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进击的秦良玉

汉中,处于西北。

一年中下雨的日子,用手指头都数的清,瓢泼的大雨,让李定国觉得觉得这是上天在帮助他一般!

明军的主力部队,哪怕他再有信心,正面也不可能抵挡的住。

但这样的雨却给了他机会。

是的,当明军最为强大的火器营完全没有任何鸟用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双方基本处于一个实力线上。

靠的就是果断和勇气!

此时的明军主力,距离汉中,还有一百里的样子。

但李定国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出击,他怕错过了战机,如果雨停了,将在没有更好击溃明军的契机!

整顿好之后,李定国挑选出了三千身强体壮的西军作为先锋,后部随后而至,准备当明军溃败之后,挥军掩杀!

定下了方针,留下艾奇能守城,李定国直接朝着明军奔袭而去。

……

此时的明军,还在行军。

不过,这边也遭了雨,道路便的泥泞不堪,约摸五万的大军,被拖了长长的队伍,阵型显然有些凌乱。

刑氏看着张煌言发来的军报,有些不敢相信。

那个李定国,有些开挂啊。

张煌言的部曲战斗力很渣,败了没有出乎意料。

但黄得功的精锐部,却也惨败收场。

损失不多,但却十分打击士气。

现在的邢氏,约摸的意识到了,圣上为何在这次出征前让他特别要注意李定国这个人。

仅仅以这两败就能看的出来,这个李定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骁勇善战的将领。

不过,再猛也是敌人,真是可惜了。

“下令扎营。”刑氏拿着高杰的将印,驾轻就熟的发布命令。

雨季行军乃是大忌,行军效率不高,并且容易出现掉队的情况。

另外,由于道路泥泞,哨探也放不出去。

大军如同瞎子一般,怎么也不会落的好处。

黄得功和张煌言还在城固城玩泥巴。

本来今天应当放出的哨骑,也因为下雨的缘故,收了回来。

但处于城中的张煌言,却来回踱步。

“失策啊失策。”张煌言连连摇头。

黄得功觉得他又在装逼了,还很配合。“怎么回事?”

“西军龟缩于汉中一直不出对不对。”

“那是……哨探这些天一直盯着,西军就跟乌龟一样缩在城里。”

“那是他们已经听说朝廷的主力正向汉中靠拢,不得不如此。”

黄得功没理解透张煌言的脑回路,怎么推理出的这样的结论,但是感觉好厉害。

为了证明他不是笨蛋,于是点了点头。“没错。”

“但现在却没料到突然下雨。”张煌言把手伸到屋檐外,任雨水勾勒出他那修长白皙的柔夷。

算不上暴雨,但也不小。

“哨探难以派出,咱们就像瞎子一样,万一那李定国有所动作怎么办。”哨探也能派出,但骑不了马的哨探,雨天的哨探,探查的效率几乎没有。

“你是说,那李定国有可能出城?”

“或许会,或许不会。”这话跟没说一样。

“会不会打过来?”黄得功对于上次的战斗还是记忆犹新,那种战斗,和那个李定国对阵,就如同憋尿一样,难受的慌。

如果有可能,他还是想选择换一个别的对手。

“打过来,倒也不怕,大雨天的,西军也拿不下城固。”

“玄着老弟,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是在想,现在这个时候,或许该出击?。”张煌言总结道。

“出击?”

“恩,你想想,雨天,抬眼看去一片朦胧,派出哨探得不偿失,也没有意义。”

“所以咱们成了瞎子,同样,西军那边也成了瞎子。”

“我不知道那李定国会有怎么样的行动,袭击城固也好,还是直接援救西安,都无所谓。”

“但现在,对我们来说却是拿下汉中最好的时机。”

“趁着雨天,直接袭击汉中,攀墙而过,拿下有利据点,只要只要僵持住,等主力抵达,汉中城便等于收入囊中,那可是……四川的门户啊。”

张煌言说的唾沫星子直飞。

“这……真的能行?”

“咱们已经败了两场,无颜回见圣上了,若是不将功抵过,在主力来之前,拔些功劳又怎向圣上交代。”

好像说的挺有道理。

黄得功在权衡,他也是总兵,不可能被张煌言牵着鼻子走。

“黄将军豪气干云,英雄了得,那番壮志莫不是被那李定国都给打没了?!”张煌言质声问道。

刷的一声。

黄得功抽出了配剑。

张煌言那一番话还真是把黄得功激动的不行。

“就冲你这就话!干了!”

面目间泛了红光,像是喝了酒一般。

手里的剑啪啪啪的敲打着桌面,宣泄着黄得功内心的激情。

“奶奶的!那李定国又如何,老子还不服了,走!去汉中干他奶奶的。”

啪。

一激动,手里的剑被弹飞了起来。

抖着剑身,掉到了张煌言的身旁,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

吓了张煌言一大跳,差点以为这黄得功气的要砍他。

“哎,黄将军不要激动。”张煌言尴尬的笑了笑。“你看你的剑都掉了。”

“我来给你捡起来。”张煌言背过了身子,弯下腰,去替黄得功……捡剑。

……

汉中因为一场雨,发生了一些军事行动。

石柱……也就是如今的重庆,这边倒是天气晴朗。

经过一个多月的动员,招募,组织,以及简单的训练。

秦良玉从千疮百孔的石柱地区,依然临时招集了万人左右的队伍。

只是这支队伍,已经无法和全胜时期的白杆并相提并论。

也不如上一次马万里率兵勤王的大军。

老弱病残。

可以这么形容,甚至还有为一部分女兵,填充着军力。

石柱的民力,已经到了枯竭的地步,但现在,秦良玉为了响应朝廷入川的号召,也顾不得许多了。

看着一众手持白杆枪的部众,只能说勉强保持着军队的形状。

此时的秦良玉,已经垂垂老矣,但站在点将台上又让她回想起年轻时征战的时光。

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大哥,大嫂,弟弟儿子,再次出现在她身旁,只是当她颤抖的老手想要触摸他们的时候,那一个个音容笑貌又在空气中散去。

再也没了声音。

  http://../book/36831/20236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