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剧世界大冒险 》乌鸦校长

74 天降神棍

城外大军集结,君临所有进出口因此被严格封堵,战争阴云笼罩在君临居民心中,行走在街道上,每个人都一副行色匆匆,满脸警惕的模样。

作为维护治安的金袍子,在新任长官杰斯林的指挥下严阵以待着,生怕城内出现不受控制的情况,只是出乎他们预料的是,战争压力下,城内却并没有爆发出多少躁动,反而似乎很和谐?

……

尼姆早年出身于跳蚤窝,从小在那里成长,在那里混迹了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对那,他敢说自己比谁都熟悉。不过熟悉却不代表热爱。

他并不热爱那里,相反,强暴、抢劫、酩酊大醉的醉鬼、每天早晨都能看到路边新鲜的死尸……跳蚤窝的种种乱象让他从小就对此厌恶非常,也早早下定决心脱离那脏乱环境。

于是在到达一定年龄后,他就央求父亲把自己送到相熟的铁匠铺当中成为了一名铁匠学徒。

铁匠学徒其实是个很普通的行业,每个贫民基本上都有机会把自家子嗣送到打铁铺中当学徒,只需要一笔不算太贵的钱财。

但能坚持下去的却没有几个,学徒期间,从早到晚不间断的体力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受得了的,更别说铁匠铺一般还不供吃食——没有充足营养补充,小孩子又能坚持多久呢?

只是与其他学徒不同的是,尼姆更刻苦也更能坚持,再加上家庭支持,他在这条路上倒是越走越远。于是从学徒到正式铁匠,再到熟练的老铁匠,直到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一名专门为骑士与贵族阶级服务的武器大师。

半辈子的艰辛让他成功脱离了跳蚤窝的贫困,他最终在钢铁街处有了一处自己的门面与宅院,他娶了一位温柔的小商人之女,有了一位可爱儿子。

相比其他人,生活似乎很美满。

尼姆对此也比较满意,他一直想着再奋斗几年,然后积攒积蓄托关系,将儿子送到某位骑士门下当侍从,以期将来能够有机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上流人士。

然而,儿子突如其来的疾病打乱了他的计划,原本积攒了大半辈子的积蓄消耗一空,原本积极开朗的心态也不知不觉间阴云密布。

尼姆原本对饮酒并不热衷的,但现在他除了酒之外似乎对一切都不那么感兴趣了。

……

“那该死的猎狗,就该下七层地狱!”

“猎狗可不正是从七层地狱爬出来的,不然他也不会跑去跳蚤窝行刺使者大人。”

“没错,猎狗,还有小恶魔,他们都是七层地狱爬上来的魔鬼!”

“幸亏那些年轻麻雀拼死护着,不然使者大人可就危险了。”

“麻雀们一向很勇敢。”

“勇敢?算了吧,他们知道自己就算受伤也不会有事,事实就是如此,使者大人连脑袋被砍掉的那位麻雀都给救活了!”

“我觉得就算他们不护着,使者大人也不会有事的……”

……

坐在酒馆角落处,不断倾听着附近另一桌人高声议论,尼姆知晓他们议论的焦点是谁,事实上,这位在他们口中高尚无比的七神使者,不久之前还是一位人人喊打的邪恶巫师。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原本能令小儿啼哭的存在转而变成了如今这种拥护场面。

尼姆对此并不关心,自认为聪明人的他反而对这转变非常鄙夷,感觉这些人实在有够蠢的。

失笑的摇了摇头,他喝完木杯中最后一口啤酒后,摇摇晃晃的起身离去。

在君临,走夜路并不是什么明智之选,这要是在跳蚤窝那会,尼姆说什么也是不敢,不过在钢铁街这边,治安倒是还算不错,再加上最近风声紧,除了脑筋有点愣的蠢货之外,一般不会在这种档口跑出来冒险——除非逼不得已。

踩着坚硬的石头路顺利回到家中,推开房门,妻子梅拉正与邻居家的女主人促膝而谈,两位妇女见尼姆回来后忙起身招呼。

“我去为你准备晚餐。”

“不用了夫人,我已经吃过了。怎么样?好点了吗?”

“没有,他还……”

两人说到这,不由沉默

见此,隔壁的麦蒂夫人提议道:“尼姆,你真该带着你儿子去找使者大人,他一定可以治好你儿子的病的。”

又是这个使者?

似乎一下子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个人,老人、孩子、少女、士兵……可你们难道忘了他真正身份了吗?

那是黑巫师啊!

于是尼姆略显烦闷的道:“治好?得了吧,霍伯学士都治不好的病,他一个鬼鬼祟祟的巫师能?”

“大人不是巫师,到了现在你还不相信吗?你看我儿子,以前是多么瘦弱,但你看现在,”说着,她拍了拍一直趴在自己膝盖处倾听的小儿子,那仍旧瘦弱的孩子让她略有尴尬,不过转而就变成一脸坦然。

“你别看他现在还是这样,他饭量可是比以前要增加一倍还多呢!我和卡铂每天看着他胃口变大,感觉特别开心。这些巫师可做不到。”

“也许那只是正常情况,我记得我七岁那年同样也是这样。”

“得了吧尼姆,如果我没带着他去找使者大人,谁知道这种正常情况会什么时候出现?”

听到这话,一旁的夫人不由低声道:“是啊,尼姆,也许我们真的该考虑去找那位使者瞧瞧了。”

“你在犹豫什么?使者大人又不会收你的钱,他那么厉害的大人物,更不可能对你有什么想法。”

“但他是巫师!会吃人的黑巫师!”

