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乡下做先生 》流浪在路上的

二十三章:八小姐

他话头引得长,一张口就从解放前说起。

这一说,又是一段老黄历。

所谓的发迹机会,得从九龙城城区的一个大户人家说起。

要说这九龙城,虽不是什么大地方,可要论大户人家来,那是一家挨着一家的,但要论起九龙城最有钱的大户人家,一共有四家。

一家姓李,一家姓杨,一家姓苗,一家姓陈,这四家人,不分先后大小,向来是串连一气的,关系上比一般亲戚还要热乎。

但若非要按财富地位来排个先后,则以李家为首,陈家在末。

这李家,在九龙城里,至今仍有好大一片古宅院套,落在九龙城的城南,其中戏楼佛堂一样俱全,外头也是青砖碧瓦,雕梁画栋,气派非凡,此处是李家本家,凡家里祖宗小辈,没什么事物的,都得回到这里住着。

这李家这一辈的家主,更是个厉害人物,不光在九龙城里有好多生意买卖,就是在九龙城外头,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据城里人说,这李家的钱,那是多得数也数不完。

可关于这李家最初是怎么发家的,城里知道的人倒是不多。只是在私底下流传说,李家有位长相上仪表堂堂的长辈,当时在九龙城外,有户贵族人家,这户人家家里有位千娇百宠的嫡小姐,关于这位小姐的传说不多,只知道她美貌惊人,自小得全家娇惯,长大以后,父母不舍得将她外嫁出去受苦,因此为她招了赘婿。

这位赘婿,正是九龙城李家的祖上。

当时这位李家先祖,得了妻族的支持,很快聚敛起不少钱财不说,还临时反水,算计了妻族财产。

这才带着堆积如山的财富,回到九龙城来,很快,这位先祖对外宣布妻子病重,又娶了四五位姨太太,生下李家子嗣。

按传说里的说法,也就是说,李家起先发的这笔财是不义之财。为此,李家祖上才留下遗训,要周济乡里,积德行善。

虽不知道这个说法有没有点关系,但九龙城百姓都知道,这九龙城李家人,那是代代修桥铺路,夏开粥厂,冬赊棉衣。

要说这槐树脚村口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首的案子和李家又有什么干系,林淑清也是听钱大富说了才知道,原来这事已经才九龙城私底下传的是沸沸扬扬。

据说几年前,这李家有位八小姐。

诸位可不要误会,这位八小姐呢,并不是李家姑娘,而是李老爷的情妇,排行老八,原来是个唱戏的,跟了李老爷以后就金盆洗手不唱了,周边人都称她八小姐。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话一点儿不假。

据说当年那位八小姐跟了老爷后,又那李老爷的前在九龙城里,包养了一位小白脸穷学生做情夫。

二人鬼混一段时间后,最终纸包不住火,这事叫人抖出来以后,落了李家面子,李家老爷大怒。

八小姐怕惹麻烦,和那小白脸收拾了许多金银细软出逃,李家派人去追,找了好一段时间,但一直没有下落。

而这槐树坪的老赖子锅匠半夜偷菜,却在村口的河坝边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的事一出,就有人想起了当年李家这位出逃的八小姐和她养得小白脸来。

城里传出风言风语,说是这八小姐拿着李家的钱财,和穷书生搞在一起,辱没了李家的面子,李家表面上说八小姐和她的小白脸逃了,但实际上,是李家把人打杀了,装在麻袋里,又扔到河坝底下。

实际上是很容易查的案子,但李家权大势大,上上下下打点一通,所以官面儿上没人追查,这案子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自古人言可畏,三人成虎。

一向是好话儿没人信,坏话传千里,这传来传去,又经旁人添油加醋,现下这事传得跟真的一般。

而这李家,虽说对内感情混乱,但对外一向以乐善好施传家,经年好名声的掌权人,哪受得了这般谣言。

但这段时间官面上又没人理会这案子,再加上局子里也没几个真能办成事儿的,大部分警员都是只会趁机敲诈要好处的。

李家人信不过他们,后来又在机缘巧合之下听说了林家女先生找到那具女尸的过程,颇觉颇觉神奇,因此想林家女先生来帮忙将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好为李家洗刷冤屈。

只是李家人刚找到林家,没等话传到林淑清这里,就被林老先生严词拒绝赶出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