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第十七章:朱砂绳(修改版)

陈家哥哥也壮着胆说:“这深更半夜的,可千万不能胡思乱想,也许咱再走走就出去了。”

陈小兄弟说道:“不是我愿意多想,实在是这地方看着太古怪了。”

陈家大哥说道:“能有啥古怪事,况且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咱哥儿这些年俩行端做正的,别说这世上没鬼,就是有鬼,它也拿咱们没办法。”

陈小弟似乎也是觉得大哥说得在理,点了点头,说道:“也是,真要这样觉得哪都闹鬼,那往后可没活人地方住了。

林淑清听着这哥两个在相互鼓劲打气,不觉好笑,

此时正是酷暑时节,也里闷热闷热的,往常虽说是呆着不动,但都能出身汗的,可今天,就是这时,也不知道怎么的,林淑清只觉得觉脊梁根直冒凉气。

这时前面的陈家小弟忽然又咋呼起来,失声喊道:“哥你看那树梢上挂着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林淑清闻言,抬起头来,往上面看了看,这一看,忍不住“哎呀”一声。

此时陈家兄弟猛地转过头来,双方的视线在黑暗中对上。

陈大哥问道:“林先生?你怎么也在这里?”

林淑清面不改色地说:“我原来是要回城的,却不知今天是撞了哪门子的邪祟,昏昏沉沉的就走到这处地界来,还死活走不出去。

刚坐在路边喘口气的功夫,就见你两个架着这秃子打我面前过去。

你们没看见我,我也怕喊了你们,你们也跟我一样走不出去,所以悄悄跟在你两个后头,希望能走出去。

谁知道,你们走到这地界来,瞎在这儿打了半天转转。”

陈家小弟也跳起来对大哥说道:“我就说,我们确实在这条路上转了好几趟。”

陈家大哥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淑清在黑暗,伸手揉了揉自己的挑眉头,说道:“不是你们的问题,此地的确有古怪。”

陈家兄弟听完林淑清的话,又抬头看向前方黑漆漆的树林子,借着月光依稀看到一些高大的杉树,树的主要枝干上都绑着长长的带子,风一吹,飘飘忽忽的,像是女人的头发。

密密麻麻的,数量十分多,尤其是靠近废房屋的地方就更多了。

陈家小弟讶异的地说道:“这是……柳树?。”

柳树?当然不是。

树都是杉树柏树,树上一条一条的东西,那叫朱砂绳,一般是先生给人办白事时,碰上硬茬子,用来困鬼的。

林淑清也曾看见林家先生们用过这东西,但远没有七火洞这番阵仗。

当时是城里某户家人,当时不知原因,那家人的婆娘忽然就精神不大正常,一天觉睡到半夜,那婆娘忽然爬起来,捡了把锄头就把男人挖死在床上。

后来那婆娘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而那家空下来的房子,仍然总在夜里传出奇怪的声响,将附近的人家吓得够呛。

后来住在周围的邻居就做主请先生来看。

林朝觉得,这是因为那男人死的太冤,心有不甘,想回来找他媳妇报仇,但眼下他媳妇又在精神病院里,他找不到人,只能天天往回跑。

后来林朝给这男人做了一场法事,据说是将鬼魂锁在一条染了朱砂的红绳里,然后又将红绳绑在他家房门外的果树上顶上,认为这样,他的鬼魂就不能离开那棵树而出来作乱了。

但那也就是一条绳子,像是七火洞这么一大片树林子,到处都是长长的朱砂绳的,还真是听都没听过。

林淑清摇了摇头,大致给陈家兄弟说了说树梢上挂着的东西是个什么来历。刚说完,陈家小弟就有些害怕地说道:“那眼下我们怎么办?”

陈家大哥没有回答陈家小弟,只看着林淑清说:“您是先生,总该有点办法吧。”

林淑清想了想,问陈家兄弟道:“遇上孤魂野鬼迷人眼睛,最好是撒两把纸钱把它们打发走,你们白天做了撒钱的活,这会身上可还有纸钱?”

陈小弟说道:“谁能想到今天会出这么一着,还特地留点纸钱在身上。”

陈家兄弟俩都无奈,林淑清也无法,只好对二人宽慰道:树上绑朱砂绳,虽然数量多,但无非是困鬼的,既然都困住了,难就更不会轻易闹鬼了,咱们也别自己吓自己了,真要有什么东西,还有我在,不会让你两个出事的。”

听林淑清这么说,两人好歹是轻松了些。

但如今可还有个怪异不明的情况。

打从进来时,林淑清就闻到这地方里有股尸臭,心里总挂念着,心想会不会是什么东西死在这片地方了。

要说这个年代,猫狗之类的动物死在路边,其实是有收垃圾的会捡,但七火洞这里人迹罕至,就是真有什么东西死在这里了,无人理会,任其腐烂发臭也不奇怪。

只是林淑清觉得,眼见才能为实,没亲眼看到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林淑清心里总有点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