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第七章:河里还有东西

那阴兵是黄泥塑的,上涂着颜色。

塑像不大,只有三十几公分高,头戴着兵盔,身披黑色战袍,一手持着三戟铁叉,腰配一柄名剑流光,双目圆瞪,当真是威风凛凛。

这阴兵像在林家堂屋里一共有七个,一直供奉在菩萨像旁边,据说可以镇邪祟,每次林富贵接白事都会带上一位阴兵神将护身,基本上还从来没有镇不住的鬼怪作祟。

林淑清给阴兵神将点上三炷香,拜了拜,心说,林家供奉多年的阴兵神将也守在这里,真有鬼也不敢造次。

心里这么一想,林淑清的心里头就踏实多了。

林淑清坐在方桌旁边,趴了一会,就模模糊糊的睡了过去……

听到鸡叫声,林淑清再醒过来,发现已经五更天了。

林淑清只觉浑身湿答答的,十分难受,再看昨夜放在桌面上的阴兵像,仍好端端在那里,只是周围墙上的水浸痕迹十分明显,足有两米多高。

想着危险已经过去,林淑清打算请那阴兵像回到匣子里,可没想到林淑清的手刚上去,心中就咯噔一下,坏了!

手感不对,原本坚硬的泥塑此刻变得黏软,阴兵泥像的脑袋更是忽然齐脖子根断了下来,咕噜噜地滚到桌面上。

林淑清放开手,发现手里沾了一把泥像颜色。

林淑清愣了半晌,来不及想如何跟交代毁坏家里供奉多年的阴兵,忽然明白过来。

这泥塑东西泡了水,可不就要坏嘛。

再看向隔间的柜子顶上,人平躺着的纸人大婶,难怪它昨天要跑上去,纸人比泥塑更怕水。

林淑清坐在屋子里琢磨这件事,越想越感到不对,脑子转得很快,她仔细回忆了一遍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想着这事多半还是跟河里捞上来的死尸有关。

林淑清心里隐约有一个想法闪现,顾不上其他,林淑清急匆匆告别了刘师傅,一大早就赶到了城区公安局。

魂灯不燃,还有一个可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了。

林淑清认定,水里面应该还有十分重要的东西。

可赶到局里,林淑清跟谁说谁也不信。

要问为什么不信,这不是废话嘛,打发现尸体的那天,按办事的流程走,那河底下肯定是要摸排一遍的,那才是多大点子地方,有什么东西还能漏过去?

再则,林淑清是个年轻小姑娘,讲话没半点份量,局子里也就是几个年轻的小警员见她长得好看,打趣她几句。

直到一位老同志进来,这便是当时主张找林家先生过来的老同志,这位老同志曾见识过老林先生的本事,自己在局里也呆了不少年头,曾经遇到过事,不比一般先生少,听了林淑清的要求,他没想太多,就找了几个年轻同志一起跟着林淑清出去了。

几人到槐树坪村口的河沟边时已经差不多中午十一点的样子,河边市场已经热闹起来。

几个年轻同志分别握着长杆子网兜往河坝子底下探,一尺一尺的在水中划拉,倘若是河底下有什么异物,凭手感就能知道。

从过去开始,摸排到午饭时分,按说,靠着水坝旁边,十来个平方的河底都扒拉了至少两遍,始终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倒是这时候,案上已经聚集了些看热闹的社会闲散人员。

见警察局里的人在这里捞东西,买卖东西的人都全争着围过来看,不一会儿的功夫,河边的人群就挤满了,后边个儿矮看不见的,急得跳脚蹦高。

岸上看热闹的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在边上议论开了,有些来买菜的,不是槐树坪的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口中一问,这岸两边知情的人就开始讲,几天前槐树坪的锅匠半夜来河边偷菜,偷了菜来河边洗,却没想到这一洗,竟在河里捞出来的一具成年男尸的事。

要说河里有尸体,一般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槐树坪村口的这条河教特别,河很浅,能淹死个把小孩不奇怪,但里面能捞出成年男人的尸体就不正常了,何况那男人身上伤痕累累,一看就不是正常淹死的。

这年头村里封闭,老少爷们们也没什么可看的,忽然有这么个热闹,纵有天大的急事,也得围过来先看够了再说。

群众那边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个的都瞪大了眼睛等着看管家人要从河里捞出什么东西上来,林淑清这边却有些着急起来,她先前虽说只是猜测水里有重要的东西在,但其实心里是十拿九稳的。

现在这些年轻同志在水里迟迟找不到东西,做主带着人跟她过来的的那位老同志嘴里虽没说什么,但脸色上也已经不大好看了。

林淑清想了想,上前两步走到河边,拢了拢披在脑后的长发,拿个头绳随手一绑,招呼着水边的同志都缓缓,看着大家都没怎么留意,林淑清踩掉鞋子,憋了口气便进了水。

不说岸上的人如何讶异,林淑清这边落到水底下,这刚下去还没站稳,脚底下忽然就踩到了个东西。

林淑清还没适应水底,不敢睁眼,只能闭着眼睛去摸那,入手感觉比小孩手腕细些,但也相差无几的一根,上边有软软的河胎,蹭掉河胎,里面的触感坚硬而粗糙。

那东西短,林淑清闭着眼睛扯了扯,可那东西好像在河底下生了根,怎么也扯不上来。

眼见憋不住气了,东西又死活弄不上来。

林淑清只好放弃,赶紧上岸说了情况,旁的同志都有几分不耐烦了,还是那位老同志迟疑了一会便让局里两个有些水性的同志扒了外衣和下水去看看。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全不在意林淑清浑身上下湿答答的样子,一个个都瞪着眼睛看着河面上的波纹,

河面上,两个黑脑袋一会出现一会又消失。

又一会功夫,两位年轻同志出来了,同时带上来的还有个胀鼓鼓的大麻袋,一根粗草绳将袋子口捆得严严实实的。

众人都是是一惊,两岸上看热闹的一下子像是被什么炸开了一样。

而河滩边的几位同志公安局来的几位同志面面相觑,脸色上也都不大好看。

因为先前的男尸是让人装在麻袋里的,现在大家一看这水里有出来个面还有个大大的,捆得严严实实的大麻袋。

包括林淑清在内的众人都怀疑,这袋子里头又是一具尸体。

可叫人想不明白的是,这槐树坪才是多大点地方,这村口的河沟才是多点的小河,里头竟也有这样连环的离奇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