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二十八:尸变(1)

可这么个人气旺盛的地界怎么会忽然出现一具行尸?按老辈先生们的说法,要有行尸出现,只有几种可能,用先生们都会念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完,说的就是要成为僵尸,您至少得符合“生于红沙日,死于黑沙日,葬于飞沙地。”这三点当中的一点。

这红沙日和黑沙日都是老黄历上的特殊日子,其中禁忌颇多,要详细讲来,只怕又要不少口舌,由于眼前这具古怪尸体看着死亡年头也不短了,这里我们根本无法详查他究竟是不是生于红沙,或是死于黑沙,所以这里再多费口舌也不过是浪费大家时间,所以这里我们就单捡这飞沙地来说。

飞沙地,即一些地质成分特殊,无法滋生细菌分解尸体,从而使尸体无法腐烂之地。这样的地界,通常也可以作为养尸地,坊间流传,有些心术不正的先生,懂得一门名为太阴炼形之法,若以此法将尸体葬入养尸地,待数年,死尸便能吸收阳气,借此气而尸变。

如此产生的僵尸,是其中最末等的行尸,这种僵尸就是一具无意识的躯体,行尸走肉一般。

林淑清没遇到过僵尸,但也知道这种情况若不及时处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原本这一把火烧下去,是彻底消灭僵尸的不二法门,可现在的关键是如果不能证实这具尸体的来历,警察局也不允许私自烧尸,最后的结果肯定还是送到刘师傅那里去。

何况因为不大了解这玩意,林淑清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僵尸。一是为了查这死尸的真实来历,二也是为了说服人,林淑清差人去附近请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过来。

去找人的小伙子眼光不错,请来的这人原来来头还不小,听说是位颇有见识的老相士。

这位老先生能言善道,口才极好。

老先生说:“当初修这火车站前,这片坡上头就有不少坟包,当时处于被征占地界的坟包就得安排后代亲族来办迁坟……”

虽说是动老祖宗头上的土,不过因为上面有不少经济补偿,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倒也没什么十分不乐意的,可这就牵扯到山上的一座怪坟。

这是一座找不到主家的坟,而且非要说是坟也勉强了些,因为这坟就是一口搁置在路边的棺材,谁也不清楚是它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大概是棺材材质好,这幅棺材风吹日晒了多年也不见多严重的变形朽坏。

曾经有几个好事的年轻小伙子拿它练过胆,扒开棺材盖子一看,这棺材不知道摆了多少年光景,那里头竟然还躺着个人,一副皮肉新鲜的样子。

在外地,尤其是香港一代,人们就有人死后殡而不葬的习俗,说的是人死以后不会立马下葬,要放在家中停灵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一个好期程,再将死者下葬,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停灵的习俗,香港一代尸变之说大行其道。

但是在九龙城讲究的是入土为安,所以少有长时间停灵的习俗,因此,这一口棺材放在路边就不管的事情十分诡异。

当时修火车站的工人一时也没想好该怎么办,就把棺材先搁置在工人工人铲出来的平坝上,打算汇报给上面再安排迁坟,可是谁也没想到,转天去搬取的时候,有一口棺材空了,看棺材盖子是从里面顶开的,棺中死尸不知去向。

当时就有人说怕是变成僵尸跑进山里躲起来了,也有人说是有人开棺毁尸了,但因为是没主家的尸首,当时无人往下追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老先生说,说不定这正是当初那古怪棺材中的死人变成了行尸。

因为不愿意迁坟离开这里跑进山里躲了起来,因为被山洞里争斗的血腥气吸引,从藏身出冒出头来,因为一些巧合,它借着原有的阴气就能活动,而因为山洞忽然坍塌,将它和众人埋在地里,这僵尸才以为是入土了,这才不动了。

这多出来的时候没法烧,又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苏醒过来,林淑清赶紧叫人去通知公安局的大队长过来商量。

这边小警员忙着去找大队长,刘师傅又组织着剩下人的搬走其他死人,因为听说是行尸,谁也不敢动那具多出来的尸体,林修杰也有些发毛,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远远地避开这行尸。

林淑清担心这具行尸会突然起来,只能守在近旁,将能用上的家伙什都取出来。

左手随时靠着装了糯米的小布包,右手则捏着临时折下来的桃木枝。

糯米南方,在家里死人的时候吃糯米以驱除邪气,能防止僵尸。而桃者,五行之精,能厌服邪气,制御百鬼。

一时间,其余的人都撤了,只留下林淑清独自守着地上的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