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第十六章:鬼打墙(修改版)

在七火洞,有一个怪异的现象。

这里人人都不怕蛇,就是三岁小儿,也敢与蛇同睡一床,而这里的蛇也不伤本地人,人蛇和平共处。

有时同一条街,你不光能看见人逛街,也能看见大大小小的蛇在逛街。

七火洞外面的人也都是见怪不怪了。

据说这习惯还是从搬到七火洞的第一波百姓开始养成的,起初是一个三口之家先在在家房梁上,发现了一张巨大的蛇皮,长约四米,宽足足有成年男子的大腿粗细,那家人吓坏了,找人来看,也看不着那大蛇的影子,没等这事有个结果,七火洞的其他人家也开始接二连三地在家里发现蛇类活动的的痕迹,有的甚至是直接在屋子里撞见了活蛇。

但在九龙城的传统里,人们觉得,无故进人屋子的蛇都是有灵性的,或许是地仙儿,也或许是你家里的先辈祖宗回来看望,所以在屋里的蛇杀了要遭报应,不光不能杀,讲究的人家还要好酒好菜祭拜招待,好好恭送这蛇仙儿离开。

大家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对待这事,也这其中也总有个别不信邪,不怕事的。

七火洞有户姓尚的人家,贫困户,家里地少,也没什么稳定的生活来源,早些年尚家就只剩下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名儿叫三江,别人都喊他三江兄弟,或者是江哥。

这尚三江是典型的没忌讳,胆大妄为,他不光不理会这些所谓报应,还挨家挨户的上门去主动帮人抓蛇驱蛇。

他自己不信这个,抓了蛇大多直接卖给外地吃蛇肉的人,也有一部分是煮成蛇羹,邀上三五个胆大的兄弟伙,一同改善生活。

七火洞的民众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大好,但由于这些蛇的数量太多,三天两头就有蛇出来,大家实在招待不起了,也只好揣着明白装糊涂,当他是为民除害了。

这些年间,尚三江差不多三天两头都在捕到蛇;一个年头下来,少说也得白来条蛇死在他手里,这还不算上被他卖掉的那些。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尚三江这样勤快的捕杀下,七火洞的蛇类不仅没有灭绝,还在与尚三江僵持的过程中以十分缓慢的速度上涨。

所以到最后,就是七火洞的三岁小娃都敢与蛇躺一张床上睡觉了。

老辈人都听说过当年秦家客栈的传说,当时就有人怀疑说,是不是那传说中的秦二姑娘的坟有问题,但也就这么一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荒唐,因为这传说中的秦家客栈究竟是不是真的都没人知道,何况是那捕风捉影的秦家二姑娘的一所荒坟。

遂没人再怀疑过这个。

而前些年,七火洞赶上一场疫情,染上病的人很多,死了不少人,尚三江就是死在这场疫情里的。

打从尚三江死后,七火洞的蛇群竟然是迅速的壮大了起来。到后来更是愈演愈烈,这家家户户房屋里,少说也有四五条蛇住着,各色各样,花纹都不大相同。

有时候一面墙上,就有十几根大蛇交缠在一起,裹成一串,场面十分骇人。

于是七火洞有蛇妖这个名头开始传开了。

由于蛇患实在太过严重,七火洞片地方的百姓渐渐都搬离了这里,甚至因为蛇祸,这里几乎变成九龙城的禁地,也成了九龙城几大最邪性的地方之一。

几年没有人烟至此,因此这地方房子也都变成荒宅,基本上也都是些颓垣断壁的危房,所以此地会有大马路,也有线杆电灯,却一处光亮都不见,这是因为此地早已经是一处空村。

林淑清认出了这是七火洞,也听此地有蛇妖的传说,她完全没想到,因为自己今天状态不对,竟也没注意周围,晕晕乎乎的就跟着陈家兄弟不知不觉走到此处。

林淑清想想今天,觉得还真是诸事不顺。

正像是老话讲的,这人要走起背字来,喝口凉水也能把牙塞着。

她今儿个,先是无缘无故让人提起“女先生”这话茬,接着想回个家吧,上路就遇上了鬼打墙,好不容易有人来了,以为能跟着旁人走出鬼打墙就好了,哪里知道这深更半夜的,又莫名其妙地跟到了七火洞来。

这可是个两三年都不见得会路过一次的地界,林淑清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先看看陈家兄弟到底要对钱大富做什么,要是能劝的话最好,毕竟地方,始终带着三分邪性。

林淑清想着,一边留意这周围环境,一边紧跟着前面的陈家兄弟。

但那二人夹着钱大富,直顺着马路往前走,半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来他们也不是刻意要到这里来的。

只要跟着赶紧出了这里也就行了。

可这走了一会后,林淑清和陈家兄弟两个全傻眼了。

只听陈家弟弟对哥哥说道:“哥哥,这是个什么鬼地方?怎么咱俩走了这么半天,还在这条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