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逼我撩你 》荔枝香近

28撩二十八下

此为防盗章  “人在做天在看, 不要以为你有姿色,就可以勾引、随便、随便勾引……”

“卡!”在破天荒的第十七次忘词事故发生之后,导演的脸臭到了历史最低点,他很想骂人,但也只能忍了再忍、一字一句的:“休、息、半、小、时!”

林岁岁立马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将刚刚准备好的冰镇绿茶递给闻美乔, 再沉默着打开遮阳伞。

如此剑拔弩张的时刻, 她一个小小的助理大气都不敢出……

闻美乔把手中散着白气的瓶子贴到红肿的脸颊上,几秒钟之后, 她就气不过地将瓶子砸到了地上。

林岁岁躲了一下, 才没有被溅到她的裤脚。

但她这一躲,遮阳伞偏斜, 刺眼的阳光晃到了闻美乔。

“你干什么?!”闻美乔正气不到一处来,骂道, “连伞都不会打了?我是不是还要给你雇个保姆伺候你啊?”

林岁岁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闻美乔心情不好, 林岁岁是理解她的。

好歹她也是一名影后,本片绝对的女一号,却被一个不知道女几号的小演员在“打巴掌”的对手戏上一次又一次的使绊子,谁能咽得下这口气?

林岁岁一路给闻美乔打着伞往保姆车的方向走。

闻美乔的经纪人已经在车门口等着了,她给闻美乔递上一杯冰镇饮料,顺便打开扇子, 又讨好又哄劝:

“美乔, 小助理又惹你生气啦?如果你实在不满意, 我再给你换一个更贴心的助理。”

林岁岁:“…………”

她是被她学院的教授推荐过来的,才上岗没几天,一直兢兢业业,这枪躺的……

“谁惹我生气你心理一清二楚!”闻美乔一屁股坐到凉椅上,不满地一挑眉,“我就问你,这戏到底还能不能拍了?我和她之前有什么私人恩怨?非要在打人的戏上一遍又一遍的?十七次啊!十七次!我他妈脸都被她打肿了!你见过这样的戏、这样的人吗?最可气的是连导演都大气不敢出一个,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啊这么有牌面?”

“…………”经纪人深知对不起闻美乔,只能赔笑,“她倒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最多就是一‘金丝雀’,而且是一个后台又大又硬的‘金丝雀’。”

闻美乔皱了皱眉:“后台是谁啊?哪家的大老板大少爷?”

经纪人凑到闻美乔耳边,悄声说:“姓石。”

“…………姓石?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是石晋楼吧?”闻美乔嗤之以鼻,“你别搞笑了,石晋楼是什么地位?能看得上她?她给石总跪舔都不配!”

“你还别说,公子哥儿哪个没点自以为是的少爷病?她在他们面前能把姿态放到最低,甚至不要尊严,反而更对他们的口味了。像石晋楼那样的身价和出身,他比绝大多数的人都有资格患少爷病。”

后来闻美乔和经纪人说了些什么林岁岁完全想不起来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刚才那个小演员吸引了,她望了过去——

两个场记助理和一个副导演就像供祖宗一样围着她,而她霸占了女二号的休息位,耀武扬威、趾高气昂。

她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连欢?

一个nobody cares的娱乐圈小角色竟然可以踩在影后的头上,肯定是来头不小。

但……石晋楼?真的会是石晋楼吗?

一个背影,一个侧脸,一个至上而下的眼神……几个简单的信息足以让林岁岁第一时间在脑海中鲜明地撑起石晋楼的形象——即便她竭尽全力地想从脑海中抹掉他。

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闻美乔已经紧皱眉心叫了她好几声——

林岁岁呆了一下,回应道:“啊……”

“你看什么、想什么呢?”闻美乔顺着刚才林岁岁的视线望了一眼,立马笑了出来,“怎么?连你也对连欢感兴趣?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很羡慕她吗?”

林岁岁:“…………”

说羡慕?她当然不是啊。

说不羡慕?闻美乔肯定以为她虚伪透了!

“…………”林岁岁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好尬笑。

闻美乔上下打量着林岁岁——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对方都算得上是百里挑一,就算在天然美女和人造美女遍地的娱乐圈也拿得出手了,但也有致命的缺点:初生牛犊,没滋没味,至少讨不到她的欢心。

闻美乔懒得再理林岁岁,和经纪人又说了几句话,站了起来:“把伞撑好!”

