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砂锅大的拳头 》茶娘

〇四〇:薛平贵与王宝钏

和王宝钏好生亲近一番以后,代战才和王宝钏琢磨起李温的事情。代战可以确定,就刚刚交手的那瞬间,李温是软弱无力的,那么李温武功被废一事是真的?

代战眼睛亮起来,过后就一直“偶遇”李温,然后把李温揍了个爽。李温整张脸五颜六色的,还肿成猪头样,和从前英俊潇洒的模样相差甚远。乍一看,薛琪都不敢认李温了。

一是身为皇太子却沦为败寇,下场尚且不明,二是数十解语花将他撕扯一番后离他而去,三是两位娇妻成磨镜之好。几番打击下来,李温颓废不已,完全没有闲钱的意气风发。

因着总是回忆往日辉煌岁月,李温似乎有些癔症,一个恍惚就还以为自己还是当初那个手握权柄,万人之上的新太子。这臆想却是与现实形成巨大落差,这让李温越发的暴躁,想要发泄。然而景阳宫中,代战和王宝钏他不能动,也动不了,剩下可供发泄的也就只有薛琪。

暴躁起来就抓着薛琪一番暴打,有生理需求了也是抓过来一番发泄。李温嫌弃薛琪太松,还找了些太监宫女的道具来助兴。只顾发泄的李温完全没有发现薛琪最初爱慕的目光变得越来越麻木,隐约还夹杂着恨意。

某一日,李温照旧是在薛琪身上发泄,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够找得到的发泄玩具,既可以发泄暴戾,也可以发泄性♂欲,算得上是一物多用了。正驰骋着,李温突然身体一麻,便失去意识。李温再次醒来,是因为剧烈的疼痛。

感觉到下半身传来的疼痛,李温用力挣扎,却发现自己四肢被牢牢的绑在床柱上。李温不住地蹬腿,瞪着床边的薛琪,问道:“贱货,你做了什么?”

薛琪温柔地抚摸李温的面颊,说道:“平贵哥哥,你不要怪我……”既然你用下半身那玩意儿来伤害我,那我便让你失去那玩意儿,那你……是不是就能变回以前的平贵哥哥了?

李温完全不能接受自己被阉的事实,然而下半身剧烈且缠绵的疼痛无情残酷地提醒着他这个事实。李温挣扎嚎叫,却被四肢的绳索捆得极为严实,别说挣扎,就是动都动不了。接下来几天里,都是薛琪给李温送饭送菜,端屎端尿的。然而,薛琪不是专门的净身师傅,根本不知道在净身后是需要禁食禁水的!可以想象的,李温正高烧不已,下半身刀口处也开始发脓溃烂。

李殊收到的情报就是这些,李殊都被这些女人的手段给惊呆了。李殊心想,果然,把他扔回景阳宫是正确的,这些女人折磨人的手段可比他这个大老爷们厉害多了。心中如此想的李殊往景阳宫派去一个太医,李温必须活着,必须痛苦的活着。

无论用什么药物,都要将李温救活。

——这是太医收到的命令。

太医很纳闷,为什么李殊会这么温和地对待自己的敌人?到了景阳宫,太医下♂身一凉,惊出一身冷汗,决定回去就将小妾通房通通送走送走,还是老妻好,还是老妻好。同样,这新皇对于旧敌也是十分宽容,竟然会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回李温。曾经怀疑是不是李殊从中作梗,后续发现罪魁祸首的太医心中愧疚地想。

等李温好转恢复以后,已经是一个月后了。这一个月的时间,李殊已经登基,唐肃宗成为太上皇,住所还是乾清宫没有换。

而无智也在这一个月内以太医瞠目结舌的速度恢复,当然,这个恢复是只相对于中毒状态而言。终究是阴毒霸道的毒♂药,无智的身子骨还是损了,到底不像受伤前。太医偷偷和李殊说道,无智日后怕是不能进行太过剧烈的运动,刀枪棍棒这些都不能拿了,上战场什么的就更别说了!

李殊抿唇,点点头表示了解。

不知道该如何和无智交代情况的李殊转眼折腾李温和唐肃宗去了,确定李温“伤口”已经愈合,于行走无碍以后,李殊就将李温送进乾清宫了。唐肃宗正为李殊反骨不受控制而恼火,他留下的那两个“肱股之臣”也被清算罢免了。唐肃宗还待联系朝中其他的钉子,就发现自己被控制在乾清宫中,不得进出,别说传消息了,就是喝口水都被监视着。唐肃宗更加生气,却是暂时没什么好办法,已经传下皇位,是收不回来了。

在这时候,李温被送进乾清宫了……

李殊懒得理会唐肃宗和李温的狗咬狗经过,回到东冶殿去找无智了。无智如今身体好多了,只是依旧虚寒怕冷,这是过往气血旺盛的无智没有的。李殊将无智抱到木质轮椅上,推着轮椅往御花园而去,无智说道:“根本无需如此小心,我还是可以自己走路的。”

李殊笑道:“等过几天,身体更好些再说。如今,我闲来无事,还不许我找些事情来做?”

身后跟从的福禄寿三人心中一惊,即便听了这么多回,他们依旧为李殊在无智面前如此亲切而感到震惊。登基后,他们三人跟着水涨船高,也分明看到李殊在朝堂上威仪日甚,官员大臣一般也都不敢在李殊面前打马虎眼。可眼前这个自称“我”,还平易近人的李殊的确是新皇唐代宗。

李殊将无智推进亭子中,亭子四面还用薄纱围绕,进来后,亭子中的人可以毫无障碍地观看四周的景色,却不会吹到风。

无智见状,撇嘴说道:“你还真当我是瓷娃娃了。”

李殊很纠结,难不成说中毒后的你可不就是一樽易碎的瓷娃娃?

