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清剿(二)

感谢草船狂魔的500币,子君123的100币

……

徐立三作为报信的人在朱慈的面前哭泣,说起话来亦是断断叙叙,说是来报信的,但朱慈耐心的等了半天,亦是没听到一句完整的话。

什么老常,什么失守,什么军令。令朱慈摸不到头脑。

直到远处传来奇怪的震动,又一名小校慌忙跑了过来。

“殿下不好了,有一群百姓士子聚在一起闹事,想对殿下不利!”

和徐立三的吞吞吐吐相比,这个小校的汇报明显简单扼要。

当时就让朱慈大概得摸清楚了前面的情况。

朱慈望向徐立三,问道。“你要说的也是这个事么?”

哭成了狗的徐立三点了点头,但想起了常时发后,又摇了摇头。

继而整理了一番言语后,扣首道。“常时发没有违背军令,没有临战脱逃……请殿下明查。”

朱慈当然不认识常时发,但见徐立三言辞恳切,悲从心来,禁不住问道。“孤知道了,常时发人呢?”

“已陷于暴徒之手,怕是没了……”说到此,徐立三又大哭着抹着泪,两个人以前就关系不错。尤其是在最后,常时发可谓是将生的机会让给了他,更让徐立三无法忘记这个恩情。“老常家有妻儿老母,这一去,他家的天就塌了啊……”

周围的军士亦受到徐立三的影响,默默地同情着他嘴里的那个人。

朱慈听后叹道。“大明不会忘记殉国的义士,其身可上宗庙享受世代血食,其妻儿老小,亦由朝廷抚恤,不愁衣食!”

听到朱慈的这句话,徐立三感恩的向朱慈连磕三个响头。“小的替老常谢过殿下……谢过殿下。”

安抚了徐立三,朱慈脸上颇有凝重之色。

百姓聚集?示威游行?

若是没人带头蛊惑,朱慈是不相信这些布衣有这么大的胆子和勇气。

“新建伯!”

“臣在!”王先通答道。

“派人将谢芳的两千支援调过来,然后你带着锦衣卫抄掉那群暴民的后路,逃了一个拿是问!”朱慈真有些火了。

那个素为谋面的常姓小兵不能就这么白白牺牲。

无论是谁在背后导演了这出戏码,势必要揪出来血祭!

……

游行的士子大军,如入无人之境,虽然已经进入了京营封锁的腹地,却无一人敢于上前阻拦。

他们的目标似乎很明确,如果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京营军士挡着路的话,他们也不去主动攻击靠边站的士兵。

口里不断地呼唤着口号。

“太子残暴,擅杀忠良,天怒人怨,祸国殃民!”

这仿佛是他们的勇气所在,而当注意到京营的人不敢动他们时,越发趾高气昂起来。

他们是士子,代表着天下读书人,代表着天下的百姓。

这些人仗着法不责众的心里,只要抱成团,他们不相信太子敢动他们!

他不相信太子敢于成为真要成天下公敌!

当然,如果没人起头,也不会有这般的凝聚力。

大军中的主力便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而这些读书人许多都是奉了东林学派的教义。

在东林党京城分舵舵主龚鼎孶和陈名夏的号召之下,势必要用自己的力量匡复国家。

如今太子失德,不足奉社稷!这样残暴的太子!怎能成大明的储君!

他们游行,他们呼喊!他们要让所有人知道太子的罪行!

他们要逼迫太子告天谢罪,然后被圣上废除!改立新贤!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说起来,他们还单纯的觉得自己是仁义道德的楷模,他们觉得太子虽然罪行累累,但毕竟是国之储君,只废不杀便可。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

如果让朱慈知道他们的这种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感谢他们的不杀之恩……

……

不过当这群人呼喊着口号进入崇文门大道后。

数列明军组成的人墙挡在了他们的面前,而身后又突然出现了许多飞鱼服的锦衣卫,封锁了他们的后路。

明军身后,一名身着玄衣的少年,骑在高马之上,俯视着众人。

而那群明军同时喝到。“来者止步!”

原本声势浩大的士子大军顿时静了下来。

“是谁指使你们聚众闹事的?!”朱慈厉声问道。

原本口号一致的众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他们本来就是凭着一腔热血,响应了东林学派的号召,口号喊的响亮,当真正的遇到太子后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这种嘈杂很快便过去,人群之中有人带头喊道。“太子失德!当谢于天!吾皇圣明!废储举贤!”

继而这群人又换了口号,跟着喊了起来!

还震着手臂,颇有种义愤填膺之感。

“谢将军你怎么看?”

谢芳以为朱慈在考验自己,立刻抱拳道。“末将以为众人无知,恐有小人作祟。”

朱慈点了点头,事实上在问完那句话后,他便观察着整个人群。

人群中有几个形迹可疑之徒,便是他们带头起话,从而带动整个人群。

“那么,谢将军觉得该怎么办呢?”

朱慈问的很平静,看起来并不像被人群吓到的样子,谢芳想了想,便是道。“末将曾读三国,昔日张文远遇叛乱,诛其首恶,叛乱遂平。”

若是能抓住人群中的那几个带头的人,这些士子自当鸟兽散。

但是问题也很明显。

“你说的也不错,可如何诛其首恶?”

“这……”谢芳看了看被围住的人群,说实话他还没看出到底哪一个是首恶,更别提从中抓出来了。

理论总是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张文远的文武双全令谢芳很崇拜,却实在难以做到像他那般的大将之风,只此一件事,就感觉自愧不如。“末将不知。”

谢芳很诚实,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朱慈笑了笑,并没有怪罪他。

指着人群道。“谢将军可开弓否?”

“末将不才,亦可开二石之弓。”

二石也是很不错了,这么近的距离……射死人还是做的到的。

“看到那个青衫小帽的小厮么,对就是个高个子士子左手边的那个,你要是能射死那个人,这群人自然就散了。”

谢芳脸色有些为难,他看到那个人的距离也并不远,要是只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谢芳自认为肯定能射中,但如今此人处于人群之中。

那就不好说了。

这和弓术无关,纯粹是心理作用。

就比如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射击苹果,在一定的距离下可以弹无虚发,但是若是这苹果顶在活人的头顶上,这个百发百中的枪手又没有良好的心态,肯定会失了准头。

更别说古代的弓,本就不那么精准,面对着人群,谢芳无法保证一定射中朱慈指着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