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缘来情路长:只想和你共余生 》宋思甜

166章 你招的桃花还得我给你擦屁股

林文文吓得语无伦次:“昊飞,太….太快了,我还没好好了解你……”

秦昊飞垂眼片刻又抬起,高扬着半边眉毛,语气冷的掉渣:“林文文,我的生日是哪天?”

“12月25。”

“我最喜欢的是什么?”

“风险投资!”

“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继位……”

这两个字一出口,秦昊飞双眼中的精光更盛,他就那么冷冰冰的看着林文文,良久不发一言,好不容易说话了,却仍是冰冷的让林文文忍不住脊背发毛:

“你知道的已经很多了,还想怎么了解我?还有,你说什么太快了?在我面前的时候,还对自己保护欲这么强烈,文文,你这样可是会让我很为难的呀!”

林文文不是三岁孩子,刚刚秦昊飞那充满着特殊欲望的急促呼吸她听得出来,虽说她现在是秦昊飞的女朋友了,可是多日未见后突然这样,实在让她难以接受,况且,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也是真的害怕了……

那样的秦昊飞,让林文文觉得无比的陌生。

林文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紧紧抓着车门把手的手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那个,昊飞,这大白天的,让别人看到实在不好,况且公司里的人还没走干净,万一让谁撞到了,多麻烦……”

林文文的声音随着秦昊飞审视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小,许是林文文多年来仰望秦昊飞的缘故,又或是如今的秦昊飞真的渐渐生出了王者的压迫感,林文文明明已经不再看他,却仍是忍不住的打起了哆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昊飞终于侧身回去轻咳了一声,“文文,抱歉,是我太着急了,只是多日不见,我本来想给你一些补偿。既然这样,那就以后再说!”

林文文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她是真的很讨厌被强迫的感觉,即便那个人是秦昊飞也不行,如此这样才好。

“我一会儿可能还有点其他的事,今天没法送你回家,对不起啊文文!”

“没事没事,你忙你的,我自己就行!”林文文就像是接到了大赦令一样逃也似的钻出了秦昊飞的车,头也不回的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消失在了秦昊飞的视线里,秦昊飞看着她远去的方向,两只眼睛缓缓的眯成了两条细缝。

林文文坐在座位上用力的抚着胸口,好半天才算是彻底回过神来,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今天尤皓然应该是正常轮休,晚上六点到十点休息,这会儿该是在家逗猫呢。

多坐出了一站地,林文文正好在尤皓然家斜对面下了车,几步走进了敞着门的小院,林文文第一眼就看见正极力想要靠近尤皓然的张月。

张月一步接一步的向他走去,尤皓然就那么一步接着一步的后退。眼看着尤皓然就要被逼退到了墙上,林文文终于看不下去了,用力咳嗽了一声,几步走到尤皓然身旁一把把他拉到了身后,扬起下巴跟张月打起了招呼:“哟,姑娘,好久不见了嘿!今儿个怎么这么有空,赶上晚饭时间找过来了?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啊,蹭饭不叫上姐妹儿,不厚道啊!”

尤皓然一阵惊喜,抬手拍了拍林文文的肩膀,轻轻抿嘴暗笑,一副都交给你了的样子。

林文文皱着眉回身狠狠瞪了他一下,意思是瞧你招的桃花还得我给你擦屁股,回头请我吃十斤小龙虾我就饶了你哈!尤皓然立马接收到了信号,喜滋滋的点了点头。

张月见好事又被林文文打扰,心里那叫一个气呀,心想着上次你上医院捣乱那事儿我还没跟你算,你居然又跑到我面前来碍眼,这到底有你什么事儿啊?

本来张月还想在尤皓然面前留下一个温柔淑女的形象,可奈何林文文总是中途跑出来打乱她的节奏,张月索性把心一横,直接勾起了嘴角坦然相告:“行,文文,既然你也来了,今天这事儿我看咱们就直说了算了!实话说,我很喜欢尤尤,想要和他发展下去!

可我非常纳闷的是,你在这中间到底充当着一个什么角色?

如果说是好友,我觉得感情的事情你还是管的多了一些,你觉得呢?如果是出于朋友的好心,觉得我和尤尤不合适,可我觉得这事儿本身就不对呀,我跟尤尤能不能走下去,该由他来决定,而不该由任何不相干的外人来说三道四!你说呢文文?”

这话一出,林文文和尤皓然倒都是愣在了原地,谁也没想到,姑娘家家的张月会在一个男人面前直言不讳的表达着喜欢,就这一点勇敢的劲头,林文文得说不得不佩服她!

其实想想,张月似乎说的没错啊!在尤皓然的感情里面,林文文始终都是一个外人,林文文和秦昊飞交往都没有事先征得尤皓然的同意,尤皓然跟谁在一起,又哪里需要她的同意?

原本林文文是出于好心,觉得张月不是他的菜,想帮尤皓然挡一挡烂桃花,甚至还为此想好了无数种牵制张月的不同方案,可这一切都被这姑娘当面直白的表白给打乱了,林文文就那么愣在了原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尤皓然的脸色难看的要命,他看得出来,林文文被张月这话说的怂了、动摇了,可是横冲直撞的林文文要是都怂了,他又该怎么招架张月的攻势……

张月见眼前这俩人都没了动静,心里得意极了,暗想着原来这林文文也不过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假把式罢了,实在不足为惧,只要是能赢得尤皓然的喜欢,管他什么林文文李文文的,她都一点儿不在乎!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张月索性也就不再假装淑女,直接从林文文身边蹭了过去重新站在尤皓然的面前,仰头勇敢的面对他:“尤尤,你听见了吗?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你要是觉得行,咱俩一起研究着结婚也可以!你要是觉得我这人还行,就跟我一起试试,要是觉得我这人不行,也直接给个话,我也好在心里放下!”

张月是算准了尤皓然不好意思当面拒绝的,可她没想到的是,在一个男人的心里,喜欢和不喜欢也同样有着不可逾越的鲜明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