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女神事件簿 》夏天的绿

第101章 雨女(5)

“没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安娜相当轻巧地把话还了回去。她确实知道一些什么,可是这些根本不是能够随便说出来的。

柯南表面上带着乖巧的笑容, 似乎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可是他心里给安娜记了重重的一笔。安娜的来历和时间线表明她和这件事毫无关联, 可是柯南敢确定,她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对了, 毛利姐姐,我们今天上午要去游览石之教堂, 你们呢?”安娜随意改变了话题。

毛利兰倒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纯粹对安娜他们表示羡慕。轻井泽因为近代作为度假胜地的关系, 有很多西洋风的建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些教堂了, 不乏一些有名的建筑大师杰作。

石之教堂、高原教堂等是其中最有名气的。

“我们的话就没有办法了,应该是睡觉吧?”一整晚没有休息, 今天当然是睡觉。

安娜想了想:“下午有时间嘛?听说山上有一座神社,虽然去过教堂就去拜神社很奇怪...但旅行安排是这个样子的呢。毛利姐姐你呢, 经过昨天的事要不要去一趟神社?”

毛利兰当然是很想去的,就算什么事都都没有, 也能求一个心安啊。

“下午的话应该可以吧?”看了看吃饭都要睡着的爸爸, 毛利兰又不确定了:“要是不行的话,安娜可以帮忙求护身符吗?”

安娜双手比出一个‘叉’的手势:“不可以哦, 我本身就是一家神社里面侍奉神的巫女, 不能去请求别的神明。就算是去神社, 也就是去看一看而已。”

虽然觉得安娜是职业围棋手的同时还是巫女有点奇怪, 但毛利兰也没有问什么。倒是旁边的柯南举起了手:“如果小兰姐姐没办法的话,我就和安娜姐姐他们一起去啊。护身符是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柯南虽然是个小孩子,但在毛利兰这里留下的印象都是很可靠的感觉。又是和安娜这些职业棋手一起行动,也就不存在安全上面的隐患了。唯一让她顾虑的只是这会不会给人添麻烦,随便一个小孩子就一起什么的。

然而棋院的棋手们对此都没有什么意见,表示愿意带上这么一个小弟弟。唯一的要求就是小弟弟要听话不要乱跑,这种山里走失了可不是好玩的。

柯南对求护身符没有什么兴趣,他只是想从安娜这里尽可能寻找线索而已。这次的案件到现在为止依旧是毫无头绪,唯一在安娜这里似乎有一点线头,这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了。

下午的时候,年到中年,精力远不如年轻人的毛利小五郎果然没有醒来。毛利兰要照顾父亲,也没办法去,最终只能柯南和安娜他们一起去神社了。

因为要登山的关系,安娜换了非常适合运动的衣服,又因为山里有点冷,还穿了一件薄外套。

“安娜姐姐带着伞啊?”柯南看到安娜手里带着一把折叠伞。

折叠伞在日本很少见——大概是折叠伞的伞骨比较脆弱,无法在日本夏季风暴中抗住风雨?不过安娜还是很喜欢便于携带的折叠伞的,再加上梅雨季的风雨比较小,也就无所谓了。

安娜看了看天空,云层始终压的很低,铅灰色也让人觉得压抑。中午这一会儿没有下雨,但从经验来说,什么时候下雨都不奇怪。

“以防万一嘛~”安娜随口解释,然后活动活动手脚就随着大部队一起出发了。

这种铺设了阶梯山道的山很好上去,纯粹的跑楼梯而已。只要体力足够,是非常轻松的。

安娜就是那个体力充沛的存在,托每天早起锻炼的福,安娜比起绝大多数的同龄人体力都要好得多。至于那些整天宅在家里的职业围棋手,之间的差距更是不可以道理计较!

和绪方精次并排走的前辈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平常并没有什么锻炼的习惯。日常生活就是在家研究围棋,在棋院比赛这样。锻炼,那是什么?

