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归位 》狂上加狂

102.第 102 章

太子挑眉望向白氏, 而白氏先是介绍了江湖中关于这位匪首的种种传闻,又说:“先前在码头,我曾亲眼见过,那激水客手下的亲信出手帮助崔家的公子解决了纠纷。可见那崔家与这匪首是相熟的!”

因为白氏之前见的是男装的琼娘,加之知道崔家是双生子,所以那位崔公子跟琼娘肖似也是正常。崔家跟激水客的手下过从甚密, 而激水客最近活动的范围也是在江东附近……白氏直觉这里大有文章可做。

太子探身道:“你没看错?”

白氏笑道:“绝不会有错, 那日围观的人甚多,只要是靠水吃饭的老江湖, 谁不认识激水客的那几个亲信?太子只要派人稍微打听便知。”

太子砖头看向尚云天:“尚大人, 你觉得这里面可是有什么勾当?”

尚云天皱眉沉思:其实他也察觉这一世不光是他的际遇发生了变化,就连朝堂政事也是变化颇大。是以他再也不能强装先知随便妄言了。

只是抱拳进言道:“若真是如此, 此事落实,可是比上次与胡商勾结的罪名要严重得多了, 太子不妨派人查证再作定论,也免了不谨慎被皇上斥责。”

太子点了点头:一旦查证, 那么曹德胜这几日用兵不利的错处,便可全都归结到江东王的身上。毕竟是江东王暗通水寇反贼,走漏了军机才害得曹将军连连失利,这般说法顺理成章,想必父皇这次绝不会轻饶偏心琅王了。

趁着二人商议的功夫,白氏从书房里退了出来, 准备去给太子妃请安。

这些日子太子对她甚是冷落, 不过那前些日子得宠的柳萍川也没落下什么好。

又是萤火虫又是花香的巧花心思, 最后不过是太子妃挑了两个鲜嫩的妾入府,便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白氏是个明白人,别看这太子妃不管事儿,可到底是太子府的正主儿,得罪了她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是以失宠的这段日子,白氏便是恭谨地服侍着太子妃,静等着自己翻身之日。

只要琅王一倒,崔家也完了,白家便可全盘接收崔家的各处生意。

如若说,之前白氏还对太子有着男女之间的浓情蜜意。

自从那次胡商私运的案子,太子对她勃然变脸后,她也算是看清了,这太子也不过是拿她当了白家的钱库钥匙来用。

用得顺手时,满是情爱;不顺手了,便甩在一旁。

既然是如此,她倒是也不必投入甚多的感情,只借着太子的权势,壮大自家的生意便好。

更不必像柳萍川那般汲汲营营,挖空心思的争宠。女人的好颜色能保存几年?她只盼着太子妃早日生下嫡子,到时候她们这些侧妃侍妾便也可生养孩儿了。

等到她有了孩子,还有白家富可敌国的财势,便有了在太子府站稳的脚跟。

侯门男人的宠爱?靠不住!

曹德胜在剿匪一事上连连失利,终于惹得龙颜盛怒,下令琅王为监军,协理曹德胜剿匪事宜。

皇帝也是心内不舍琅王上前线作战,便只给了监军的头衔,在后方督促作战即可。但毕竟也是要出京公干,是以设宴为琅王践行。

这次宴会,乃是为琅王所设,所以这夫妻二人再不能像从前一般,躲在角落里悠哉游哉。

这众人的目光也是皆放在了二人的身上。

这琅王先前与人的印象总是不大好,他为人放浪不拘小节,与储君关系不睦,又甚为好色。

单说他所娶之妻,一无门阀庇佑,二无出众的才名。不过是京城里有名的铜臭女富豪,甚是会拍太后马屁的所谓义女公主罢了。

这在清高的士卿大夫眼中不甚上格局,眼界实在是太低了。

要知道就连那刀笔吏胡大人最近都不甚提及琅王,被同僚问起时,胡大人不屑回道:“与市井铜臭为伍者,提他作甚?”

胡大人讲究脸面,当然不会提之前几次谏言琅王的不是,被圣上拿奏折拍脸,被骂得狗血喷头的事情。

他这番义正辞严的回答立刻叫人感受到了古之清高隽永的气节,便心内对那琅王心生鄙薄——只为钱财美色娶妻者,短视,叫人鄙之!

可待到了宴会之上,看着那清丽脱俗的琅王妃,鄙薄之余又不禁感慨,生得这般的貌美,若是大家闺秀,又是自己府里的妻子,岂不是毫无瑕疵?

