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满城尽是我夫君 》寒雪悠

第41章 第41章

123

华裳和孟离经两人回来的时候,敏感地觉察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g gd o w n)

“怎……”华裳刚吐出一个字便注意到正站在门口的总管太监朱秉之。

朱秉之上前一步, 抬高手中的圣旨。

所有人立刻和华裳一样跪了下来。

其实圣人的旨意很简单, 无非是祝贺冠军侯华裳的生辰, 还送来了贺礼。

不过,看到这份贺礼,除了华裳在场的众人都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眉。

华裳绕着被士兵抬起来的大箱子转了一圈,有些兴奋道:“这是给我的?”

朱秉之也不明白圣人为何会送一箱金子来, 这份礼物既不显心意,又仿佛是在嘲弄她, 圣人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朱秉之好声好气道:“是, 这是陛下的旨意,陛下应是体恤冠军侯的。”

站在她身旁,他小声补充道:“侯爷千万不要误会了陛下。”

华裳笑呵呵道:“怎么会?我正需要这个呢!”

比起华而不实宫花和那柄金灿灿的宝刀,她更喜欢的是这次送的礼物,一定是她跟圣人说了她在边关干的大事,他才送来这个给她应急。

华裳笑弯了眼睛, “麻烦了。”

朱秉之忙摆手,“都是为陛下办事。”

见华裳确实面无不喜,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朱秉之:“冠军侯,这里还有一份圣旨是给您和……”

他的眼神轻轻瞥过楚江仙, 笑道:“给您和楚御史的。”

华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楚江仙想起方才王太师提到的喜事,心中仿佛有了某种预感, 他又惊又喜地扭头去看王问之。

王问之含着一抹笑, 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 低声道了一句“恭喜”。

“咳。”楚江仙努力摆正脸色,却怎么也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他简直觉得自己是飘到华裳身边,同她一起跪下接旨的。

圣人的旨意很简单,就是为华裳和楚江仙二人赐婚,让楚江仙入赘冠军侯府,不过,这圣旨实在是太简单了,甚至连一句敷衍两人相配的好话都没写,就好像圣人写这圣旨的时候也是心不甘情不愿似的。

朱秉之念的时候心惊胆战,只觉得圣人的心思简直昭然若揭了。

只可惜,被赐婚的二人都沉浸在喜悦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

圣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呢?就这样放任自己在意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嫁给别人?

现在,圣人是因为那个原因不能离宫,也不能纳妃,可是,一旦过了那个时间点呢?圣人又会如何对待这二人?

朱秉之心突然有些慌,忍不住舔了舔唇。

“臣接旨。”

“臣接旨。”

华裳接过圣旨后,忍不住转头看楚江仙,还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楚江仙虽然脸皮薄,可此时也难以放开她的手。

他淡色的眼眸片刻不离她的身影,低哑的声音温软唤她:“阿裳……”

华裳凑近他的耳边,低声道:“既然已经定下了,今晚要不要留下来?”

虽然华裳已经放低了声音,但离的极近的朱秉之还是听了一耳朵。

他就像是被塞了一嘴的甜食,甜的发腻了。

在太监面前秀恩爱,你们这是欺负人!

楚江仙顶着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消下来的红晕,别开了眼,然而,刚刚别开,他却又像是按捺不住思念似的,又转过了头。

他淡色的眼眸就像是香喷喷的焦糖,凝视着她的视线,宛若糖丝。

他执着她的手,修长的手指轻轻蹭了蹭她的手背,写下一个狂草的“好”字。

然而,对于华裳这种高端的字都认不全的人来说,她根本就没认出来这是什么字,还以为他羞涩地拒绝了她,顺便安抚她一下。

真可以说是——不好好学习,总有后悔的一天。

朱秉之宣完圣旨后就要急着回去向圣人禀告,他可没有忘记圣人写好圣旨后,一脸复杂望着他的模样。

华裳见挽留不得,便亲自送他出门,还为他包了个红包。

“多谢朱公公送来的好消息。”

朱秉之低着头,“侯爷该多谢陛下才是。”

华裳爽快道:“明日一早我便会去谢恩。”

朱秉之跨出大门的脚顿了一下。

华裳疑惑问:“怎么了?”

朱秉之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提醒:“侯爷若是去谢恩,还是一个人去为妙。”

“啊?”

华裳纳闷道:“圣人不是很喜欢阿仙的吗?”

