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竟然是这样的师尊 》BY若白衣

第72章 一念成魔

天地祭杀阵一出, 玄外峰山门外的众人皆是被震慑住。原先附议邱长丰的人纷纷犹豫起来,他们本以为理在邱长丰,顾然入魔之事,玄剑宗定不会过多袒护。

可现在看来,玄剑宗的态度明显是要袒护到底,甚至不惜与凌川界众人撕破脸皮。

“这……邱长丰掌门可是还有妙计?”一些除魔盟会中人按捺不住性子询问。

“是啊, 这样僵持下去可不是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天地祭杀阵的威力凌川界何人不知?只要玄剑宗不顾代价, 他们定然也无法从阵中活下来。

“老夫还有一个法子,但是必须要依靠在场诸位的帮助才可实行。”邱长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圆盘模样的法宝,上面的纹路好似蛛网,层层叠叠的纹路带着细碎的符文,像是一个又一个法阵之类的符文, 看起来极其不凡。

“此物莫非是那天地星罗?”一侧有熟知这些古老符文的人立即惊呼出声。

“正是我们青霄派的镇派法宝天地星罗, 天地星罗可以吸引天地灵气,从而扭转乾坤。不过此法宝要被激活,所消耗的灵力也是极大。故还需要在场诸位的一臂之力才是。”邱长丰看了眼认出自己手掌心法宝之人,神色略带得意的解释着。

天地星罗这件法宝曾经一时位于凌川界之首, 所谓的吸纳天地灵气,一个普通的聚灵阵也能做到。可天地星罗的吸引天地灵气, 却可以将数十处天地灵脉的灵气尽数抽干。甚至还会带走一部分气运, 着实可怖。

如今玄剑宗若是不将顾然交出来, 他们也不用涉足玄剑宗的山门, 依靠这天地星罗, 他们也能让玄剑宗的气运整个都跌落下来,说不定日后所谓的三大门派之首也不复存在。

“诸位,老夫现在就准备激活手中的天地星罗。”邱长丰喊了一声后,便将手中的天地星罗朝玄剑宗山门的正对方向抛去。

其余众人见此,便纷纷调动自身的灵力朝邱长丰的方向汇聚过去。

天地星罗经过愈来愈多的灵力激活后,整个法宝开始散发出一层莹润的灵光,上面的细碎符文不断扩大成网,然后朝玄剑宗的方向覆盖过去,猩红色的符文宛如一张血口大盆。

“这……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守在山门口的玄剑宗弟子忍不住担忧的询问了一句。一双眼睛看向天空那些猩红色的符文,只叫人心觉不安。

“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山门外的那些人来势汹汹,大家还是小心为妙。”其他弟子也在纷纷低语。

而知道这些符文为何物的云虚当即脸色就变了,“所有人都快撤离这些符文覆盖的区域,不要停留。”

众弟子虽然面面相觑,但都遵循云虚子的命令,尽数从玄外峰山门前之处开始撤离。

怎奈何,那猩红色符文覆盖的区域越来越大,将众人逼迫到的范围越来越小。

“掌门师兄,不去我们出去直接将那群修士杀了,横竖也比现在坐以待毙要好。”云炎已经忍不住开始暴躁。

“眼下那天地星罗已经被激活,就算杀了那些人,阻挡不了天地星罗将玄剑宗的灵脉吸干。”云虚闻言摇头,神情凝重。

“那我们要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玄剑宗的灵脉被天地星罗吸干?”云炎反问。

玄剑宗的千年气运,总不能毁于一旦。云虚皱着眉头思索着,这时候,山门外的邱长丰还在继续传音道。

“你们玄剑宗事到如今还不愿将顾然那魔头交出来,可别怪我们心狠。天地星罗一出,此乃惩戒。”

邱长丰之所以还这般说一句,就是为了动摇玄剑宗众人袒护顾然的决心。只要他们把顾然交出来,玄剑宗的千年灵脉自可保住。

然而几百年前他们愿意死守山门与贪婪者同归于尽,今日也定然不会受这般威胁。

“你们今日毁我玄剑宗灵脉,天地星罗之下我们的确无可奈何。日后天地祭杀阵下,你们也休想安稳。犯我玄剑宗者,其心可诛!”云虚同样传音回了过去。

他这句话说出来,无疑是哪怕站在全凌川界的对立面,也不会交出顾然,甚至也不会让现在这群人身后的势力好过。

玄剑宗身为三大门派之首,一宗上下皆为剑修,实力自然十分强盛。再者,如今青霄派的大乘期太上长老已经陨落,素月宫的苏念歌身负重伤,可玄剑宗却还有玄澜坐镇,这般对比下来,玄剑宗还是一家独大。

与邱长丰一行的其他人开始犹豫起来,若因为顾然之事与玄剑宗彻底交恶,实在是有些不太划算。毕竟这左右还是青霄派的缘故更多一些,大家又何必跟着他一起淌这趟浑水?

