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神修炼手册(快穿) 》年三拾

第47章 第0601章

宿主:陆墨

年龄:20

积分:200

技能:初级外家功夫、商业知识大全、物理专精、酿酒大师

功法:烈阳诀

道具:土灵

陆墨还没来得及疑惑技能改变, 眼前一黑,就被系统丢入下一个世界。

与此同时,冷漠的系统音传出:“系统升级中。”

下一秒,马蹄铮铮。

鼻尖是浓郁血腥,耳边是嘶吼呐喊。

“杀——”

体内的血液沸腾。

陆墨睁开眼,一支利箭迎面而来。

她未经思索, 身体已先行一步, 右手抬起,一丈红缨枪挥手而出, 精准地拦住箭矢。

“将军!我们被包围了!”

“将军,吾等开道,您速速离开!”

混乱的场面,陆墨来不及接手记忆, 唯有强烈求生欲。

活着, 她,想活着。

这是残留在这具身体的记忆。

陆墨习惯性运转内力,直觉内息如河流般宽阔汹涌,却杂乱无比。

她默念烈阳诀, 强忍疼痛,将内力汇聚一束。

烈阳诀是顶级内息功法, 吞噬其余功法易如反掌, 汹涌河流缩小了一半, 可威力却增加数倍不止。

陆墨抬头:“随本将杀!”

十步杀一人, 不, 一步杀十人。

前方的敌人仿佛永无止境。

身后是仅剩的数百近卫军。

可陆墨不怕,熟悉的内力是她最大的倚靠。

两天两夜,所有人都认为陆大将军必死无疑。

城门紧闭,哀婉遍营。

一身形瘦弱做书生打扮的人站起身,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痛苦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预估失误,将军也不会被包围!”

另一体型彪悍的人一拍桌子:“不!是敌人太狡猾!”

在场的众人纷纷起身:“不错,天雪,你无需自责,打起精神,大将军的仇,还需我们来报!”

书生哽咽,满脸通红:“血债血偿!”

一时间,营地满是血债血偿的口号嘶吼。

正在此时,城门传来高呼:“将军!将军回来了!”

书生愣住,一个寒颤,忙喊道:“快!随我去迎将军!”

陆墨一身红袍成了黑褐色,滴滴鲜血顺着袍子纹路滴下,在地上形成一排小血坑。

她的身后,仅剩百来将士,却各个凶煞无比,血色的双目仿佛还沉浸在杀人之中。

城门安静无比,阴冷的夜风吹来,守城人打了个抖,恐惧地想着,莫非将军已死,怨气不散灵魂不灭,所以回来了?

哗啦啦,后方传来马蹄人声,营中大将纷纷来迎,为首的就是全军有名的军师——张天雪。

张天雪猛然对上陆墨无波无澜的双眼,一股股寒气顺着尾椎上升,连忙垂下眼皮,不敢再看。

陆墨打量着她,此人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张天雪出身高贵却不学无术,花痴好色引得皇城人嫌狗厌。

然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张天雪穿越来了。

张天雪被男友背叛一不留神被车撞死了,再睁眼就成了女尊时代的张家嫡女张天雪。

女尊男卑,女人是天,可以三夫四侍,而男人却只能从一而终,若是失身则为不洁,受世人唾弃。

这里的女人自大粗鄙高傲花心,张天雪简直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

她尊重男性,温柔却不滥情,口才犀利,文采斐然,一举推翻之前的臭名,成了京城贵公子们追捧心仪之人。

同时,张天雪退了之前的婚事——天凤大皇子付明辞。

曾经你看不起我,如今我让你高攀不起。

张天雪的记忆里,付明辞对她爱理不理,极为冷漠,根本不爱她。

再有她喜欢上皇城第一公子宁百灵,想要娶他为夫,一心一意爱他,又怎么能让自己的正夫之位被一个不爱的人霸占?

张天雪退婚,惹怒女帝,张家为熄女帝怒火,预将张天雪送出皇城避避风头。

张天雪感受到权利的压迫,她迫切地希望成长,于是偷偷去了军营。

时逢天凤与西夷战事,张天雪以军师入伍。

她大学时钟爱孙子兵法,深觉这是自己的机会。

有张家做靠山,与士兵同吃同住,时不时拿出一篇孙子兵法讨论,一时间,张天雪迎得全军上下的喜爱。

大将军陆墨看重张天雪,特将她提为军师之一。

刚开始,张天雪不敢多指手画脚,且各个将军也不见得会听从她意见。

她使劲观察,不时在小事上提出些许建议,渐渐被采纳,步步取得众人信任。

最终,因张天雪提出的兵法轻易胜了一战,大家欢呼不已,将其奉为第一军师。

张天雪也因此信心满满,自觉心有沟壑全局在握。

然好景不长,张天雪照搬照抄,在后方错误指挥,害的陆墨援军被断,被敌军包围死战而亡。

原定计划被张天雪推翻,因急于求胜各个将军默许,如今大错铸成,害的大将军战死,所有人都逃不了责罚。

一不做二不休,这件事就推到西夷头上。

军中的陆墨近卫,被几人用假消息骗上战场,全灭。

陆家唯陆墨独女,陆老夫人听闻噩耗,吐血而亡,陆老爷同样悲痛过度,哭死在棺前。

底蕴深厚的陆家就此落败。

战场上,因陆墨死亡,天凤士气大落,张天雪提出哀兵之战,收敛自大,吸取教训,仔细研读孙子兵法,步步为营最终反败为胜,且开启与西夷皇子相爱相杀,和神医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同三皇子追追打打有情人终成眷属副本。

