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醉饮桂花酒

第343章 落花人独立(2)

因着琵琶弹得好,又有一副好嗓子,所以戴云裳最初以卖歌为生。

原以为靠着自己这副歌喉,她可以保往清白,他日攒够了钱就赎身离开朝花院这种地方,可是谁想在一次受邀往陈侯府祝寿的时候,被暗算**于陈侯。

破了身的她伤心欲绝,此后更是为青楼老鸨看轻,几次卖给客人,如此接二连三**地过了一年,最后连她自己也自轻自贱,不再珍惜自己,身染脏病不堪地死去。

这个虚拟空间的女主名叫林婉,是一个从现代穿越来的穿越女。她穿越到的地点就是朝花院。

不过她运用现代的观念和知识,跟老鸨谈好条件,为朝花院赚来足够多的钱,但不准让她接客,不论是卖歌卖舞卖身,她全不接受。

朝花院在她穿越来之前虽说也是京城有名的青楼但与同街的风华馆相比却差了一筹,两个青楼一直暗里较劲,但是朝花院始终无法超越风华馆。

女主林婉穿越来之后,在她的精心策划下,朝花院很快就赶超了风华馆,如此老鸨对她不禁另眼相待,不但不让她接客,还为她提供了大量的金银。

林婉偶然间与来朝花院、化名左玄衣的男主,当朝太子司马天玄相遇。司马天玄对林婉一见倾心,此后展开追求,在几经波折之后,两人终于共结连理。故事以林婉被司马天玄独宠一生结尾。

叶新绿穿越过来的这个时间段,正是原主戴云裳被载去陈侯府的途中。

戴云裳如今年方十五,十四岁时出来卖歌,如今出道已经一年,成了朝花院的当之无愧的小花旦。陈侯觊觎她已久,这次去陈府唱歌怕是早有预谋。

与戴云裳同来的还有朝花院其他的歌妓舞女,但明显都是陪榜的,有的还一早被老鸨嘱咐——仔细看陈侯眼色行事。

所以原主在陈侯府**,是老鸨和陈侯共同设计的结果。

叶新绿正想着需不需要直接从马车上跳下去跑跑,马车就已经停了下来,掀开车窗帘子往外面一看,已经到了陈侯府。

唉,看来不进去是不行了。叶新绿无奈地想道。这陈侯寿宴,肯定会有许多达官贵人来贺寿,只是她们这些人是青楼来的,所以马车停在了少人来往的后门。

她们几个姑娘下了车,被一早等在门口的小厮引进门去,带到事先为她们准备好的房间内暂时休息,只待前面侯爷招唤,就出去献歌献舞。

叶新绿此时身上的道力和魂力皆已被禁,猜想是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法术能量存在的缘故。而她的内力受原主有些柔弱的缘故,也只能使出来一部分,不过原主身体娇小,轻功应该可以用得大半。

原主记忆中,她进入陈侯府之后,就只喝了一杯茶,并未进食其他东西,可是几首歌曲毕,竟然就觉身子疲软,然后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她为何会昏睡过去,她始终没想到明白,只是猜疑可能与那杯茶有关。

只是这茶是她在进入客厅给众人唱歌前喝的。喝过茶之后还在这个小房间内等了好一会儿,其后在宴会上她唱了好几首歌,中途还有其他人献琴典献舞艺,所以从喝茶到昏睡,中间隔着至少两个多时辰,难道茶里之药的药性竟然隔了两个多时辰才发作?

叶新绿也觉得这个时间确实显得有点长。一般这种致人昏睡的药,起作用的时间都比较快。不然一个失眠的人吃了**,要等是四个多小时药才起作用,那岂不是晚上吃药,到天亮药才起作用?

这中间可能还有别的什么缘故。

既然是休息,那叶新绿干脆就盘膝坐好,闭目打座,运转内力,希望自己的这副肉身能够在内力的滋养下变得强一点儿。

她没有喝茶。

其他姑娘都有喝。同来的英霞见她就是闭目坐在那里,一口水都不喝,便开口劝道:“云裳,你怎么连口水都不喝?待会儿唱歌,喉咙干了怕是不好。”

当初原主正是怕自己喉咙发干,唱出的歌声不好,所以才喝的茶。叶新绿淡淡地道:“我还不渴,待会儿渴了再喝吧。”

其实原主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老鸨叮嘱要帮助陈侯一起算计自己的是谁,只是后来有偷听到老鸨的话才知道今天这事老鸨也有参与。

叶新绿如此仔细一想,就猜想,有可能在出发前,原主吃的东西里,老鸨就有可能做了手脚;当然,这里的茶确实也有可能被加了料。

她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运转内力,靠着内力尽量把有可能已经摄入体内的药物清除去,或者将药性压制住。

不过,她穿越过那么多虚拟空间了,修炼了不止一天两天,对人体内的情况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她内视自身,并不觉得原主此时的体内有什么致人昏睡的药物。

这么说,真的是茶水有问题?

已经有小厮另换了新的热茶和点心。

叶新绿内力运转了两个周天,才有人来唤她们这些歌妓舞妓相继献歌献舞。

原主出道近一年,如今已经是京城有名的歌妓,是以当以她开场,这才能让客人有足够的兴趣看下去。原主准备的是一首《浣溪沙》。

叶新绿本打算按着原主准备的来,不过到了客厅,她打眼一扫,就发现席间所坐有两个特别的人。

其中一个一身锦衣裘服,衣与靴上皆有蟒纹,高大英挺,面容俊美,眼如鹰隼,很是惹人注意,周边好多宾客都对其透着恭敬,可谓是众星捧月,正是男主司马天玄。

另一个,穿着却是正好与他相反。其人一身素色布衣,在角落里悠然独坐,只是其面如满月、肤如白玉、剑眉凤眸,生得异是极为俊美。

叶新绿心中微动,观此子一双很特别的凤眸她就已经知道他是谁。

只是不知道这次他穿越成的这个人是什么角色,而看他望向自己的那淡漠的目光,叶新绿猜想他可能并不像上次游戏直播中那样记得自己,而是又失去了往日所有的记忆。

然,满场宾客无数,独他腰间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