正在众人犹豫僵持之际,玄剑宗以北方位蓦地爆发出一道灵力。

这道灵力浩瀚异常,直接冲破云霄,将那些不断朝玄剑宗覆盖过来的猩红色符文冻结在霜雪之中。

“这……这竟然连天地星罗都可以冻结住……玄澜莫非是要飞升了?但因为玄剑宗的缘故还在压制修为?”有人忐忑不安的猜测道。

邱长丰的眼底也是一片惊骇之色,天地星罗的符文都能被玄澜冻住,难道玄澜已经处于半仙的境界不成?既然如此为何他还不渡劫飞升?

不对,玄澜的灵力并未能直接封印住天地星罗,那层冰霜正在慢慢的消磨,等到灵力被天地星罗吸干后,所谓冰封也不复存在。

“老夫还差点真以为你们玄剑宗的玄澜今日飞升,没想到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虚张声势。”邱长丰担忧之色消失殆尽,既然天地星罗不被玄澜所克制,那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个老匹夫,你……”云炎听到邱长丰这话,险些气的将自己本命灵剑甩他脸上,玄澜师叔是什么人,哪里轮得到他这么个半老的合体期修士评头论足。

只是云炎的怒火还没有来的及发作,便被他身侧的云虚拦下来了。“掌门师兄……”云炎还想说着什么,可等到他顺着云虚的目光望过去时,整个人不由得彻底呆住。

玄澜出关,一身白衣染透了血色,浓重的血腥味也不似他人身上的血迹。眉目清冷如旧,只眼底那一抹光让人看的有些惊心动魄。

“师叔……”云虚轻声喊了一句,到底没有上前。玄澜现在的状态已经明显不对劲。

玄澜的身影落在玄剑宗的山门,场景好似与那几百年前的画面重叠。昔日他是一剑斩杀了那些贪婪玄剑宗的宵小之徒,如今……

“你……你杀我青霄派太上长老,公然违约,袒护自己入魔的徒弟不说,今日难不成还要与我们除魔盟会为敌?与整个凌川界为敌?”邱长丰被玄澜的气势震慑,说出来的话语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入魔又如何?这凌川界莫非还是由你们定的规矩?”玄澜将玄霜剑握在手中,剑身散发着湛蓝的寒霜,而剑刃却是指向了山门外。

一剑落。

天地灵气震荡,那被冰霜冻结的天地星罗符文在灵气冲荡下,也不禁萎靡下来。

可这能牵引天地灵气动荡的剑意,威力哪能小觑,众人纷纷运转周身灵力来抵抗这道威压。却也无济于事——

“啊!!!”邱长丰的整个身体被一剑斩成两半,可因为天地星罗帮他吸收一部分灵力的缘故,丹田到底没有被尽数摧毁去,只是这一剑,他合体期修士的身份已然保不住了。

“玄澜你怎么敢!!你竟然如此!!”邱长丰的喊叫声也是那般歇斯底里。

玄澜握着玄霜剑,伫立在山门前,“你们青霄派之人,怎么都以为我不敢?伤我弟子,其心可诛。”

他走上前,一步一步,剑气横生,霜雪成华。那天地星罗的光华则是被逼迫得愈发黯淡,只是到底还是极品品质的法宝,猩红色的符文还在贪婪的吸收灵气。

“这是天地星罗,你就不怕你被吸干吗?你以为你能控制法则吗?!!”没了肉身的邱长丰还在惊叫。

玄澜漠然的看着他,抬手,剑落。

“咔嚓——!”一声清脆的碎裂声自玄霜剑与天地星罗的交汇处传来。众目睽睽之下,那玄霜剑的剑尖与天地星罗竟是齐齐碎裂。

“玄澜师叔!!”云虚当即担忧惊呼出声,剑修的本命灵剑碎裂,无疑人剑皆毁。

碎裂一半的玄霜剑穿透天地星罗,将那惊叫的元神一道斩去。玄澜抬手擦去唇角的血色,玄霜剑碎裂,也到底在他的意料之中。

何为剑?何又为道?何处滋生心魔?

思绪远去,今日他毁去除魔盟会众人,护住玄剑宗千年灵脉,也打算护住那一人名为顾然。

斑驳的魔纹自他眼角横生,一寸一寸,发根是墨色渐白霜。暗红色自眼底浮现出来,手中的玄霜剑嗡鸣不断,湛蓝的寒霜褪去原来的模样,碎裂之处重新凝结,丝丝缕缕的暗红色魔气染上剑柄。

天地有道,混沌一分为二,一念为道,一念为魔。这仙道若是不通,走一遭魔道又如何?

“轰隆——!”天道有感,风云变幻,降下万道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