现在也只能气喘吁吁感叹:“不愧是年轻人啊,安娜三段实在是...精力真好。”

绪方精次相对来说年纪轻,周末也会去体育馆锻炼,所以还算不错。

“安娜她的话每天都要锻炼,身体强健才能更有精力研究围棋,她是这样说的。”

安娜的生活作息健康地令人发指,这是塔矢门下都知道的事情。实际上塔矢名人还经常拿这件事来教训门下其他弟子,塔矢名人年纪大了之后身体也不太好,越来越不能支持各大棋战多线作战了,这也算是自己切身的体会。

‘噔噔噔’,安娜的速度虽然快却不是纯粹的快,山路很长就像马拉松,前面跑的太快,后面就有可能后劲不足。所以安娜在领先的时候四处看看逛逛,有一种轻松惬意。

“那是昨晚事情发生的现场吗?”安娜问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她了的柯南。

柯南在还是工藤新一的时候属于体力很好的高中生,毕竟他爱好足球等体育运动。但是现在变成的小孩子柯南,也就是在小孩子里算不错,要跟上这时候的安娜可费了老大的劲。

气喘吁吁地点了点头:“就是这里...安娜姐姐觉得哪里不对吗?”

望着戴眼镜小鬼圆圆的脸,安娜挺想呼噜一把的。但是一想到这小鬼内心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安娜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来了,只能摆摆手。

“嘛~没什么不对劲的,这里是一个交叉路口,妖怪或者幽灵在这里停留都不奇怪。”安娜点点头说的煞有介事。

柯南满脸的无奈和问号,他以为安娜是在和他开玩笑。

然而安娜并没有和他乱说,以幽灵为例,四处游荡、停留在人间的幽灵,时间久了会忘记越来越多的东西,神智越来越不清楚也很寻常。在十字路口之类的地方很不容易找到正确的路——这也是很多人在十字路口见鬼,或者路祭在十字路口的原因。

至于妖怪,那分为两种,大众印象中的那种妖怪确实算是有头脑。可是绝大多数的妖怪也是一根筋的,如果是那种停留在某一段记忆中不可自拔的妖怪,其实和幽灵没什么两样。

恰好,雨女妖怪也是这种。

安娜记得雨女的起源,说的是丈夫出海的女子在海边苦等丈夫归来,实际上丈夫已经丧身在大海,苦等丈夫不到的女子化为了妖怪。

她们雨天里像身形与丈夫仿佛的男子借伞,然后纠缠男子。一般的说法是男子生活在潮湿的环境中,不久就去世了。也有凶残一点的说法,说的是雨女与男子结合,发现不是丈夫,于是就会杀死男子。

这种无法一眼认出丈夫来的妖怪,在十字路口迷路,然后被灵感比较强的人撞见,这是很容易的事情——那几个年轻人都是铁杆的妖怪民俗爱好者,说不定就是因为真的见过才会这样相信!由此可见,也都属于灵感很强了。

安娜瞥了一眼已经被警察拉线围起来的一小块地方,虽然气味已经很淡了,但是安娜依旧清楚感受到了妖怪在这里徘徊过的痕迹。

一夜的雨之后还有这么明显的痕迹,明显是很凶的‘妖怪’了。想到这里,安娜倒是觉得自己想太多了...都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怎么可能不凶!

大家都在的情况下安娜没有办法做什么,只能打算晚上过来一趟——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总不能看着不管。

山上的神社规模并不大,但或许是因为修建在山中,多了一种城市神社没有的神圣感。本来么,最初始的神明大都是自然山川之类的,神社也只有在这些地方才相得益彰。

别人在虔诚地拜神,安娜则是真正地与神交流。这座神社的神明是在高天原也敬陪末座的小神,并不算什么大人物。不过现在神社还存在神明的也少了,这位神明状态看上去还不错,也很难得了。

安娜想起‘雨女’妖怪的事情,于是像这位神明打听这件事。

顺了顺自己雪白的长胡子,小神叹了一口气:“几百年的时间而已,人类已经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人妖共存,而是只属于人类的了。妖怪如果生存在现世的话,其实也很艰难的。这座山里也有妖怪,可都是一些很弱小的存在,根本不能对人类造成伤害。至于最近的那个雨女......”

“她原本不是我们这里的,就像是突然来的。”

这没有出乎安娜的意料,要真的是这片山的本土妖怪,又在毫无节制地‘狩猎’,应该早就出名了才对,怎么可能今年才突然冒出来!

“您不知道她的来历吗?”安娜忍不住追问。

小神笑了起来:“您真的非常年轻呢,也只有您这么年轻才能这么问吧。等到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岁月越来越长,见到的东西越来越多,您就不会这么说了。雨女这种妖怪都是痴情等待爱人不来的女子,就算有什么东西不同,也是大同小异...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呢?”

