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第四章 接到活

每年农历三月十八日是地母娘娘的圣诞日,城里百姓都要隆重祭祀一番,从此以后,地母娘娘又恢复了香火不断的辉煌时期,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庙里才断了香火。

在那之后,庙里的地母娘娘像尚存,别的建筑也全没了,仅剩一座大殿,前些年,庙被一把莫名其妙的烧个精光,后来改建成太平间,有一位老汉住在那里给公安局看尸体。

话说这日城郊槐树坪村村口的河沟里发现了一具被虐杀的男尸,尸体发现的时候赤身裸体,身上除了伤型,没有其他可辨别身份的物品。

公安局的同志照样把这具尸体送到太平间,这白天还没什么事,等到天擦黑,停尸间里就传出一阵唧唧咕咕的怪声来。守尸体的老汉怕有偷尸贼,匆匆进去查看,人一靠近停尸间,那声音就消失了,一退出来,那声音又开始响。如此整整一夜,直到天蒙蒙亮才止。

时间过去两三天,公安局的消息也发出去两三天,全城没有人来报失踪,也没有人来认尸体。

而守尸体的老汉每天都会经历一次这样的异象,老汉还是把事情报告给公安局里,公安局的同志查证了两个晚上,也没有查出什么来,局里的老同志这才想起城里的老先生林富贵来。

众所周知,九龙城林家人懂些常人不懂的门道。

早些年,林富贵就是替人操持白事,看坟地和阴阳宅的,闲暇时间,还给人打鬼招魂。

因为那时候替人操办白事还是很挣钱的,到后来林富贵成了掌坛的大先生,家里的男娃们也跟着当了先生,后来家里还开了一间冥器铺子,交给林富贵的母亲主事,而几个儿子的媳妇都扎得一手好纸活儿。

林家男人当先生,传到现在,刚好第三代。

可是就在这一代,林家却培养出了个远近闻名的女先生,当然,这女先生之名,多半是调侃,街头巷里,各大爷大妈,闲聊起这个来,都只当个笑话。

这倒也不是无由来的,本来吧,先生这碗饭,圈子里一向都是传男不传女的,林家又是九龙城里名气响当当的人家,早个五六年前,谁见了林家人不喊一句先生爷,就是路上偶遇了女眷,那也是夫人小姐,从不马虎。

偏偏这些年,林家正是到了第三代该启蒙这门手艺的时候,这些小孙子个个都是混世魔王,别说要叫他们来学这些乏味晦涩的易数经卷了,就是叫他们学好学校里交给的白话文都是难事,再加上这些年来,由于政策上的变动,先生这个职业也渐渐显露出式微景象,年轻人更是是不愿干这个了。

唯独林家一个孙女,在林家女孩里头排老四,叫林淑清。

别看这姑娘平时话也不多,却是个厉害的,是林家文化最高的大学生,长相又不似常人口中的书呆子般不起眼,这女子得天独厚地只随爹妈的长处生,生得一身白面皮,脸小巧,眉弯弯,圆溜溜又水盈盈的杏眼看谁都温温柔柔的,个头虽不高,身材比例却十分好看,显得精致而玲珑,十足的讨人喜欢。

一看就是个有好前途的娃娃,可你说这孩子想干点什么不好,偏偏不伦不类发想学这先生的手艺,在九龙城,别人还尊一句女先生,这要是在别处,可不就是不折不扣的神棍嘛,这如何能不让人稀奇。

就为这个,大学才上两年,林淑清差点还要想休学回家,一心跟着家里人跑办白事。

在林家,女子要当先生,肯定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就连整个九龙城也是没有一个女先生的,这足见其门对女子的刻薄。

林淑清也知道家里不能妥协这个,但这个读过圣人书的小女子,也不是只会之乎者也的书呆子,到关键时刻,这人也扔得下书本子,玩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招来,也是别有一番手段。

林淑清就是这样仗着家里人的偏爱,胆大包天地和家里闹腾,起初林家长辈都只觉得她在胡闹。

要知道,作为林家子弟,哪里能不懂,这操持一场白事,总要七八位左右的先生在,其中除了四五个是自家人,也留那么两三个外面请来的先生在,她一个小女孩,混在一堆大男人中间,岂不是惹人笑话,家里当然不同意。

但林淑清倔强,为一件事能闹好些时日,哭是哭,怨是怨,尤其是那双水盈盈的眼珠子一看你,直让人觉得她挨了天大委屈一般。

这看得她奶又是好气又是心疼,林老夫人只将火气都转到自己男人身上,夜里一躺到床上便开始对着老林先生唉声叹气,心疼她那可怜的小四姐。

老林先生挨不住老妻天天念叨,犹豫再三,又想着这始终是个家传手艺,家里有七八个孙子一个个的,都是本事不大,心却敢比天的主,个个的眼睛都望着外头的花花世界,哪里还有回来传承家学的心思。

反倒是这个灵气的小孙女,长相不错,人品不坏,难得又是个大学生,眼瞅着分明是要有好前途的,偏偏要执着于此,这大概就是佛爷常说的“缘”之一字了。

缘分一词,玄之又玄,也罢,大约这人一生来就已经注定往后的一生,谁也不能勉强他人。

最后老林先生还是松了口,双方各退一步,只说凡林淑清放假回家,家里接白事办就将她带上,但她过去后,也就是打打杂,跟着见识见识,不许妄言,更不能妄为。

就这样,林淑清如今是一有空闲就跟着家里的先生们到处跑,虽没有正式学过什么,但耳濡目染,也懂了不少东西。

话说这天,林淑清刚从外地回来,放下行李,公安局里就打了电话到林家。

也是凑巧,正是头一天,林淑清家里的长辈都出去给人办白事了,一场白事短的有四五天,长的甚至有七八天半个月的都是寻常。

也就是说要等他们回来,至少还要三四天,而这几天,正是阴历七月半前后,将近鬼节,正是鬼城要开关的日子。要说太平间这种地方本来也都够怵人了,再碰上这么个日子,胆多大的人都要怵了。

但是公安局那边是火急火燎的,非要请老林先生去城西郊的太平间查查那声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