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三十七章 登极建元(一)

感谢.草船的500币,dk秦歌的500币,16022309……的100币打赏

……

禅位的情况下历史上并不多见,主要发生在汉末之后。

由曹丕带头,之后的门阀世家纷纷效仿。这也导致南北朝时期,改朝换代跟过家家一样。

同朝之内的禅位比较少见。

最有名的便是北宋之时,徽宗禅位给钦宗,然后二帝被带去金国,玩起羞耻的换妻play……

当然……他们俩只能充当干瞪眼的飞机优。

相比于二帝的悲惨,明英宗过的就好上许多了,在被掳走的一年里,被瓦剌像祖宗一样供着,有吃,有喝,瓦剌的贵族还挤破头的把女儿往英宗炕上送,等英宗拍拍屁股走人,没过几年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别提有多愉快了。

要说正常情况下,皇帝都是终身制的活,自愿禅位的皇帝基本没有。

但是对于每个皇帝来说,亡国之君的头衔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哪怕是荒淫无度的高湛也不喜欢在史书上被当做亡国之主,这才把吃奶的儿子推向皇位。

崇祯算不上明君,也并非昏庸无度,他只是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而已,但他绝对不会希望大明毁在自己手中,以至于无面目去见祖宗。

太子的挺身而出,无疑将压在他身上的压力卸去,在决定退位之后,亦没有太多的留恋。

只是太子杀戮过多,朝臣基本被清扫一空,崇祯倒不是同情那些朝臣,而是觉得,朝臣都没了,太子的新朝又如何处理全国繁重的政务?

眼前应钟声而来的众臣,实在少的可怜,崇祯想到自己继位登基之时,皇极殿前的广场可谓是人满为患。

总觉的这个禅位大典实在是太过于寒蝉,有损于大明的国威。

崇祯对身边的王承恩道。“着人将翰林院的编修,京师中的廪生,增生一并召来。”

……

当朱慈赶到之后,差不多便快到时辰了,早有宫中的内侍等候朱慈的到来。

并将其引入中极殿,换上只有皇帝才能穿的黄色袍服。

至于冠冕,则没有准备。

而是要等到禅位仪式之中,由崇祯亲自摘下自己的冠冕,为朱慈带在头上。

这象征的皇权的转移。

整个大典都由崇祯一手操办,朱慈要做的只是,人来到后,按照礼仪接受禅位而已。

禅位大典,随着朱慈的到来,随即展开。

古时候的礼仪无疑是繁琐的,哪怕是当初的朱慈烺,在面对着每年数次的各种祭祀,祈祷等礼节,也是昏昏欲睡,毫无兴趣。

朱慈像个木头一般,接受者礼仪之中需要做的事情。

心里却早已准备把六部中最不合理的礼部给拆掉。

……

首先是诵读崇祯的退位诏书。

天承运皇帝

诏曰

元气肇辟,树之以君,有命不恒,所辅惟德。天心人事,选贤与能。朕德将尽,妖孽横生……(省字四百)……今便祗顺天命,出逊别宫,禅位于太子,一依唐虞、徽高故事。

退位诏书诵读之后,崇祯将自己身上象征着皇帝的物品全部卸下,交给内侍保管。

在这之后。

以范景文为首,李邦华,倪元璐等文臣生员跪拜哭泣……挽留。

当然。

崇祯一一拒之。

这些是只是礼仪而已。

在相互拉扯了半天之后,众臣才不极情愿般的接受了崇祯退位的事实。

接下来便是有人出班进奏,请求太子接受禅位,继承大宝。

按理说这样带头出班进言的人应当是群臣之首,也就是首辅。

但是魏藻德已经凉了,省下的人当中论资历最老,官职最高的人也只有范景文。

实际上昨日当范景文听说崇祯退位的时候。

他心忧国君,以为崇祯受难,不顾一切的跑到宫城想要面君。

到了宫城后。

想象之中的太子乱军并没有出现在宫城之中,这让范景文松了一口气,但请求面君的要求却被拒绝,秉笔太监王德化委婉的告诉范景文崇祯正在办“正事”。

范景文才悻悻的离开。

直到现在,看到崇祯安然无恙,似乎昨天过的还很滋润,范景文对于太子继位这件事,也看开了许多。

横竖还是大明,更换君主的事情也不是不那么容易接受。

范景文按照礼节的规矩,充当了这次的临时首辅,躬身向朱慈的方向道。“人不可一日无首,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太子应天景命,继任为君,则百姓幸甚,社稷幸甚。”

朱慈其实已经有些被繁琐的礼仪弄烦了。

真想直接对着众人点头答应道……好啊好啊。

但朱慈还是忍住了,皱着眉毛,想着怎么样的措辞。

就在这个时候,王承恩递给了朱慈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有着他要当着众人的面答复范景文的话。

原来就算是这里的人,亦是将各种礼节当做死板的事情,与其说这些礼节是这个时代人的迂腐,更不如说这些只是官方性的风俗而已。

既然老爹已经给他准备好了稿件,朱慈就免得耗费脑细胞去想着那些无聊的假话了。

直接照着纸条上念便好了。

再然后便是宣读登基诏书。

从现在开始,朱慈的自称正式要改为朕,而崇祯在与其他人对话时,则需要称自己为寡人。

登基诏书之后。

内侍将崇祯取下的皇帝信物交于朱慈,称之为受信。

受信之后。

便是所有与会众人对着新皇帝跪拜扣首,宣誓效忠。

然而这个时候,总会出现一些让人难以预料的事情。

当几乎所有的人都跪下山呼万岁的时候。

人群中的有几个廪生仍然站在原地。

“朱慈烺大逆不道,何德何能,可为大明之主!”

他们凛然的当着朱慈的面,骂了起来。

本来约定成俗的礼仪,由于那几个廪生的突然不配合,随之出现了尴尬。

对于这样的事情朱慈亦是不感到意外,毕竟他还真有点得国不正的嫌疑。

当初成祖登基也是受到非常大的阻力。

当面对这样的阻力,该怎么去做?永乐大帝已经为朱慈做了很好的示范。

谢芳和薛义CD被带在身边,而周围亦有受自己控制的亲卫。

朱慈向谢芳使了个眼色,后者便知道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