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三十三章 嘤嘤嘤

从山海关发来的檄文,传达的三个信号。

第一,吴三桂降清了,大明和鞑清之间将无险可守。

第二,鞑清将要又一次入关来干大明了。

第三,还没喘过气来的京师……将再一次面对更加困难的境地。

朱慈还是挺生气的,他觉得已经尽可能的去安抚吴三桂了……然而该降的贱人,终究是挽留不住,还白白折损了一百多士兵。

以至于在面对群臣时,脸色阴晴不定。

朝堂上的大佬,本事不一定很强,但一个个绝对是忠贞不二的忠直之士。

或许他们“直”的属性已经被朱慈给删除掉了,在高压的政治局势面前,哪怕他们对朱慈心存不满,也绝对是有气不敢出,有屁不敢放。

长此以往,很容易内分泌失调,内分泌失调的结果就是……脾气暴躁。

他们不敢对朱慈发火,但对狗汉奸和鞑子,却毫不口软。

“吴三桂世受国恩,背主叛上,实在罪不容诛,臣以为当夷其三族,以儆效尤!”

孟兆祥首先以法理的角度议定吴三桂的罪责。叛国投敌之罪确实应该夷平亲族,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是朱慈并不急于如此,吴三桂的家眷的确都在北京,被朱慈刻意的软禁起来,想要灭族也只是抬手之间的事情。

杀人只能一时泄愤,达成目的才是首要任务,如果吴三桂的家人对于朱慈还有利用价值……那么朱慈并不介意他们多活几天。

“此事暂且不提。”朱慈压了下去。“吴三桂既降,你们觉得该当如何?”

从李自成退却之后,朱慈就一直在考虑如何应对鞑清的问题,现在确实谋划好了一套完整的战略计划,但这套计划却真不能告知任何人。

万一消息提前走漏,势必功亏一篑。

李岩被支去了山东,是这次计划的其中一环,但是给他的那封密旨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更多的,都被朱慈闷在心中……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完全启动对建奴的作战方案……直接硬怼侏儒衮。

在此之前,朱慈在朝堂上听着众臣对汉奸和鞑子的恨之入骨的发言。

他们将所有恨意都释放在了民族和国家荣辱之上。

“竖子三桂,与建奴沆瀣一气,枉顾君恩,实在可恶之极,圣上当以天兵伐之,斩奸除恶!肃清寰宇!”王家彦进言道。

“臣附议。”

附议……

朱慈的高压政策下,党争现象根本不存在的,只要有些脑子的都能闻到政治风向。

朱慈是什么人,有着强硬手腕,又有着堪比成祖军事才能的君主,至少许多人都这么认为。

以至于许多人对于朱慈有一种迷之自信,他们总觉得只要朱慈在,就肯定能出现奇迹。说不定山海关那边就掉块陨石下来了。

这个时候……哪怕是建奴大军即将来袭,哪怕京师的军事力量和建奴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文官们一个个仍然叫嚣着……打!狠狠地打,打出大明的气势,打出天朝上国的风采。

反正有朱慈这根大腿,他们只要在身后喊六六六就够了。

……

不过文臣们在对敌上并非一无是处。

至少……他们语文学的好啊。

尤其在面对檄文本身。

这里面的遣词造句,亦令诸臣恼怒,赤裸裸的辱骂圣上,以及还有许多莫须有的罪名盖在圣上的头上,这不是在打朱慈的脸!

这是打他们大臣的脸!

主辱臣死。

范景文和倪元璐都主动请缨,以笔伐贼。

也就是说,既然建奴和狗汉奸恬不知耻的发了檄文,那么大明也不能怂啊。

也得写个檄文硬怼之,才能解气。

大明是文治之邦,哪怕已经有很多进士投了鞑清,哪怕朱慈已经屠了一波文官了,大明内读书人的质量和数量仍然完爆鞑清一脸。

敢在他们这些文学博士面前,班门弄斧,卖弄文采,还斗檄文?……几乎所有进士以上文凭的文官,都跃跃欲试……想要接下这封战书,以文回之。

不但可以撒气,运气好的话,文章流芳,名垂青史……那都是文官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是……朱慈连这种机会也不给这些可怜巴巴的文官们。

面对鞑清和吴三桂发来的檄文,朱慈非要亲自撰写檄文。

“范首辅,拟诏,发给山海关!”

“遵命!”

朱慈的大明檄文如下。

吴三桂,多尔衮,阿济格,多铎,朕屮艸芔茻你娘,想入中原,便不要废话!尽管过来!

在你们踏入朕的地盘后!应做好觉悟!

绷紧你们的双腿!切莫因为恐惧而战栗!瞪大你们的双眼,看清你们亲友死不瞑目的头颅!

不要后退哪怕一分!不要撤回一兵一卒!

将你们所有的鲜血倾洒在这片土地上!慰藉所有因你们而死的亿万将士与百姓的亡魂!

……

通篇白话,没有陈述任何关于战争的大义,只是简单粗暴的向吴三桂和建奴表达了……快过来,让朕干你的……中心思想。

一众的大臣面面相觑,在听完了朱慈亲笔所写的檄文后,沉默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檄文还能用这么写的?!

圣上可是大明的天子啊,用白话也就算了,怎么还爆粗口?!可还有天朝上国的样子……不妥……不妥,会被世人耻笑的!

然而毕竟是朱慈亲自要这么干,虽然文官们都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但还真没人敢出言反对。

“你们觉得……朕的这封檄文如何?”

妈蛋,这檄文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么……还要不要脸了?

“圣上才高八斗……臣不及也。”范景文缩着头,小声的道。

“臣亦不及也……”孟兆祥也跟着道。

王家彦看着其他人都在昧着良心的恭维朱慈,着实有些看不下去,虽然迫于威势,他不会……出言忤逆朱慈,但这种恬不知耻的拍马屁,王家彦觉得自己还是干不出来的。

不过在众位大臣一个皆着一个的出班夸赞朱慈的狗屁文章,到最后只剩王家彦一人后,王家彦浑身不自在。

尴尬的……只得出班道。“圣上之文……可昭日月!”

满意了么,小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