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纨绔刁妻 》茗末

039 凶手就是你

“是。”景岳开始应的爽快,可再看看江行远背上的伤,实在是心中不平道:“侯爷,夫人虽然是流云谷大小姐,但嫁到咱们黑风城也不算委屈,也不能这样吧。”

“怎么样?”江行远漫不经心的。

“就是,就是对您下手这么狠。”景岳道:“这里是侯府,又不是流云谷,夫人这大小姐的脾气也该收收了。您这么惯着她,只怕她会越闹越凶。”

“景岳。”江行远虽然声音依然温和,但却皱起了眉:“你也跟了我多年了,重话我不想说,但对夫人要有足够的尊敬。其他的事情,我自有分寸。”

“是。”景岳挨了训,垂下眼去。虽然再不敢说什么,但心里还是十分郁闷。

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那个杀伐决断,冷脸黑心的主子一旦成了亲也会这么决然的一头栽进去。而且无论怎么看,沐昭云除了身世吓人了一些,其他方面也没有哪里吸引人。

可自家主子也不可能因为身世对一个姑娘言听计从,低三下四啊。靖远侯少年盛名,一表人才,说起来京城里喜欢他的女子多了,就算是公主也是配得上的。流云谷再势力强大,也不至于叫他如此这般。

但江行远一点要解释的意思也没有,上好了药,便让景岳下去了。

将房间收拾了一下,江行远又躺了回去,不过这回侧着也难免压着伤口,只好趴了下来,无奈的侧过脸去看睡的更沉的沐昭云,轻轻叹了口气。

这事情一日不解决,一日都是隐患。若是被沐昭云知道,又不知道要惹多少麻烦,但这事情,又哪里是那么简单可以解决的。

江行远这后半夜只觉得背上痛的厉害,心里又沉甸甸的,几乎没有睡着,就这么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恍惚间,感觉沐昭云动了一下,似乎是要醒了。

江行远连忙闭上了眼睛装睡。

没一会儿,沐昭云醒了过来,还没睁眼便先皱了眉,嘴唇动了动,总觉得有些古怪的味道。

但具体又说不上来什么,她扭了扭,睁开眼睛,坐起了身。

突然,沐昭云吸了吸鼻子,不对劲,空气中也有些的暗淡淡的味道。

再仔细闻,那是金疮药的味道,沐昭云猛地将视线落在了睡在窗外的江行远身上。

沐昭云虽然刚睡醒还有点懵,但脑子还是好使的,江行远好像睡的很安稳,但她眼尖的发现,他换衣服了?

昨天他是沐浴更衣一身清爽上的床,穿的可不是现在这件衣服。

是什么让他睡到半夜爬起来换了一件衣服,而且房间还有没有散尽的药味。

沐昭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行远背上的伤,半夜起来换药,那伤莫非是恶化了?

“喂。”沐昭云伸手轻轻在江行远肩上推了推:“江行远。”

没昏过去吧。

装睡的江行远只好慢慢的睁开眼睛,装作一副迷糊的样子:“你醒了?”

“你没事吧?”沐昭云满脸满眼写的都是怀疑。

“我没事啊。”江行远很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但一动却牵扯的背上皮肉裂开一般的痛,而他只是轻轻皱了下眉,立刻便被发现了。

“你别动。”沐昭云道:“我看看你背上的伤怎么样,你是不是昨晚半夜起来上药了,怎么没喊我?”

“别。”江行远立刻制止,但动作却没有沐昭云快,沐昭云已经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去抽他睡衣的带子。

“别乱动。”沐昭云语气不可抗拒:“我虽然讨厌你,但你这伤是为我受的,我这人恩怨分明,你的伤我会负责的……”

别说沐昭云强按着的力气着实不小,江行远大概也知道这伤一日两日好不了是瞒不住的,只能由着她去。

衣服掀了起来,沐昭云不由得吸了口气:“这怎么回事?你昨天跟人打架了?不可能,黑风城里有谁能跟你打架?你那群手下都是养着吃干饭的么?”

那日的伤口是什么样子,沐昭云当时就见到了,是被一些锋利的尖锐爪子抓出来的,伤口深度和长度都有限。而现在这些,却显然是受到了二次伤害,原先的伤口裂了开来,能看到里面红色的肉,虽然血制住了,但显然严重的多。

见江行远不回答,沐昭云心里不由得更加烦躁:“说话呀,怎么回事?不是号称黑风城是你的地盘,能罩着我么?自己就把自己罩成这样?”

“别激动。”江行远无奈道:“没和别人打架。”

“那怎么回事?”沐昭云不问到底不罢休。

江行远昨夜就料到若是被发现,沐昭云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有些事情可以瞒,但是答案不能差的太远,不然的话,以沐昭云的性格,只要一查就很容易露陷。

比如说昨夜在外面遇到了仇家,在哪什么时候谁跟着仇人什么样子,只要沐昭云分开找几个侍卫一问立刻就都穿帮,就算是事先串好词都没用,因为你再商量好统一口径,也总有想不到的地方。

而谎言就是谎言,只要有一个口子被撕破了,一切都会不攻自破。

江行远道:“是你……”

“我?”沐昭云一头雾水:“我怎么了,我可没碰你一个手指头,你别含血喷人。”

“你睡觉不老实。”江行远正经又无奈的道:“昨晚上睡到半夜突然扑了过来,我被吓到了,掉下床了。”

“……”沐昭云整个人都石化了,半响道:“这做什么可能。”

“这有什么必要骗你?”江行远道:“若不是被你看到了,本来也没打算告诉你。”

“不,这可不能。”沐昭云又确定了一便:“我睡觉都挺老实的,虽然有抱被子的爱好,但肯定没有抱人的爱好。再说你武功这么好,就算是我把你当被子了,你也不至于会掉下床吧,还把自己摔成这样。”

这不合情不合理啊。

江行远又叹了一口气:“晚上都睡的迷迷糊糊的,谁知道你会突然扑过来。难道我一掌把你拍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