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重生撞上穿越 》努力萌萌哒

141

一番商议过后,李查德三个便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李查德这头的李氏一族族人负责制作加工粉丝,顾二负责上下打点,祝有智利用祝家遍布在东吉郡,尤其淞南县这一带的铺子负责销售。当然,顾二这头,因为有酒楼,也能帮着销售一二。先稳扎稳打,回头再向外慢慢扩张。

毕竟最初这大半年里,也只能先将那些个白瓤番薯加工成粉丝,至于那些红心的最快也得一季过后。所以在定价方面,都向齐记那头的粉丝看齐,齐记卖什么价这头也什么价。即便如此,依旧有不小的优势,至少品质要比齐记的好些。

等到回头那些红心番薯大批量种植了,优势就更明显了,甚至也不怕齐记跟着换原料。因为添加剂以及制作工艺,已经决定了两者的差距。甚至,李查德原本还有认真考虑过,是不是将那个马铃薯拿出来。到时候,不仅又多了一种高产且耐饥饿的食物,最主要的马铃薯也能加工成粉丝来着。

不过这事儿在转念间,因为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保护家人,李查德还是改变了主意。上辈子血的教训,已经教会李查德关起门来暗搓搓发大财才是王道。而目前的权势地位,相对而言还不如当年,所以还是悠着点儿的好。

既然已经跟顾二还有祝有智商议完了事儿,三人也没在花坊这头继续逗留下去,毕竟每天晚上特意排演的几个歌舞表演也表演得差不多了。继续留下来,多半也该找那相好的,去后头的房间里开始第二场人类起源问题的深刻研讨。

原本祝有智还有那么几分兴趣,这会儿是生怕被惦记上,跑得竟然比李查德还有顾二还要快。既然做东那位丢下一锭银子跑路了,李查德跟顾二自然乐得装傻,爬上马车,各回各家。

可饶是如此,等李查德回到李家屯村的老李家时,身上免不了一身酒气,隐隐还有胭脂味。

“你喝酒了?”李玉琇还没睡,听到动静后,便从房里走了出来,嗅了嗅空气中气息,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怎么还有胭脂味?”

李玉琇不过转念的功夫,便猜到了李查德去了哪里,这才沾惹到一身的胭脂味。

“今个儿有智那小子请喝花酒,便去看了最近相当火的那个歌舞。”

“很好看?”花坊那个歌舞表演,李玉琇上辈子可没听说过,不禁有些好奇。

“不过如此。”李查德也不大喜欢身上沾惹到的胭脂味,“对了,粉丝往外卖这事儿以后就全权交给有智那小子。每卖掉一斤,三家人每家分一个铜板。这笔银钱,回头留给你当嫁……”

“我不要!”不等李查德将话说完,李玉琇便打断道。

“怎的?嫌少?”

李玉琇看了李查德一眼,没再吭声。李玉琇并不傻,所谓集腋成裘,看着分得并不多架不住量不小。积少成多也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而且根本不需要费太多气力,这属于额外的。

正因为清楚的知道,李玉琇才觉着这银钱拿到手里格外沉甸甸的,心情尤其复杂。如果可以,李玉琇甚至不想再跟眼前这人多扯上关系。如果可以,自然想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是这人都不是那个害她家破人亡最后死于非命的混蛋了,就算报了仇,当年那口气似乎也不见得就能顺畅得咽下去。

这心情就难免复杂得很。

“我这般也并非只为让你消气。”李查德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见自家小侄女一脸诧异地看向自己,便笑着拿手里的纸扇轻轻敲了敲李玉琇那头,继续道,“多准备些嫁妆,也更容易嫁个好人家不是。琳丫头所嫁那人,现在瞧着家世还是稍稍差了些。”

“那还真是劳烦小叔你了。”李玉琇那小脸儿当即黑了,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好说,谁让我是你嫡亲的小叔叔咧。”

“哼!”

相对于李家屯村这头,在族长叔李庆江以及诸位族老带头下,李氏一族的族人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粉丝制作大业,当然还有新品种那红心番薯的催芽种植。祝有智跟顾二那头也还算顺利。

只不过等到第一批粉丝在顾家,以及祝家的铺子里开始销售,齐家很快就察觉到了,并追溯到了源头祝家这头。对此,齐家一开始时也没太当回事儿。毕竟粉丝对于齐家而言,在这淞南县一带,就是那一家独大的买卖。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人制作出类似的,只不过有点儿画虎不成反类犬,无论口感味道,还有那价钱,都远不及齐记出品。自然没啥竞争力。

但很快,齐家便意识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感。旁的不说,这齐家酒楼里,自从祝记铺子以及顾家的酒楼也跟着往外卖这粉丝以及粉丝为原料的菜肴,但凡跟粉丝有点关系的菜肴,点的人就少了不少。连带着铺子里干品粉丝,买的人也少了好些。

要说这价钱,齐家也让人打听过,基本跟自家差不多,但品质明显不一样。那些个零碎的次品,对方打着新品上市,半卖半送。也就是碎了一点,走亲访友或款待客人时肯定拿不出手。但平日里关起门来自己吃时,完全不影响口感,甚至加工成菜肴时还会特意弄碎了。

现在半卖半送,可不就是比齐记那头要便宜些嘛。至于中等品质,甚至上等品质那些,等品尝过那些个零碎次品后,再买些品质好的,就算自家不吃也能走亲访友时拿来送人。

关键的,还得口感味道好。差不多的价钱,谁都愿意买品质更好的不是。

齐家在老爷子的带领下,上上下下品尝过对手所出售的那些个粉丝后,无一不是成功变了脸色。

“都所说吧,这事儿,怎么处理?”齐家老爷子取过了一旁丫鬟端上的帕子,擦了擦刚刚用过餐的嘴后,慢悠悠地开口道。

“老大,你先说。”老爷子习惯性地直接点名道。

“吃着确实比我们家制的那些个粉丝要好吃,尤其这粉丝泡在水里头怎么不见断裂,不会是加了旁的什么东西?”齐家老大个头并不高,但那双锐利的眼睛让人无法轻视他的存在。事实上,平日里也是那种满头做事,鲜少说话的主。但关键时刻,总能直接言中要害。

“加了什么?大哥的意思,这方子泄露出去了?”说话这位,是齐家三爷,跟齐家老大可不是一个娘生的。正因为庶出,至今没能参与到家里祖传生意粉丝制作这块。往那压榨好的浆水汁里加东西这事儿,一直都是齐家老爷子带着大儿子,现在再多个长孙齐大少,暗搓搓地进行着,压根不允许庶子庶孙插手。

为此,齐家三爷心里很是不是个滋味,但也没办法。

至于这会儿人能在,一句话,无非“赶巧了”。当然,老爷子一时脑抽抽也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