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二十一章:来人

接着说这天,天气阴,林淑清跟着奶奶和妈在家扎纸活儿,好充实库存。

至黄昏时分,忽然有人上门。

家里的小堂弟来叫人,说来人谁也不提,直言来找林家女先生。

现在人就在院子坐着,手里还提着一大包东西,不知是个什么玩意。

林淑清本来在糊纸,听了这话,洗了个手便迎出去。

只见院儿里头坐着的人是那位陈家小弟,陈家小弟见林淑清出来,站起身来,上前两步走到林淑清跟前,将手里的一包子东西递到林淑清面前,浑身带着带几分局促地说:“给你的。”

林淑清说:“什么东西?”

陈家小弟说:“你打开看看。”

林淑清疑惑地拿在手中掂了掂,颇有两分份量,这才开始解开布包上的结,想不到包里头还有一层布包,依然打结,再解开,还是一层布。

林淑清抬头看了陈家小弟一眼,见他面色坦荡,于是又低头解第三个结。

堂弟林修杰说:“你这是什么宝贝疙瘩,故意拿来糊弄我姐。”

陈家小弟说道:“小兄弟先别急。”

拆开第三层包布,里头出现土黄的油纸包,四四方方的,用跟细棉线捆着,上头有张红纸,纸上写着“花糕员外”。

原来是城西富人街那边的糕点员外家的糕点。

林淑清敞开糕点盒子,一股子花香气便扑了出来,林淑清拿起一快放到乳白的点心嘴中一尝,里头还带着大枣玫瑰泥的馅。

林淑清将咬了一口的糕点拿在手里,剩下的一包全部交给林修杰。

抬头对陈家小弟称赞道:“讲究啊,花糕员外的糕点果然非同寻常,尝这味道,这怕是他们家的玫瑰糕吧。要说这花糕员外的点心里面,最好吃的,还要数这鲜花玫瑰糕。”

林修杰说:“姐你果然不一般,这一口你都尝出来味来了。”

陈家小弟说:“林姐果然是行家啊,这是花糕员外的鲜花玫瑰糕,我今儿算是长见识了,厉害厉害。”

林淑清说:“花糕员外的点心,那是远近闻名的,鸡蛋要用土鸡下的,油要用正经的荤油,糖也是花季时候搀着鲜花,核桃,芝麻,生花生制成的,面粉也都是每天新鲜磨出来的,人力物力,都不简单,制作成本也不便宜,所以制作出来的点心也是样样精品。花糕员外的点心可不便宜。你往日看着也没事正经职业,说罢,怎么今儿个想着给我送这东西来?”

陈家小弟说:“说真的,今天过来,确实有件小事。”

林淑清就知道这个陈家兄弟不是什么好条件的,怎么会平白无故拿这么好的点心上她跟前来。

果然不是扯闲篇儿来的,有说词。

陈家小弟道:“今天我是也是受了人托付,要问的是和槐树脚发现的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有关的事。”

林淑清说:“问话就问话,别叫什么女先生,你好歹是拎着点心登门的,比那些想着空手套白狼的要强得多,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莫非知道那两具尸体有什么来历不成?”

陈家小兄弟说:“这事说来话长,我也是给人跑腿的,也不是个谈话的地儿,不如女先……哦不,林姐和家里说一声,咱们到东街口的和太饭庄去谈,我哥也在那里等着,今儿我们兄弟做东,林姐你看就赏个脸?”

林修杰说:“这敢情好,你们这是要请我姐做事,能多带个人不?”

陈家小弟道:“这当然感情好,有小兄弟陪着,林姐家里也放心些。”

林淑清倒是无所谓去饭店吃什么,只是看陈家小弟这样子明显是有求的,林淑清倒是好奇,他们所求,和槐树脚的两具尸体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