说罢,无智瞟了李殊说道:“近些日子,我一直在昏睡,也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心中纠结的李殊状似好奇地问:“是什么梦?”

无智点点头,就开始讲——

一片荷花池中,满是盛开的荷花,真真是莲叶接天,映日荷花。无智感慨一会儿后,就十分开心地逛起回廊。逛完后又摘了一朵最大最红的荷花,嗅着荷花的清香,嚼着莲子,无智心想,这个梦还真是真实。

随即,远处飞来一条金龙。无智眼睛一亮,心想,难道这个梦是满足他屠龙的愿望?

金龙远远飞来,落在荷花池边化为一个男子。无智定睛一看,这个男的长得很像李温?无智试探道:“李温?”

那男子却摇头,说道:“我并非李温,你破坏了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命运,无端扰乱他人命运,你可知在天庭是何等重罪?”

无智十分不满,说道:“我姐姐是怎么得罪你们了?平白得了苦守十八年的命运?有我在,是不允许我姐姐出现这情况,要真有,我直接就让我姐姐改嫁了!”听着“苦守寒窑十八年”这七个字就不是什么好句子,不管什么意思,先反驳再说!

那男子被噎了一下,“你……你……紫宸星君下凡历劫,日后登基方可返回神位,你与李殊两个不记在生死簿上,扰乱人间秩序,影响星君历劫。本君此次前来,是为缉拿你与李殊二人,拨乱反正。”

无智冷笑一声,他现实中因为中毒变得虚弱的身体可没有带进梦中。生龙活虎的感觉可真好,无智吹了吹拳头,直接舞着拳头就上了,硬是将这酷似李温的男子打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男子痛极,惨嚎一声化作金龙想要遁离。无智狞笑道:“正好!”他可是十分想要屠一次龙的呢!抓住金龙的尾巴,硬是仿着哪吒给金龙剥鳞抽筋剔骨,将金龙弄成软趴趴一摊泥才罢手。

接下来?接下来无智就被李殊唤醒喂药了,无智也就不知道那金龙是什么下场了。

无智咂咂嘴巴,接着说道:“我下次做梦竟然还能接上上一次的剧情?”

后续无非就是那男子带着帮手来了,无智再次在梦中狠狠发泄了一番,将那些男子口中很厉害的天兵天将打得落花流水,心满意足极了。

接连一个月的梦都是这些剧情,无智心中嘲笑,这当是话本吗?还一出接一出的,无智心想,应该是他中毒后身体虚弱产生的幻想,不然怎么会这么轻轻松松就干掉对方?一下一个甚至好几个的,都不带停顿。

无智说完后发现李殊面色严肃,咦?难道李殊当真了?

说实话,李殊真的当真了,他过去找不到无智无端好转的原因,如今无智就说了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梦?要知道,他也是有梦见那酷似李温的金龙男子,后续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了。当时不以为意,现在想来……怕是都被无智抓住抽筋剔骨了吧?

李温……紫宸星君……必须登基为皇才能回归神位?

李殊琢磨着无智口中的这几个词语,心想,是不是……李温越惨,无智的身体就会越好?毫无缘由的,李殊的这个想法越来越深刻。于是,李殊决定行动起来……

无智挠头,如今身体好转了不少,无智就想见见王宝钏,那神经病男子口中需要苦守寒窑十八年的王宝钏。王宝钏终于见到无智,上上下下打量,发现无智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但总体状态还算良好。

姐弟俩聊了很久,无智问道:“三姐姐,你现在还喜欢李温吗?”王宝钏进宫,无智也就接触的少了,却还记得王宝钏可是很喜欢李温的,哪怕李温各种不好。

王宝钏轻轻摇头,一侧的代战冒出来,一口啃在王宝钏的面颊上,对目瞪口呆的无智说道:“无智,你现在可记好了,我才是你的姐夫!”

无智纠结地点点头,在最后要分开的时候,无智忍不住问了问:“姐姐,姐夫,你们要出去玩吗?总不能困在这皇宫吧?”

代战对接受良好并且承认她姐夫地位的妻弟表示十分满意,说道:“我们都可以,这还要看唐代宗的意思。”一直困在皇宫是很无聊,可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无论哪里都是美好的。

无智点头,表示理解,后续就和李殊说了一下。

第二天,李殊就召来代战商议条件。代战和王宝钏要出宫游玩可以,但必须在侍卫的监视之下,并且一年只允许外出两个月,后期允许外出时间根据代战的表现而定。

代战眼睛一亮,问道:“有什么条件?”

李殊微笑:“尽你所能,折磨李温。记住,李温不能死,要一直活着。”

代战点头答应了,这又有何难?就算没有李殊,她也会折腾李温,只不过是要留她一条命么!嗯,可以考虑为为了持久长期的发展!

最后,李殊问:“无智……得知你与王宝钏的关系后,有什么表情?”

代战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李殊,半晌,恍然若悟,道:“并没有排斥!”

李殊眼睛亮了,打发代战离开后,李殊就专心致志地守着无智。然后不出意外地发现,随着李温的倒霉和处境惨淡,无智的身体真的有所好转!

李殊继续守着无智,在琢磨什么时候才是最佳的表白时间。

计算着天时,计算着地利,计算着人和。

好不容易,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李殊牵着无智的手,对无智说道:“无智,我们在一起可好?”

无智反问:“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认真打量无智的表情,确定无智的意思不是和他同一个意思,再次重复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想要和你成为夫妻的那种喜欢。”

无智表情空白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也喜欢你,但是是想和你做兄弟的那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