休息时间已结束,导演号召演职人员继续投入工作。

***

经过休息调整之后,工作进度就快多了。

也许是连欢想通了,也许是她玩弄闻美乔玩腻了……她后面没有再故意找不痛快,当然也和她是女几号有关,戏份不多。

林岁岁抱着闻美乔的水壶和遮阳伞站在导演的身后,认真的学习,将所有的注意事项都牢牢地记在脑海中。

学校的课堂能教的东西终究是有限的,很多东西是需要来到片场亲自感受才行,毕竟课本是死的,可戏是活的,演员也是活的。

正在传媒大学读导演系的林岁岁,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导演、一名优秀的织梦师——

她希望有朝一日能亲手将心中的故事、梦中的场景拍成电影,给全世界的观众观看。

现在她终于踏出了第一步,来到了片场。

然后她就亲眼见识到了娱乐圈中乌烟瘴气、勾心斗角的阴暗面。

导演的一声“卡!”将林岁岁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去——递水、打伞、接道具,一气呵成。

闻美乔带着她再次回到了保姆车的位置。

经纪人正好打完电话过来,问道:“今天最后一场了吧?”

闻美乔漫不经心地:“嗯”。

“晚上颁奖礼的红毯从7点开始,你是最后几个走,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这次一定要力争明天的头条!看那个谁、那什么野鸡还敢不敢发艳压的新闻!”

经纪人激动完毕,询问闻美乔:“我们先去‘sk’那里化妆换礼服吧?小沈那边约好了没?”

“sk”是国际最大牌的几个时尚品牌之一,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线,偌大的京城只有一家店,一般人想去做造型怕是连大门都进不去,里面排队的客人非富即贵,娱乐圈人士也只接待顶尖的大牌。

林岁岁只闻其名,从未去过。

“约了,说是今天晚上有大贵客,不过应该也不耽误我们的事儿。”闻美乔已经坐上了保姆车,并扫了眼矜矜业业打伞的林岁岁,“晚上的颁奖礼你就不用跟我去了,明天早点来片场就行,时间还早,你家在哪?我们先送你回家吧。”

林岁岁有点感动,大明星主动要送小助理回家可不常见,没想到闻美乔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但偏偏是今天…………

她收了伞,笑着摇了下头:“我和同学们约好了晚上要一起去吃饭,多谢老板好意~”

闻美乔撇了撇林岁岁,不再废话,淡漠地关上车门。

林岁岁目送闻美乔的保姆车远走,又走回片场,帮助道具组的工作人员整理回收现场的道具。

全部搞定之后,剧组就要去下一个地点拍晚场戏了。

林岁岁再目送走剧组人员,她不得不离开这个鸟语花香的公园。

走过柳树林,走过喷泉区,走过满是孩子们欢声笑语的行人小路——

她一个人慢慢地走出公园的大门,一抬眼,就见到公园前的广场上停了好几辆价值连城的豪车。

林岁岁走了过去。

最前面的车上已经下来了两名保镖,并恭敬地为她打开车门。

她面无表情地坐了进去。

凉爽的空调风扑面而来,和外面的炎热是天差地别。

“林小姐。”驾驶座上的男人转过头,机械式的声音,“石先生说他在会场等您。”

林岁岁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干巴巴的“哦。”了一声。

“您的母亲林夫人和哥哥林先生已经到‘sk’了,石先生问您,先去那里换礼服,可以吗?”

林岁岁:“…………”

连她的家人都已经去了,她有拒绝的理由吗?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明明是在发号施令,却总是委婉的,假装征求你的意见。

事实上,你的意见对于他来说毫无意义。

林岁岁望向窗外——公园的广场上一群小朋友穿着滑冰鞋呼啸而过,生机盎然、朝气蓬勃,连带着她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她随便动了动嘴唇:“行吧。”

几秒钟之后,她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等等!

刚才司机说是哪里?

‘sk’?

那不是闻美乔也要去的地方吗?

“叮叮叮——”

手机又响了。

正好遇到红灯,林岁岁停下车,拿起手机一看。

果然,来电显示上跳跃着“石晋楼”三个大字。

林岁岁毫不犹豫地直接按了“挂断”的图标。

哼!可恶的石晋楼,你看我理你吗?!

林岁岁确实不想理石晋楼,可石晋楼显然非常想“理”林岁岁。

“叮叮叮——”

“叮叮叮——”

“………………”

电话孜孜不倦地响个不停。

十个未接来电,通通来自“石晋楼”。

当她的手机第十一次响起的时候——

林岁岁抓起工作台上的手机,挂断的同时将对方的号码丢进黑名单之中。

好了,世界清静。

***

虽然帅气地开走了石晋楼的车,林岁岁也不敢真的对这辆车做什么手脚。

主要是……石晋楼的车,她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啊!

她直接把车子开到了距离传媒大学最近的一家汽车保养维修店——她见过许多明星都在这里保养车子,包括她的老板闻美乔。

先把车子停在门口的停车位,林岁岁只身一人走进店中。

“客人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嘴上说着礼貌的专业术语,可那位礼仪小姐的表情和眼神就不太礼貌了——她略有嫌弃地上下打量着林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