“巫术?你真的见过吗?还是只听别人这么说?”

“我……”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连国王都巴结着呢,你呢,不过是钢铁街一个小小的铁匠,你这么小心有什么用?”

……

邻居略显尖酸的话仿佛变成了压垮他“理性”的最后一根稻草,夜晚躺在被窝中静静思索这些,尼姆有些辗转难眠。

难道真的是他太小心了吗?

要不要试试?

可是,万一要是黑巫师的陷阱。

万一……

思来想去,儿子那一脸衰弱的模样最终闪过脑海。

尼姆咬了咬牙,决定明天就带儿子去见那位使者大人。

也许真有效呢?

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

翌日清晨,早早起床的尼姆看着夫人将儿子梳洗完毕,从床榻上将他背起,随后踏步走出房门。

“爸爸,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给你治病”

“治病?我不想出门,听艾莉婆婆说外面很乱。”

“现在不乱,放心吧孩子,有我呢。”

背着儿子走在街道上,总能碰到一些相熟之人,在他们喜笑颜开的祝福下,尼姆父子二人默默向着跳蚤窝方向走去。

那位使者大人就是跳蚤窝一位麻雀首领从红堡请过去的,所以他一直以那里为据点。

据说因为这个,跳蚤窝这两天的治安明显大为不同,对此尼姆起先不以为意,但随着他步入其中后,念头就不知不觉的发生了转变。

蹦蹦跳跳的孩童、脸色舒缓的妇女、以及拄着拐棍坐在路两旁的一些老人们。

每个人脸上都泛着一种喜悦的神色,与曾经麻木和疯狂完全不同。

就像是两个世界生活的人。以前是七层地狱,而现在却是天堂。

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背上的儿子小声道:“爸爸,他们看起来怎么和艾莉婆婆说的有点不大一样?”

“婆婆和你说什么了?”

“她说跳蚤窝全是一些可怜虫与杀人犯。”儿子说着,小脸迟疑的道:“可我觉得他们很开心,也不像是坏人。”

“也许吧。”

尼姆喃喃着,脸上仍旧保持警惕,但心中的信心却悄然变多了许多。

于是他紧了紧背上儿子,脚步一阵加快。

跳蚤窝在旁人看来错综复杂,但在尼姆这个出生在这里的本地人来说其实并不算大,没多久,他就轻车路熟的找到了那帮麻雀的宅院所在。

大老远的,尼姆就看到人群顺着狭隘的小巷排出长长的队伍,从外到内,人头涌动,一眼望不到头。

对于这一切,尼姆略有头疼,不过他却也因这点而更加有信心了。

这么多人都相信,那……应该是真的吧?

带着儿子来到队伍末端,他开始默默排队。

……

“听说了吗,窄窝棚那边的得了痢疾那个老山姆已经彻底好了。”

……

“我家隔壁那丑女人整天和人抱怨她丈夫不喜欢他,对她很冷淡,然后她就跑这找使者大人来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丈夫竟然真的开始不再去妓院,反而整天和他老婆亲亲蜜蜜的,看得我简直想要吐……”

……

“真是神奇。”

“当然神奇,使者大人是诸神下凡。”

“诸神下凡和诸神使者好像不是一回事。”

“使者大人就是诸神下凡,圣贝勒的总主教还自称七神使者呢,结果你看他什么德行?每次看到那张猪头我都忍不住想揍他几拳。”

……

默默排着队,默默听着,儿子对此似乎颇为振奋,尼姆同样如此,只是仍旧对此有所忧虑

传说中的黑巫师,吃人的传言,嗜血的法术……会不会有诈?

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万一出个好歹……

半是忐忑半是期待的不断排着队,当时间到达当日下午之际,队伍终于轮到了他们

走入院子,入目所见是一群身着灰袍的修士与一些全副武装的士兵。

修士没什么,那些北方来的士兵可不好惹,于是扫了一眼后他就慌忙低下了头。

“你叫什么?”一道清澈的年轻声音问,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瞥了一眼。

桌子后坐着的那人年轻的实在过分,以至于尼姆冷不丁有点发怔

不过在旁边麻雀的提醒下,他迅速反应了过来。

“尼姆,大人,不是我,我儿子。”

“好吧,小朋友。信奉七神吗?”

“当然大人。”相对于他父亲,小孩子的心中可没那么多顾虑和忐忑,所以回答还算清晰。

“那就开始祈祷吧。”

在旁边麻雀指点与示意下,尼姆将背上的儿子轻轻放在地面。

于是男孩跪在地面开始默默祈祷。

“请求圣母……”

在尼姆紧紧注视下,坐在桌子后的使者大人握着一柄木质权杖向前一探,尖端散发着光芒的水晶轻轻触碰儿子额头。

“诸神保佑。”

旁边麻雀忍不住喃喃着,微弱的光芒随之闪烁消失。

随后在麻雀示意下,尼姆略有摸不着头脑的背起儿子让开了路。

这就完事了?

他神色恍惚的离开队伍,怔怔望了几眼后,低头看向儿子:“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这里一点也不闷了。”儿子边揉着胸口边好奇问道:“爸爸,我这是好了吗?”

“不闷了?”错愕,惊诧,最终满脸喜色。

“霍伯学士说过,只要儿子胸口状况减轻,那就代表他的病有所好转!”

“那可能真的好了,没错,好了……”尼姆充满喜悦的喃喃着,转头看向那仍旧一大串的队伍,他的表情依旧,只是眼神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怀疑,反而带有丝丝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