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女酒馆 》哇哦安度因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算遥远的过去

    白夜三人带着一大堆的必需品从莫利亚斯的东边走到了南边。一离开东边这块最繁华的地方,整个街道都瞬间冷清了不少,尤其是到了平民生活的区域,难以想象这里是和刚才的地方属于同一座城市。

    赖莎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座有些破败的小屋外,那些流浪汉对着穿着暴露的赖莎吹着口哨却不敢行动,她的身后可跟着一名贵族少爷。他们已经下意识对这些穿着华丽的上层人产生了恐惧的心理,只要对方愿意,他们明天就会以各种悲惨的样子死在莫利亚斯的某个角落。

    越是阴暗角落的老鼠越懂得避开喜怒无常的敌人。

    “东西就放在外面吧,我们晚上还会离开的。”白夜让她们把东西就放在屋子门口,看这隔音效果,就算有人敢来偷东西也会被听到。

    “请声音稍微轻一点。”赖莎一脸歉意的对着他们说道,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屋子里,白夜和冰焰紧随其后,当一盏灰暗的油灯被点亮时,他们才明白赖莎为什么会这么说。

    屋子里还躺着一个已经熟睡的小男孩,看年纪大概在10岁上下,此刻正吸吮着手指窝在草堆里睡觉。赖莎一脸爱意的朝他走去,轻轻抚摸了下小男孩的脑袋,然后回头依旧是一脸歉意的表情,这次是对着冰焰。

    “对不起,莉莉。..co

    冰焰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只有在看到那个熟睡的男孩时,她的眼底才流转过一丝光芒,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她站在白夜的身后,似乎有些抗拒来到这里,也不想和赖莎接触。

    “你们请坐到这边来吧,抱歉,家里实在是太乱了,我基本会呆在娼馆三四天,等身体实在扛不住了再回到家里休息一会儿。”赖莎脸上露出一个疲惫的表情,打着哈欠让开了两个位置,自己则是坐在了冰冷的地上。

    白夜拉着冰焰靠过去,冰焰的抗拒之意更浓了,她伏在白夜的腿上怎么也不肯坐在那个赖莎让开的位置上。

    “他也是你的孩子么?”白夜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看着角落里的小男孩轻声问,“请原谅我的鲁莽,我的意思是他和冰焰姐弟不一样,你知道的”

    “白夜大人是想说曼迪身上没有黑猫族的特征吧。这也许是一个巧合吧,不过当初我生下他们三个的时候,只有曼迪是和正常人类婴儿一样的。您也知道,莉莉和吉吉被、被我送去了海瑟监狱,而只有曼迪幸免了,因为当初他们说是黑猫的血脉导致了魔女变异的可能。为了保护曼迪我不得不这么做。”

    赖莎叹了口气,她没有祈求能得到冰焰的原谅。..cop>    冰焰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冽的光芒,她显然并非和凯特说的一样不知情,她知道这一切,因此对抛弃了她的父母肯定心怀怨恨吧。

    而且她的弟弟

    “我不奢求莉莉能原谅我什么,但看到是白夜大人成为她的主人,我就放心了。您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坏人,而且莉莉愿意这样信任您,您一定是一个好人。”赖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久经风月场的她竟然会认为一名贵族少爷是好人。

    她听说了太多,也见过了太多变态残忍的贵族少爷,他们玩弄女人,甚至视生命为草芥,要不是赖莎能说会道,善于讨人欢心,也许身为一名异种族的她早就死在娼馆的某个角落,第二天就被人拉去雪地掩埋了。

    “主人,好人。”冰焰难得开口,一脸舒服地趴在白夜的腿上,黑色猫尾晃动了几下。

    “赖莎阿姨,呃实际上我是动用了手里的权力把莉莉从海瑟监狱里解救了出来,至于吉吉他被我安排在安的地方了,你不必担心。这一次是希望你能帮我打理一下在莫利亚斯的产业,你是莉莉的母亲,我相信你能做好的。”白夜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海瑟监狱的事情涉及到了白夜镇的秘密,现在说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吉吉,冰焰的弟弟早就惨死在凯特的手里了,看到赖莎那么疼爱自己的孩子,这个冲击不可谓不大啊。

    腿上的冰焰依旧淡漠的样子,反正她早就决定一切都听从白夜的,无论心里有什么疑惑都不用去管,白夜说的照做就行了,这是一名契约奴隶本该做的事情。

    她不能因为白夜的与众不同,对自己的好就随意的脱离契约,这是对白夜,对自己主人的不尊重。

    零姐姐说过,一名合格的女仆从不过问主人的任何事情,她们只会听从主人的一切安排。

    “那就好,您放心,交给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妥的。”赖莎甜甜一笑,忽然凑过脸颊对着白夜说道,“白夜大人,我可以和你单独聊一会儿么?”

    “啊?当然没问题。”白夜拍了拍冰焰的屁股,小黑猫不情愿的起来慢悠悠的走出了屋子,出门前的回眸冷酷无情,直射赖莎的心底。

    冰焰走后,整个屋子里就剩下了白夜和赖莎。赖莎移过来坐在本来为冰焰准备的位置,身上幽幽的香气一丝丝钻入白夜的鼻子里,让白夜有些尴尬。

    两人靠的很近,赖莎放低了声音说道:“白夜大人,我可以拜托您一件事情么?”

    “当然可以。”

    “以后的话,您一定能让莉莉展露出她原来的笑容吧?”

    赖莎的眼底流露出一丝怀念的神情:“其实莉莉在去海瑟监狱前完不是这样子的。现在的她沉默冰冷,而真正的她热情善良活泼。我看的出来,她在您身边很高兴,但身上还是保留着那层枷锁,我是她的母亲,我清楚的知道她不喜欢这样活着。”

    “这个的话,我只能说我会尽力。”

    “她一定没有和您说过从前的事情吧。她是家里最大的姐姐,一直都很照顾两个弟弟,聪明善良,秉承着我们黑猫一族的各种优秀天赋。请容许我简单述说一下,我们是从海的另一边过来的种族,我是真正的纯血黑猫族,而人合后代的莉莉算是混种。在这里被称为异种族,兽人族,亚人族等等贬低性的称谓。”

    “她从小就受到各种孩子的歧视欺负却从没失去过脸上的笑容。我是被一名跨海而来的商人麻晕后带到了这边,作为兽人奴隶贩卖给了一位位主人,我的上一位主人是雪漫境的一个小领主,但他的领地被灭了,而我也流落到了这里,就是在这附近的雪林,我遇见了冰焰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