的确不会有什么,本来打算出手的不会收手。而且实际追究起来,太阳底下无新事,那样的故事说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刻骨铭心的力量了——对于旁观者来说,这始终是一场无关痛痒的老生常谈。

回到旅馆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肌肉酸痛,只有安娜还活蹦乱跳地表示饭后要在黄昏中散散步。

她现在身边可没有刀剑付丧神们做辅助,晚上出门实在是太麻烦了。还不如在恰当的时间光明正大出去一回,快速一些说不定一会儿就解决了。

“真是年轻人啊!”之前和绪方精次感叹过的前辈只能再一次感叹。

肌肉酸痛的职业围棋手们不动了,饭后都去泡温泉舒缓。只有柯南觉得有问题,悄悄地跟在了安娜身后。

就像是安娜看他有问题,所以处处都是破绽一样。他也是看安娜觉得有问题,然后安娜的一举一动就都显得反常了。

安娜并不是什么专业的演员,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自然。而这些不自然落在慧眼如炬的名侦探眼里,很快就被打上了怀疑的标签。

安娜确实是去了之前的岔路口,她在这里感受到了还没有消散掉的妖怪气息。

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香蜡,虽然没有三牲果品活食之类的作为祭品,但香蜡的质量很高,也足以弥补了。

以香火为食的有幽灵也有一些类别比较稀有的妖怪,随着烟雾渐渐升起,安娜摇动了手里的流珠——道家流珠三台底下缀着一只铃铛,这只铃铛本身就是安娜最常使用的法器了。

只有彼岸生物听得到的铃铛声,招魂、镇魂、惊魂等都能做的很好,就看怎么配合安娜的咒语了。

随着一小截燃尽的香变成香灰跌落,安娜招引的‘东西’悄悄地来了。安娜用专家的手法和‘他’讨价还价,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东西能够交换,这些彼岸生物都是能够驱使的!

只不过彼岸生物眼中的‘硬通货’和人类理解的钱或许不一样。

不过不要紧,安娜本身就是专家,这些彼岸生物需要的东西她都非常容易做到。就像之前她也驱使过梦境妖怪一样,只不过是他们非常喜欢的香火就够了。

安娜进展的很顺利,然而这一幕落在柯南眼睛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只能看到安娜点燃了蜡烛和香,然后晃动一串念珠。接着动也不动,似乎面前存在什么,正在交谈。

然而这怎么可能!有那么一瞬间,柯南觉得这位介绍为日本围棋新时代领军人物的安娜小姐,是不是头脑不正常......

不过头脑正常而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也不是没有,柯南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所以很清楚上流社会这种风气其实很严重——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上流社会的头脑或许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因为金钱和权势的关系,他们确实一般更有眼界。

就是这样一群人,反而比普通人更加笃信世界上真有神明妖怪。莫非真的是知道的越多越觉得世界无法解释,只能求助于神明?

这也不是没可能的,科学界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家牛顿,他算是他那个时代最聪明、最了解世界的人之一了,然而晚年他开始计划将科学归宿为神学,哈哈哈哈。

安娜在和对方‘谈价钱’,既然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她就开始行动。

雨女的气味断断续续,安娜就算是再敏锐,也不能从不停下雨的山里找到她的踪迹 。倒是这些能力有不同的彼岸生物,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自有他们的办法解决问题。

安娜动了起来,柯南也不会干站着。虽然他现在还凌乱着,但行动先头脑一步,不远不近地跟上了安娜。

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安娜跑的很快,柯南追的也很辛苦。幸亏路程不长,在一家和田边屋差不多性质的旅馆前,安娜停住了步伐。

到这里之后安娜的感知就发挥作用了,微微抬头,雨女留下的湿漉漉痕迹在黄昏的暗淡光线下非常清晰。以安娜的灵感,她甚至能够看到窗棂在滴水。

开着窗的二楼,无声无息之中在发生什么,安娜不能再等了!大约估计了一下二楼的高度以及可以借力的水管、一楼窗沿之类的,安娜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爬了上去。

动作很利落,这都是本丸的刀剑付丧神教的好。唯一的不足是有点笨拙,不怎么潇洒。这是因为她实践的机会很少,毕竟一般情况下刀剑付丧神们是不会让她有这个实践机会的。

不那么潇洒地爬上了楼,普通人眼中大概只会看到一个男子面带微笑睡着,好像回忆起了一生中的美好时光。但在安娜严重,是一个浑身水汽的女子死死纠缠着男子,这是爱,也是恨。