她同时迎娶四位夫郎,成为皇城众女艳羡对象。

而被她所退婚的大皇子,则被人嘲讽,有眼不识金镶玉。

大皇子再未嫁娶,年过二十,为皇家颜面,皈依佛门,孤苦修行。

张天雪听闻大皇子因她出家,心中愧疚,便前去寻找劝说,两人拉拉扯扯被人看到,宣扬了出去,大皇子的名声彻底毁了,出家人六根不净,佛堂净地德行有失。

恰逢天凤大灾,众人便将这黑锅甩给了大皇子,一尺白绫结束了大皇子的一生。

张天雪愧疚过,愤怒过,然后继续过她的甜蜜日子。

陆墨嘴角抽了抽,恨不得立马一枪过去,将张天雪戳个对穿。

可陆墨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付明辞的幸福之有一部分需要在张天雪身上获取,张天雪不能这么简单的死了。

所有人都知道,被敌军包围孤立无援的陆大将军回来了。

大将军回来当日,血煞漫天,百人近卫军身上的血气浓郁得百米远都能闻到。

陆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责。

她横刀跨马,坐在军营高台上。

底下,她的近卫军压着几个大将和张天雪,跪在地上。

这几人,正是自作主张的几个,若她没有回来,她们会将她的所有亲近大将杀死,将她的亲卫送往战场做炮灰。

陆墨内力深厚,即便是轻轻的话语,落在众人耳里,也仿佛在她们耳边说话一般。

低沉沙哑的声音恍若落雷:“张天雪,擅改军令,鲁镇山、孙达、魏河、莫洋、华长峰,系为帮凶。尔等之举,造成我天凤数千大好女儿白白送死,来人,上刑!”

一人宽的板凳被提到六人面前,两侧各站了一人,手执臂粗的军棍。

张天雪看着那发黑的棍子,可见之前处刑之人的惨状。

“不、不、我无罪!”她嘶吼。

张天雪在军营虽吃了些苦头,但那也是吃喝住行不如在皇城舒坦,却也能吃饱穿暖。

打仗她是在后方,连站在城墙头都没有过,断手断脚的士兵见过,可那不是在自己身上,她只觉得对方可怜。

如今,这伤要在自己身上了,张天雪慌了。

她细皮嫩肉的,哪里是这些将士能挨打?

别说一百军棍了,就是十棍八棍,她的小命说不得就交代在这。

她还有宁百灵要娶,怎么能死在这里?

不,她不要。

“我没错!若非我随机应变,死的就不止数千将士!”

张天雪不停地给另五人使眼色,反正当时在场的就她们六个,只要统一口径,让士兵为她们说话,还怕陆墨一人不成?

五人心中煎熬,一百军棍,她们也要去半条命,而且,这还只是初步惩罚,只怕自己的军衔会被撸掉不少。

事情到底如何,五人心里门清,一时间,在说谎与不说之间犹豫。

“哼!”一声冷哼,直至心底,那逼人的杀意,让五人浑身一颤。

那是陆墨!

全军之中还有谁能比她更有威信?

说谎?那是自找死路。

鲁镇山率先低头:“卑职认罪!张天雪为求胜利,擅改军令,卑职默认其所为,至将军于险境,令我军损失惨重,卑职有罪!”

一人起头,另四人同样伏法。

张天雪大喊:“我没错!我这也是为了胜利!要不是你自己不行,这场战事怎么会败!”

陆墨站起身,冷笑:“谁告诉你战事败了?”

她的身后,一近卫军提着麻布口袋,猛地打开,几颗圆球滚了出来。

众人凝目一看,人头。

再细看,敌军大将副将!

近卫军傲然:“将军孤身入敌营,斩首敌军大将并副将,此战已胜!”

下面,全军将士欢呼流泪。

胜了,意味着不用打仗了。

没有人愿意整日将脑袋吊在裤腰带上,谁都想媳妇孩子热坑头,平平安安过日子。

至于张天雪的解释?

呵,大将军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将军还会骗人不成?

没想到张天雪那么险恶,要不是她,那六千士兵也不会白白送死了,当初真是看错了她。

张天雪努力半年得来的人心瞬间溃败。

与六千人命比起来,同吃一顿饭丁点恩惠又算得了什么?

