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主fate]太阳与泡沫 》錵树

迦尔纳 vs 吉尔伽什么

路灯因为英雄王散发出来的气势而忽明忽灭,直到这一会才终于安定下来,借着昏暗的灯光他们看清了隐藏在黑暗的人的样子。

一头灿烂的就算是在黑夜也耀眼夺目的金发,戴着一副紫色的眼镜,身上穿的服装有点像酒吧服务生,但是从布料做工上看绝对价值不菲,他姿态随意的靠在墙上,嘴角叼着一根烟,火光在黑夜里忽明忽暗。

似乎是注意到他们的目光他手指夹着香烟笑着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呦!萤酱,好久不见。”

一瞬间有好几道目光集中在了羽宫萤身上。

她抽了抽嘴角,这听上去就是常年要加班的声音(草薙的cv和梅林一样都是考哥),还有那浓浓的京都腔,就算他不看脸也猜得到来人是谁。

“草薙哥你怎么来了。”她的声音有些怯怯的像是做坏事被家长发现明明不安还在垂死挣扎的小朋友。

竟然会在这时候出现难道是巧合?

下一秒羽宫萤就知道了答案。

金发的男人听到羽宫萤的声音不由笑了,看样子是没有受伤,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后才开口,“正好在附近,发现这边有奇怪的波动就过来看看。”

这话当然是假的。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话头就被另个人抢去了。

“你这女人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吗?偏偏跑到这个鬼地方,不知道我们会担心的吗?”

羽宫萤被吼得一愣,不过也多亏了这个有着棕橙色头发的男人她知道了他们不是路过的而是特意来找她的。

心头微微觉得有些暖。

她笑了笑,笑容灿烂但是看得棕橙色头发的男人后背一凉。

“原来是美咲啊!”

…………一开口就是他不喜欢的话。

“不要这么叫我。”他恶狠狠的说。

“这凶巴巴的样子还真是有些吓到我了。”她怕怕的拍了拍胸口,但是那表情哪里有一丝害怕的模样。

“吓得我手一抖又想把你丢到花街去了。”

她的话音刚落那一段不好的记忆就在他脑海里浮现,他咬牙切齿的看着不远处的女人,手上的滑板差点被自己捏碎。

旁边的草薙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每次还这么撞上去,你有哪次讨到了便宜?”

偏偏他还每次不学乖。

草薙摇了摇头,他家的问题儿怎么这么多,也只有可爱的安娜可以慰藉他受伤的心灵了。

正这么想着银发的少女就从他们身后走了出来,她轻轻拉了拉他的手,“不生气了,萤不是故意的。”

虽然还有点不甘心但是安娜既然都这么说了,“哼!我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

羽宫萤还是笑眯眯的,“那就多谢美咲大人了。”

原本已经被顺毛的男人瞬间又跳了起来,“你们看她那态度。”

旁边的一大一小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扶了扶额,这两人的关系还是这么紧张啊。

“是萤的熟人?”

迦尔纳在和吉尔伽美什对峙的空隙问了一句。

她点了点头,嘴角噙着笑意,“是宛如家人般的同伴。”

迦尔纳微微有些诧异,她还是第一次从羽宫萤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如此就更加大意不得了。”迦尔纳一脸认真的说。

羽宫萤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圣杯战争为了保密允许杀死目击者。”

知道她忘记了迦尔纳冷声提醒到。

羽宫萤一怔,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她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异常严肃的表情,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纳纳,我允许你使用宝具,敌人是吉尔加美什,是最古老的英雄王请一定万分小心。”

依吉尔加美什那狂傲任性的性格杀死普通人来是毫不手软,他眼中的杀意已经毫不掩饰,与其被他杀个措手不及,还不如他们这边先发制人。

迦尔纳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朝他身上涌来,他知道这是羽宫萤在替她补充魔力,这澎湃的魔力和之前那涓涓流水的感觉不同,透过彼此相连的魔术回路他可以感受到羽宫萤此刻的心情,他从里面感觉到了羽宫萤的决心。

施舍的英雄那对苍蓝色的眸子看了羽宫萤一眼有移开,他的声音还是那清清冷冷的毫无波动,“遵命!”

并不需要多说什么,心意相通的他们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那一边听见他们对话的吉尔加美什突然露出一抹微笑。

“哦?终于想起本王的存在了吗?竟然在和王对峙的时候分心,该说你们胆大还是该说你们狂妄。但是王是宽宏大量的,勉为其难的就原谅你你们这一回,就算低贱如蝼蚁也妄图保护同伴的这个精神也值得嘉奖。本王允许你,允许你露出獠牙,赐予你与本王一战的机会,这样的话就算被砍下脑袋你也无话可说了吧。”

说完就是一阵狷狂的笑声。

羽宫萤皱了皱眉,目光担忧的看了眼身边的白发青年,他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盯着吉尔加美什的方向用一如往常的声线道,“仅仅只是在人智蒙昧时统治过大地的最古老的男人啊,若是你想要我这条命的话给你也无妨。如果你能办到的话。”

羽宫萤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男人,毫不意外见到一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

虽然知道迦尔纳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恶意,但是这话的内容里充满了□□裸的恶意,吉尔伽美什不生气才怪呢。若是别人这么说她她估计分分钟冲上去和别人拼命了,哪像吉尔伽美什还能沉住气。

这么想着她的目光下意识的朝那边看了一眼。

咦?