她爱曾经等待的那个人,所以恨面前的人不是曾经的那个。

浑身湿漉漉的女子就是雨女,她整个都像是包在一团水雾中,根本看不清样子。意识到安娜存在的时候她无动于衷,只想着继续纠缠男子。

“孽障!还不醒悟么!”安娜一声轻喝。只能说,这雨女执念已深,对于外界根本没有什么感知力了。

安娜本身对于妖怪,是最具有吸引力的食物,也是最有威慑力的神明。见到她的妖怪要么毫无理智想要吃掉她,要么摄于她的权威想要躲避开。雨女妖怪这样几乎没有反应,依旧只会做自己事的,可见执念到了什么地步!

这是食欲和求生欲都不复存在了!

数张符纸飞出,在墙上、门口、窗上贴好,这是为了防止雨女中途清醒跑路。然后就是摇动流珠上的铃铛——执念深刻可以忽视食欲和求生,但真实的伤害依旧是存在的,并不会因为她的沉迷而削减。

铃铛配合安娜的咒语,不断地在伤害雨女的灵魂。一瞬间房间内的水汽更加重了,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沉重起来。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雨女总算松开了手,沉重而腥臭的水汽开始扑向安娜。

然而事情哪有那么简单,玄光院从衣袖里抽了出来。‘哗啦’一声,折扇打开,安娜轻轻一挥,强力而清冽的风穿过水汽,恍惚中好像有一只黑色的神鸟鸣叫。然后带有腥味的水汽消弭于无形。

......镇魂铃摇动,清心咒念了九遍,雨女依旧发了疯的在攻击她。安娜终于明白了,她想要唤醒雨女的神智,然后再消散她,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已经入魔了,还想要怎样回头?或许从对第一个男人下手的时候雨女已经坠入了一个深刻的、不能醒来的梦境——她可是一遍遍杀死了自己的‘爱人’!即使这些爱人是假的,可曾经以为是真,这是不假的。

不是虚假的编织梦境,绝对做不到这个程度。

“呼!”安娜吐出一口气,手上拿出一枚火符。

火克制水,对付雨女有奇效。而且火符没有雷符那么大动静,比较适合现在使用。

向上抛起火符,双指并拢成剑,在火符坠落的时候指尖轻点在符纸上:“炎帝招来!”

没有符咒加持的时候威力已经很大了,加上符纸,安娜利用元素力量更加可怕。强烈的火焰卷向雨女——这是纯粹的火元素,所以不会被雨女的雨水熄灭,反而所过之处雨水消失无踪。

火焰的绳索绞紧了雨女,发出水汽蒸发的‘咝咝’声。雨女总算发出声音尖叫起来,然而越是反抗,锁链只会锁的越紧。

凄厉的叫声慢慢化作了从喉咙深处想起的‘嗬嗬’声,就像是地狱鬼怪在吐息。然而安娜的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她年少就见过大场面,游走在彼岸与此岸的边缘,这种场景见得多了!

日本的灵异片拍的很瘆人,以前她是不敢看的。现在的她,房间放灵异片,她能专心致志下围棋——别问她经历了什么。

纯粹的火元素炙烤下雨女只能坚持十几秒而已,水汽蒸发之中她开始消散。在消散的最后一刻,她忽然回头看了一眼之前差点被她杀死的男子,一滴泪滚落。眼泪滴落的一刻就凝结成了水滴状的宝石,火元素也毁不掉它。

泪珠滴溜溜滚到了安娜的脚边,安娜弯腰捡起来。凝实了的眼泪非常罕见呢——妖怪、幽灵这种存在和人类并不是一种存在,所以不能用人类的常理去揣度他们。

幽灵只有一滴血,就是心头那一滴,失去这个就会消散。而雨女这种妖怪,活着的时候始终在等待中哭泣,化作妖怪之后由于生前将眼泪流尽,就再也没有眼泪了。只有再次找到所爱,才会有一滴真情眼泪。

而这滴眼泪之后,执念放下,由执念化成的妖怪自然也就走到了尽头。

这是雨女的真情?不是的,只不过是消亡前最后的幻觉啊...

“安娜姐姐!”嘭的一声,房间的门开了。名侦探柯南第一次姗姗来迟,然而见到的只是房间里烧灼过的痕迹、一种奇怪的水腥气,以及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