大家更怕,这人会在自己出战的时候,擅作主张,害的自己也死了。

第二日,陆墨整军带兵,挥军西夷,一路整合在外游击的各大心腹大将,一举拿下西夷三城。

期间,众人见识了陆墨的高深武力,对其崇拜到盲目。

陆墨盘腿坐在营帐中,吐出一口浊气。

烈阳诀,不愧是顶级功法。

然最让陆墨诧异的是,这个世界虽有修炼内功的功法,可却偏向于增厚内力,而对内力的梳理和使用,非常之贫乏。

实际上,原身所修炼的天元心法也是顶级功法,吸收内力的速度比之烈阳诀快上数倍,但吸收后内力散乱无章法。

因此,陆墨在打仗之余研究起了两本功法的合并。

她先以天元心法增厚内力,再用烈阳诀转换梳理,两者相辅相成,一时间,修炼速度竟快上五倍不止。

等她攻下西夷三城,陆墨已敢肯定,就算来个百年老妖,她都不惧一战。

大战得胜的消息传到天凤皇城,众人欢欣鼓舞,女帝大笑三声,言大赦天下百姓同庆。

而伴随着好消息的还有一份奏折,上面详情描述了张天雪等人如何自作主张险令陆墨殒命,战事受挫。

这份密折正是女帝安插在军中的探子传回的。

上一世,也有这样的折子,然当时几位大将先后受害,军中无人领兵,女帝只能捏着鼻子忍了此事,后来在张天雪带领下,天凤战胜,女帝更不好事后问责,这件事便这么过去了。

然而,这辈子却不痛,女帝看到陆墨的能战,而张天雪却差点让她失去这员大将,简直是在剜女的的心头肉。

不能忍。

竖日,女帝当朝痛斥吏部尚书张锦,曰其教女无方,令其闭门思过,且官降两级。

不到一日,整个皇城都知晓,张家怕是惹了女帝的眼,被女帝厌弃了。

陆墨是谁?陆家满门忠烈,陆老夫人与女帝年少相识,曾为女帝太女时的伴读,一生三次为女帝挡刀,为天凤差点没了双腿,如今天冷些便要剧痛不止。

陆老爷是皇夫表弟,少时几人一同玩耍,同样情谊深厚。

陆老爷是个倔的,陆老夫人为求取他,曾许诺今后只他一人,发誓不再纳夫侍,这才抱得美人归。

起初五年陆老夫人未曾有育,任多少人说,都死活不肯再纳夫侍,放言宁可无后不愿违诺。

故此,女帝认定,天下谁都会叛,陆家不会。

陆墨归来,女帝城门亲迎,可见其重视与信任。

此时,西夷三城已尽入天凤国土,边境线生生向西推进八百里。

庆功宴。

三品官员全数到场,女帝特命众人带上家眷。

一时间,香酒美人,场面好不逍遥。

张天雪也在场,其母张锦官降两级,从正二品变成了正三品,由吏部尚书贬成礼部侍郎。

今日这宴会许多事,便是由张锦操持的。

张锦恨得牙痒痒,她更怨的是自己女儿,做什么不好,偏偏去惹陆墨。

三品到二品,有些人几十年都不一定能做到,更别提自己如今被女帝厌弃,若是没有机遇,只怕这辈子都要在礼部侍郎的位置上苦熬。

想想张家门第,自己竟落得如此下场,张锦岂能不埋怨?

然张天雪却没有这等觉悟,她心中也恨陆墨,是因为陆墨杖责了她,那种痛,想起来她就浑身发抖。

可她绝不认为自己有错,错的陆墨,陆墨既然那么有本事,为何不救下那六千人?

明明是陆墨奸诈阴险,将计就计地陷害自己。

她更恨陆墨就此撸了她军师的帽子,将她赶出军营。

自己辛辛苦苦半年的成果,全部泡了汤。

若是陆墨肯大方一点,让自己锻炼一番,有着孙子兵法,自己一定能成为天下第一军师,为天凤做出不能比拟的贡献。

张天雪怨恨的目光陆墨感受到了,可她完全不在意,她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对面的大皇子付明辞身上。

根据原身记忆,付明辞表面大气端庄,私下腼腆害羞,可那个满脸冷漠生人勿近的大皇子是怎么回事?

难道退婚的影响这么大?

陆墨仔细想想,原身在退婚事件前就出征了,确实到死都未曾再见过大皇子。

如今看来,大皇子不仅对张天雪死心,更是对所有人都死心了。

陆墨不由对张天雪的报复等级再提高一层。

此时,女帝酒过三巡,放下杯子,慈爱地看着陆墨:“陆爱卿,此战你当居首功,可有什么想要的?”

陆墨站起身,郑重地单膝下跪,双手抱拳:“陛下,臣只求一事。”

女帝起了兴趣,要知道,陆墨从小到大都是个稳重的,且还真从未开口向她讨要过什么。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陆墨都肯开口?

“哦?爱卿快快说来,只要朕有,必定予你!”

陆墨:“臣,请求娶大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