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二十二章:机会

林淑清拍了拍林修杰的手膀子,说道:“今儿妈和奶可能不大放心我出去,你就不去了,回屋给我打个掩护,随你找个什么理由,夜里我回来时给你带芙蓉全蟹,干不干?”

林修杰瘪了瘪嘴:“反正我也不乐意听什么死人死尸的破事,你夜里可早点,芙蓉全蟹多带两只。”

林淑清这里当即跟着陈家小弟出了门,两人来到东市背街的和太饭庄时,只见旁边一个牛肉粉的小铺门口坐着陈家大哥和另一个林淑清没想到的人,秃子钱大富。

林淑清看了陈家小弟一眼,陈家小弟不好意思的干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啊林姐,小的几个这不是因为没钱嘛,想着先把您请过来再和您解释,你放心,等我们兄弟有钱了,一定请您去和太饭庄海吃一顿。”

林淑清说:“算了,也不妨碍,你就说说,你们这大费周章的把我喊过来到底是为什么事情。”

这时候钱大富和陈家大哥迎出来,钱大富说道:“别急,咱们先进去,这可是件大事,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楚,咱们边吃东西边说怎么样?”

旁边的店都闹哄哄的,客来客往,唯独中间这家店,食客很少,店里也比较静。

四人坐下来。要了四碗牛肉粉,加一盘子熟牛肉,两碟辣配菜,一壶茶水。

这时节刚入的秋,夏日的温度还没降下来,这个时候,一般吃这种热汤食物的不多。但林家是有吃辣喝热汤传统的,一年四季都是这样,不拘季节,尤其是林家的男人。

这是因为林家作为先生世家,一年四季都在给人操办白事,围着死尸阴鬼打转,日久天长,总归有些损害阳气,而这些热辣的东西可以阴湿之气,喝碗热腾腾的汤水,喝完身子一暖,可比干什么都强。

这家卖牛肉粉的,其实是个老店,不知到底开了多少年,反正是打林淑清有记忆,这家店就没变过,铺面小,其貌不扬,但来这里吃牛肉粉的都是几十年的老食客,就是林家,也是空一段时间没来吃过他家牛肉粉就觉得浑身不得劲,可见他们家手艺还是十分地道的,不过也因为这个铺面简陋又小,不是熟客也找不到这里。

四人坐定,边吃着东西,林淑清就跟几人说道:“你们三个有话就直说,槐树脚的两具尸体到底有什么事?”

陈家大哥说道:“其实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因为前些日子听说你到过地母庙的太平间,又加上两具尸体中的女尸也是您给发现的,所以我们就想问问您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知不知道那两具尸体的案子,官面上现在是个什么看法,这案子是个什么进度。”

林淑清听完才知原来就是这么个闲事,心中有些失望,面上却不显地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既然吃了你们的东西,我也不能白吃。要说那两具尸体的事,我也确实知道一点,算不得机密。前些天在路上遇到个局里的小哥,顺带就给我提了一下这事,说是那天发现女尸的时候,很多人围观,那人看起来死状奇特,官面上怕百姓们看见那具女尸造成民心不安,当天便把死尸送到化人场里烧掉,于是,很快就将两具尸体放到一块烧了,烧了后,尸体的骨灰埋在专门执行枪决的恶人坡,就是这么个结果。

你们要问想问这两具尸体的身份,却是一直没什么线索,唯独一个身份证件,糊成一片,也是废的。

不过据我看,那张身份证,十有八九不是河中女尸原本的东西,要真是的话,那女尸来头该得不小。

依照那麻袋和草绳上的河胎,只怕这尸首在河底下已经有些年头了。时至今日,什么也不好查了,因此官面上没打算再追究。”

钱大富说:“这就没错了,和我们现在了解到的相差不大。”

林淑清朝几人问道:“你们怎么忽然打听起这个事呢?”

钱大富定了定神,将手上的烟箅子朝桌脚一摁,说:“妹子,咱们发迹的机会来了,此事一两句话交代不清,你听我给你从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