拉出了征调令拍在他的床头柜上:“所以赶紧好起来。”

库赞古怪地看了一眼我的背影,再看着若有所思的波鲁萨利诺,总觉得这位似乎发现了什么。

“库赞,阿离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

“……”

“感觉肯定有问题,你是知道的,对吧库赞?”

你们两个笨蛋准夫妇!库赞看着书脸上深沉无比,内心则是在咆哮。谁给了他那么多信心觉得他能够瞒过在科学院都摸爬打滚过的波鲁萨利诺啊!他要撑不下去了!

我还是很相信库赞的,只不过现在有个问题,在海军内部一种潜规则下,尉级的参谋基本上都是不用随船的,而校级则是必然要跟着自己所属部队出征的。

这么一来我被升了少校,还真是如同诺雅说的那样要赶紧结婚,毕竟好不容易现在海军没什么特别忙的事情,要之后的话卡普动不动跑路我也要跟着,萨卡斯基又要在G-5持续驻守着,真是结婚都没时间了。

我被祗园莉莉以及诺雅落在婚纱店里面试婚纱的时候陷入沉思,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态产生?仔细思考一下,这简直就和我外婆奶奶老妈没啥区别好么。

“阿离,怎么了?”

“不,我在思考我现在的思维方式是不是有了点转变。”

我有些绝望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又不是没穿过婚纱,好歹我曾经也是在影楼里面穿着婚纱拍过艺术照的小公主,虽然说那张脸p的我自己都不认得,但是婚纱这玩意儿还是穿过一次的:“我觉得我现在仿佛□□。”

原本因为我军衔和战功——对没错,就我这破膝盖立的功还上了一回报纸,原本因为我军衔和战功对我有些小心翼翼的店员用一种惊悚的眼神看着我,倒是祗园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确实,阿离你马上要变成□□了哟。”

“那我变成了□□,小姑娘还爱我么。”

我伸手挑起了坐在一边的祗园的下巴,眼神邪魅狂狷。

“行了别闹了,到时候记得给我捧花就行。”

“捧花我也要嘛,说起来同期里面结婚的似乎就阿离和萨卡斯基呢,还真是难得。”

“是啊,想想火烧山还有鼹鼠,两个公认的好男人然而死活找不到老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因为他们蠢啊。”

我凉凉地换了一件婚纱出来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还不忘给我的老同学火上浇油:“当年你们知道他们和斯托洛贝里有多蠢么?两个人在布满的海军的酒吧里面让两个小混混去给妹子搭讪然后‘英雄救美’。”

“阿离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小混混来搭讪的那个人是我啊!当时你们没见这俩的表情,啧啧,这两个人还不给我结个账堵住我的嘴,亏我给他们瞒了一年多。”

“……”

祗园满脸惊恐,觉得自己好像知道太多了。莉莉和诺雅对视一眼直接放声大笑起来:“他们也有今天!”

“那是。”

我耸了耸肩膀,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还是不满地摇了摇头:“换一身,太包身了,有没有……”

“有没有能让胸部不明显一点的婚纱~”

“诺雅你走开!”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指触碰到镜面。说起来,我在来到海贼世界之后就很少有再端详过自己的脸了。头发被我留到正好能扎个马尾辫的地步就不留下去了,至于脸的话……

和我习惯的那张脸,似乎有点区别。

更加刚毅,更加利落,也更能骗小姑娘了。比如说要我是个汉子,我绝对等祗园20岁把她娶了。可惜我不是。

“还是别这么可惜了吧。”

莉莉沉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还是不满意的话,我们再换一家。”

“不用。”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这一身婚纱很保守——相对来说很保守,甚至于还是中袖遮住了我半个胳膊。肩膀是镂空的蕾丝,从腰间开始微微撒开,很简单。

很像曾经我看过我妈结婚照的那一身婚纱,虽然她的婚纱是租的,但是不妨碍我喜欢。

“就这一件吧。”

“诶?”

“这件很像我母亲的婚纱。”

我露出了一个笑脸,回头看着祗园和诺雅轻轻眨了眨眼睛:“我很喜欢。”

身为海军少校又是立了功的那种,我的身家还是有点的,买一套婚纱也不是什么问题。在库赞每天和我痛哭流涕“阿离我瞒不下去了”的时候波鲁萨利诺总算成功出院,看着我抱着硬板笔记本的样子充满了狐疑:“你到底在做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

我特别淡定地站着,旁边有着一圈儿海军在偷笑,一个个都被我瞪了过去,最后我还是在这位的视线攻击下慢吞吞地抽出了一个信封:“回头萨卡斯基还会找你一趟,别拒绝。”

“哦?你们要结婚了?”

“知道你猜到了。”

如果说波鲁萨利诺这都猜不到的话我怕他是傻了,要知道他曾经变着法给我和萨卡斯基助攻,这还猜不到的话我觉得以后他也别当科技部老大了,一头碰死在海军正义大门上算了。

波鲁萨利诺审视地看了我一眼,接过信封之后说了一声恭喜,接下来十分痛惜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会和DD729结婚。”

“……”

您提醒我了,我现在就去和DD729说我移情别恋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