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法预见韩娱之思考者番外 》宗心

解约

金钟铉的solo活动很成功,《crazy》拿到了一位,评价也很不错,至于评价的人数,那是另外一回事。

不久之后的三月,SHINee在东京巨蛋举办了他们的演唱会。东京巨蛋是日本最大的演唱会举办场地,人气不高到一定程度是没有资格涉足的。这些年赴日发展的韩国组合很多,能够踏上东京巨蛋舞台的却一只手都能数出来。在这里举办演唱会,对SHINee来说是一种里程碑式的成就。

里程碑式的成就自然要配里程碑式的舞台,无论是组合、小分队还是个人solo舞台,SHINee都做了精心的编排与准备。演唱会进行得热烈,结束得完满,到了结束的那一刻,五个人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一年前他们以为MMA的大赏已经是冲顶无望的他们所能达到的最高高度,如今他们又征服了东京巨蛋的大舞台。以后他们还能再一次“打脸”,走到新的高度吗?

少了一个人的SHINee,能够做到吗?

平日里因为设定显得冷静稳重的郑智雍这一次完全崩溃,蹲在地上哭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全靠崔珉豪的搀扶才走下台,他把脸埋在崔珉豪的肩膀上,眼泪不断滴往下流,话却无法说出口。

他要走一条很艰难的路,拼着渺茫的希望以求完满,他不是必须如此——他本有让大家都顺遂满足的选择,却因为自私的不甘心而放弃了。

郑智雍是思考了很久做出的决定,可是站在舞台上,“最后一次”的字眼涌入脑海,他仍然感受到了几乎让他窒息的痛苦与悲伤。

这会是“最后一次”吗?

这不要是最后一次。

SHINee的出道时间是2008年5月25日,一年后东方神起和super junior都出了合约纠纷,公平交易委员会介入,于是idol们的合约有了七年的时间上限,SHINee签的便是七年的约,马上便要到期了。

本来大众对此是没什么关心的,他们对SHINee的印象是“人气不错,队内感情不错,认知度比较平均,没什么大波折”,SHINee还年轻,S.M.又是大公司,出问题的可能性应该不大。粉丝们也没有很担心,SHINee的个人活动开展得很顺利,又刚刚在东京巨蛋成功举办了演唱会,还远远没有到各奔东西的时候,这些年成员们的感情也很融洽,不论从哪个方面讲,全员续约都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日本的演唱会结束不久后的2015年4月,S.M.发布了公告:

“SHINee五名成员中温流、钟铉、珉豪、key已与公司完成续约,Able与公司合约到期后不再续约。”

粉丝和路人都被吓到了。

这不合常理,一般主动退队的情况就那么几个——退队以后在事业上有更好的发展,这适用于组合发展不好其中却有成员一枝独秀的情况,或者退队以后能赚更多钱,这就是与经纪公司谈不拢分成的问题了。SHINee的情况哪点都对不上,组合发展得不错,成员间的发展也没有很大差距,郑智雍在成员中最不缺钱也没有太多物欲,金钟铉不久前还在节目里提过他把原本升值了很多的房子原价卖给自己的事。

S.M.的公告并不长,但是娱乐圈里有点事总少不了圈内知情人士的爆料,这一次也不例外,某知情人称,Able是在个人活动上与S.M.谈不拢而闹翻的。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倾向有些微妙。

韩国网民整体比较偏重团魂,要是组合就靠一个人赚钱就算了,SHINee刚出道的时候跑综艺打开认知度怎么也轮不到郑智雍,郑智雍在这方面立场就很被动。不过知情人士的报道刚出,评论还没有积累几条,续约的四名成员便相继更新了INS,都是上传了手写信,不久之后,郑智雍那常年只更新自拍和推歌的INS上也上传了手写信的图片。

留下的人用词有所差异,手写信中表达的意思倒差不多:

一,我们关系很好,没有不和;二,Able的音乐取向与SHINee的风格差别过大,导致在发表自作曲问题上与公司的矛盾无法调和;三,没有人做错,虽然很遗憾不能一起走下去,依然祝忙内以后有好的发展。

郑智雍也用感性而不煽情的笔触写下了对队友、同事、粉丝以及过去的七年的感谢,并承认退出组合、不在与四位哥哥同行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他表示过去与公司的合作过程中没有龃龉更没有金钱上的争端,只是因为自己的音乐取向而无法达成一致,几经挣扎后选择了告别。

他祝福了一起活动七年的哥哥们,至于粉丝,他的歉意显得有点特别:

“七年的时间里我的身上发生了很多改变,这些改变使我走上了一条过去不曾预料到的道路。我已经决定要面对这些变化,很抱歉,郑智雍已结束了他人生的一个阶段。”

“我听理事说公司已经在合约里让步了,是什么让步?”李泰民问。

“说不违反社会价值取向的歌,就不会禁止发表,标准太含糊,我不能接受,二十年前公演伦理委员会禁播徐太志前辈的歌曲时就用过这套路了”,郑智雍说,“我之前争了那么久,最后不能签一个没有说清楚的合同,双方都想着既然合同已经签了对方总会让步,结果恐怕会和Jessica前辈一样”。少女时代合约期满时先是全员续约,没几个月Jessica就因为合约争端退队了,矛盾肯定不是续约后才有的,他们又没有把解决办法白纸黑字写下来,又觉得让步的肯定是对方最后还都不肯让步,结果就成那样了。

虽然遗憾,李泰民还是认同了郑智雍的看法:“那李秀满老师也同意吗?”

“我们只是口头约定”,郑智雍并不信任李秀满,虽然他说获奖感言的时候也会把李秀满放在感谢名单里,但他和这位S.M.灵魂人物真没打过多少交道,“我做到的事情符合S.M.的利益需要,约定才可能实现”。

“哥,我祝你能达成所有的愿望。”

郑智雍笑了笑,点了下鼠标,一张报名表被上传到《show me the money》第四季的官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