沉得住气?不存在的。

宝物库的大门在身后打开,金色耀眼的光芒刺痛了双眼,站在光幕前的王在狞笑着,他抬手从中抽出一把剑,紧接着毫不犹豫的朝着他们的方向冲来。

迦尔纳抬枪迎了上去,两刃相抵产生了一股巨大的气流,羽宫萤作为距离战场最近的一个人被这股气流刮到顿时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她的手上还抱着小胖子阿宝这一退身形立马不稳,摇摇晃晃的就要摔倒。

风卷起的沙尘迷了她的眼睛,她看不清,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在摔倒的前一刻有人给她做了人肉肉垫。

“重、重、重死了!你这家伙快给我起来,这么重你平时是吃铁块的吗?”

咋咋呼呼的声音让羽宫萤很快就猜出了人肉垫子的身份,原本还想道谢的话硬生生被她咽了回去,她恶狠狠的瞪着被她压着的人。

她的体重并不重,只是因为抱着阿宝才重了一点,这家伙鬼哭狼嚎的真是太失礼了。

“在lady面前说体重是很失礼的,八田你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看样子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羽宫萤面前,带着眼镜的男人面带笑意的看着她,“要我帮把手吗?”

她看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抓住了那只手,“谢谢。”

借着他的力道站起来之后羽宫萤将手上很有重量的阿宝放到了地上,胖熊猫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的注意力没有在它身上立马露出了有些有些委屈的表情,它一屁股做到地上试图吸引羽宫萤的注意力,结果刚一坐下就传来一阵哀嚎声。

“你个蠢货,从我身上下去!”

原本正在说话的两个人回头,就看到阿宝呆萌呆萌的坐在八田美咲身上,而它的身下八田美咲的脸已经憋到青紫,正在努力的把小胖子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羽宫萤露出了见怪不怪的表情,就连安娜和草薙脸上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这两个相性不好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

“这里很危险你们不该来的。”

羽宫萤不相信他们是恰巧路过,她的眉头紧锁难得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这里很危险。”

他们两个人都没说话,一时间只有那边迦尔纳和吉尔伽美什打斗的声音。

“我不放心。”安娜轻轻的牵住羽宫萤的手,紫眸里带着担忧,“萤只说要离开一段时间,却没有跟我说要做什么。”

她也许是怕他们担心,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像这样没有交代清楚就离开只会让他们更担心。

“对不起!”羽宫萤抱着她语气温柔,“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并不是她不想说清楚,只是她知道若是她跟他们说了实话的话他们只会比现在更担心,不过现在若是不说清楚的话她估计会直接被他们拎回去。

想了想羽宫萤还是将圣杯战争的事简单的跟他们说了一下。

这边羽宫萤正对着宛如家长的同伴解释事情的经过,那一边迦尔纳和吉尔加美什战得如火如荼。刀光剑影,火光爆炸,两人的身影快的只剩下残影。

“哈哈哈哈哈!”

棋逢对手的英雄王笑声比平时都要大声,蛇瞳般的红眸扫了眼不远处的黑发女人脸上的笑容更深,“就这么不那个女人可以吗?这里可是圣杯战争。”

刀枪相抵的瞬间吉尔加美什意有所指的说。

迦尔纳的目光都没有移动一下,“我相信萤。”

就想她相信他一样。

吉尔加美什的出现虽然有些意外,但是因为事先已经掌握了他的情报所以羽宫萤没有惊慌失措。她家servant不管是相貌还是人品都比那个金毛要优秀的多,没有道理会打不过他。这并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事实如此。

而事实上,迦尔纳也并没有让她失望。他虽然没有重挫英雄王但也没让他得到什么便宜,他的枪在他的肩膀上划出了一个伤口。

前一秒还一脸游刃有余的英雄王瞬间变了脸。

“可恶!竟然敢伤害本王的玉体,”

看得出来他已经生气了。

一道金色的锁链从他身后的光幕里钻出来。

迦尔纳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直觉告诉他很危险,他急忙侧身躲开,但是那锁链却好像有意识一般一直追在他身后,那锁链的速度很快,在空中划下道道金光,迦尔纳挥枪格挡,金色的锁头撞上神枪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但是它的前进并没有被阻止,而是在神枪上绕了一圈直逼迦尔纳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