不过众家夫人女眷的注意的地方却与大人们不同。

那琅王以前看着不甚怜香惜玉的样子,没想到成亲之后,竟是这般的疼爱妻子。

这次宴会上有一道海鱼,味道甚是鲜美,就是腹部鱼刺甚多,众人皆避开不食。

那琅王竟然是先夹了一筷子,挑剔干净了鱼刺后,才放入到琅王妃面前的碟子里。

有时那琅王妃咬了一口的东西似乎不甚顺口,便放在一旁不吃,可是堆放多了,难免殿前失仪。

那琅王也是不声不响地将碟子调换过来,几口便将琅王妃剩的全吃了干净。

那等子从容自在,显然平日里夫妻二人也是这般相处。

其实还真是如众人所猜测的,琼娘平日里跟琅王总是小桌吃饭,两人面对着面,互相从碗里夹吃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方才琼娘也是心里走神,想着姑母提起户部范大人家的三公子新近候补了工部的从缺,她见过这位公子小时甚是伶俐的样子,便让琼娘借着宫宴的机会,相看一下是不是配得依依。

她心挂此事,便眼睛到处巡视,吃得心不在焉。等发现琅王替她这般做时,自是觉得不妥,小声道:“王爷,注意宫仪。”

琅王给她夹了一个虾仁道:“你又不入仕,宫仪再好也不过是大沅朝的公主,本王的王妃,上进不了一层,既然这般,吃好就行,总不好吃了半天,空饿肚子吧?别又在回去的路上,被糕饼噎得翻了白眼儿!”

上辈子的琼娘每次入宫,还真都是饿着肚子回去的。

宫中赴宴要注意吃相仪态,有时不慎咬一口肉食,发现肉块太大,或者不易咬烂时,唯有放在一边,让侍女暗中用巾帕裹住藏在袖子里处理掉。龙目之下,怎么可能肆无忌惮地吃食?

可是与这琅王进宫几次,也是被他带坏了的,琼娘跟琅王躲在角落里,也是吃得轻松自在,闲暇之余,还能品评一下几位御厨的手艺。

但今日狼王乃是宫宴的主角,这般的张狂没规矩都大为不妥了,是以提醒了王爷几句,没想到竟是得了“再努力也不得晋升”的奚落,当下不由得借着绣扇遮挡,狠狠瞪了他一眼。

琅王被佳人美目怒瞪,心里却是美极了的,他的小王妃最爱假正经,跟自己第一次赴宫宴的时候,吃得那叫一个仪态万千。

他还不及赞美,只在出宫回府的路上,方才还仪态万千的琅王妃,一路饥肠长鸣,只抱着糕饼盒子吃个没完,甚至吃急了差点噎住,惹得他拍着车厢板子大笑。

只是再下次冗长的宫宴时,他便拉着她去了宫殿的角落,借了柱子遮挡,让她可以饱足吃上一顿。

其实现在满宫殿的桌席,放眼望去,只琅王府的这一桌酒菜下去的最快。就连圣上也得顾忌在群臣面前的威严,不过吃上几口,装一装样子罢了,更甭提各府的夫人们了。

柳萍川如今争得了侧妃的头衔,终于有机会随了太子与太子妃一起赴宴。

这是她前世里期盼着甚久的殊荣。自然也是要处处注意着仪态,生怕被别人比了下去。

她这辈子自觉比上一世要强上许多。

闲适成功挤掉了琼娘,回归了本家。更是避免了嫁给琅王那等薄情之徒的厄运。

虽则没有嫁给尚云天,却成为了太子的侧妃,一遭入宫便是正经的娘娘。

反观琼娘,沦落为商贾不提,最后竟是枉自重生,不开眼地嫁给了那个下场凄惨的琅王!

有时候柳萍川也想寻着琼娘好好问问,她是不是疯了?难道她不知那琅王不但被囚皇寺,而且一生无儿无女,父母又早亡,乃是天煞孤星的命相吗?

这样的暴戾的倒霉男人,嫁来何用?

所以每每在太子府里不甚如意时,柳萍川都是想着琼娘的煎熬处境,心境立刻莫名大好。

琅王对待自己的女人,便如蝼蚁物件一般,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成为那种男人的妻子,会有什么好下场?左右不过冰冷乏味地度日罢了。

可是近日,她在宫宴上,第一次见到了琅王与琼娘相处的情形。

记忆里不苟言笑,只会拿女人消磨取乐的暴虐王爷,居然能做出给女人布菜去刺的贴心举动。

而且看那琼娘的神色,也是坦然受之。二人有时也不知私下里谈着什么,头儿不知觉地侧倾到一处,说上几句,再相视一笑,竟是寻常人家里夫妻和谐恩爱的情形!

那记忆里眼角眉梢都噙着寒冰的男人,也是一脸宠溺地望着琼娘……

柳萍川只拿眼一扫,竟是看见坐在角落里的尚云天也是借着酒杯遮挡,目不转睛地看着琼娘,这一刻,被太冷落多日的柳萍川心里竟满是酸楚愤恨!

怎么可能?难道琅王不知,那个崔琼娘在床上不过是死鱼一条吗?

(www..n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