朱秉之在心里默默道:那也得看是什么时候,谁会对娶了自己心仪女子的男人有好脸色?不砍了他的脑袋已经证明圣人的度量与自虐异于常人了。

华裳虽然不明白这里面的缘故,还是感谢朱秉之给自己的提醒。

朱秉之想了想,忍不住提醒道:“夜长梦多,侯爷还是早日完婚吧。”

华裳忍不住雀跃道:“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朱秉之摇了摇头,告辞离开。

华裳回到大厅里,就听见王问之对楚江仙的祝贺声。

不知道王问之还说了什么,楚江仙的整张脸都红的厉害,简直就像是被樱桃酱染红的冰沙,一副十分可口的模样。

华裳忍不住将舌尖抵在下牙处,加快朝两人前进的脚步。

一旁呆坐着的李岚抬头看了华裳一眼,直接扭头出了后门。

孟离经此时也不见了踪影。

楚江仙背对着华裳来时的方向,他正和王问之说着什么,却越说越不好意思起来。

王问之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间的氛围简直好的要命。

华裳伸手挽住楚江仙的胳膊,直接插~入两人中。

她笑盈盈地睨着王问之,打趣道:“王太师,你可不要欺负我夫君啊。”

夫、夫君……

楚江仙觉得今日刺激他心脏的事实在太多了。

他忍不住按了按心口。

王问之莞尔一笑,“你也未免太小心谨慎了。”

华裳歪歪头,笑道:“好不容易得到的宝贝,自然再怎么小心谨慎也不为过。”

王问之笑着摇摇头,朝楚江仙道:“你也不管管她?”

楚江仙:“不,我喜欢被她宝贝着。”

王问之惊讶地看着他,“你呀……”

华裳皱了皱眉,不解道:“你们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厚了?”

楚江仙淡淡解释:“我们二人彼此仰慕已久。”

华裳怀疑的眼神落在王问之身上。

王问之好脾气地笑了笑,任由她打量。

“希望你们二人成亲时,我也能来讨一杯喜酒喝。”

华裳懒洋洋道:“可以啊,只要你带着礼物来。”

王问之:“定然让阿裳你满意。”

听到他亲密的称呼,华裳不自在地晃了晃身子,可也实在当不了楚江仙的面呵斥他。

好在王问之只这么说了一句就告辞离开了。

华裳转过身,细长的食指戳在他的胸口。

楚江仙愣了一下,有些无奈又有些甜蜜问:“怎么了?”

华裳瞪他,“你跟那只老狐狸又密谋什么呢?”

楚江仙呆呆道:“没啊。”

“没有?”

“你们两个可是参我的主要战力,总是给我找麻烦。”

提到这事,楚江仙也有些郁闷,“我那时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与你这般亲密。”

他若是知道自己会这般深爱华裳,当初又怎么会参她?以至于现在自己心里既愧疚又难受。

华裳觉得他红通通的耳朵实在可爱的要命,忍不住伸手揪了揪。

楚江仙顺着被她揪耳朵的力道弯下了腰。

华裳笑吟吟问:“你知道了又怎么样?说啊,我们正直无私的楚御史会为了我徇私吗?”

楚江仙“嗯”了一声。

华裳故意道:“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他抬起双臂,揽住她的腰肢,微微用力将她纳入怀抱中,两人的身体是如此的贴合,简直让人忍不住叹息。

他的下巴抵在华裳的肩头,低声道:“嗯,为你徇私,因为我受了你的贿赂。”

“贿赂?什么贿赂?”

楚江仙抿紧唇,把自己滚烫的脸颊放在她的肩膀上滚了滚。

“你知道的……”他小声道。

华裳半真半假道:“不,我不知道。”

楚江仙的唇抿的更紧了,他抬起头,将自己滚烫的脸颊贴上华裳的脸颊,贴着她耳朵轻轻念叨了一句。

华裳的眉毛挑起,眼中尽是甜蜜的笑意。

她细长的手指插~进他的发丝中,缓缓道:“你认为我用……嗯,贿赂了你?真是有趣的说法。”

“不过,我能做的还有更多,想要试一试吗?”

她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脊背滑下。

楚江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的手越来越往下,小指轻轻勾了一下他的腰带。

他小腹一勒,这种肿胀的疼痛传递到心口。

他一向冷淡的目光也忍不住染上了欲~望的色泽。

华裳却迎着他灼热的目光笑了笑,“可惜,你拒绝了。”

说罢,她就推开了他。

楚江仙好想扳住她的肩膀仔细问个清楚,他什么时候拒绝了!明明他每次都同意了……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楚江仙并拢双腿,垂下头,被她弄乱的发丝无力地黏在他的脸颊上,若是让华裳此时回头看他,一定会忍不住一口吞掉他的。

夜色深深,只能听到草丛中的虫鸣。

沐浴完毕的楚江仙一脸紧张地坐在床边,时不时探头朝门口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