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冤家路窄

深夜,远处传来的兽吼之音,令太行山内的李自成军胆战心惊,哪怕是点燃的火堆亦不能驱逐众顺军内心的恐惧。

谁又能料到,曾经不可一世的闯王李自成最后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一众的残兵败将,在这荒无人烟的山岭之中苟且偷生。

在入了山之后,马匹都丢弃在了外面,李自成由高一功搀扶着,而他的体力已经越发的难以维系,入夜时分,便已经发起了高烧。

军列之中懂的些医术的军士,在山里简单的采了些草药,也只能让李自成吊着一口气。

顺军除了士气低落,人心浮动外,也有人开始对高层的将领们产生了不满。

*屏蔽的关键字*来自于李友对手下军士的不善,拿着鞭子呵斥手下士兵去山内寻找些食物。

十几个士兵迫于李友和其他顺军将领的威胁,不得不入山打猎。

在一个同伴因为失足落崖之后,监视他们的哨总去大解的时候,这伙士兵们内心的怨气彻底爆发了。

王胜把手里的*屏蔽的关键字*往地上一丢,无不愤恨道。“奶奶的,那些大头真不把咱们当人看,在这么下去,咱们都活不成。”

“哪又有什么办法?”一个士兵垂目道。“要是不听那些大头的话,咱们也落不得好。”

“屁,都落的这幅田地了,还摆着一副将军脸。”

“王哥儿,在这里说说也有算了,等哨总回来,恐怕……”

“怕什么!”王胜啐了一口唾沫,脸上带着些狠色。“路上你们也听说了,大明的皇帝也就砍了那些当大头的人,其他的弟兄要么当兵吃粮,要么给地安家,怎么也比跟着大顺当贼强。”

王胜的话,让其他的士兵隐隐有所触动,任何的武装暴动,都是需要一个主心骨的存在。

当那个主心骨能够代表大多数人的愿望大声呼吁时,便能够得到理所应当的响应。

就如同朱慈带动京营造反之时。

“王哥儿,你说我们去投朝廷么?”

看到其他人都一副愿意的样子,王胜。“俺看其他人也眼馋着想投明廷,只是没人敢说出来罢了,如今李闯都快死了,要不直接拿了他的人头献给朝廷,一定能得到赏赐,咱们兄弟下半辈子哪还需要给别人卖命?!”

其他人听着颇有些心动。

“你们吵什么!吵什么呢!”这个时候总哨拉完粑粑回来,看到士兵们围在一群,皱着眉头呵斥道。

而在这个时候,王胜和其他人都望向总哨官的眼神都变了许多。

总哨顿时觉得不对劲,而当王胜等人拿着武器朝着他逼近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大吼起来。“反了,反了!”

总哨很机灵,要不然也做不到总哨。

拔腿就往李闯那里跑。

这些暴动的士兵,哪里又肯放过,紧随其后的追赶。

总哨跑的很快,干瘦的他,在面临生死存亡的之时爆发出来的速度堪比博尔特。

直到看到李闯哪伙人,总哨扯开嗓子大声吼道。“救命啊!有人造反了!”

李闯附近的人并不多,本来只剩数百人,又派出去大队到林子里找吃的,余下的都是着老弱病残,或者伤员。

他们看着活蹦乱跳的哨总。又低头下去,并没有太多动作。

只有留守的顺军高级将领,急忙起身询问。

“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当十几个暴动的士兵返回这里,并二话不说杀过来的时候。

李友顿时意识到了情况,这些**崽子,竟然干出造反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出来。

李友急忙命令其他人起来击杀叛兵。

然而许多人疲惫的根本没有太多的响应,有些人象征性的起了身,却实在没太多力气了。

“兄弟们,杀闯王,投明廷,得富贵。”王胜没了退路,开始鼓动着其他人和自己一样反了闯王。

这样的鼓动下,顿时也有些人响应。

此时,跟随着李闯的最后这波人马,开始了难以遏止的兵变。

高一功和李闯的正妻高氏都爬了起来,面对着全军的变乱,亦是慌了神。

高氏被叛兵捉了去,李友被叛兵所杀。

只有高一功咬了咬牙,背着李自成,趁机逃了出去。

重伤垂死的李自成,悠悠醒来,头疼欲裂的他,看到身前的高一功,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那些崽子反了!”高一功咬牙切齿。

远处传来的声音,亦是能微微听清。

似乎有女子的呼救声,以及一些****之声,那声音好熟悉。

“夫人……夫人!”李自成回望道。

这个时候哪里有顾得了那么多?

高一功也不忍啊,那可是他亲姐姐,但现在回去不但救不了高氏,他们也逃不过啊。

只能一摸黑的往前方奔逃。

此地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向导,高一功完全迷失了方向。

不过似乎天无绝人之路,高一功和李自成在这一路上倒还没遇到什么危险。

等到看到一条溪流之后,有些经验的高一功沿着溪流朝着下游寻去。

“放孤下来吧,你也累了。”对这么一个忠心的小舅子,吃过苦的李自成也不忍心他受累。

就这样一对好基友,毫无目的前进。

天亮了。

远处似乎能听到人声,逃了一晚上的李自成和高一功,想着或许遇到个好心人接济一下他们,亦或者拿刀威逼,反正为了活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带着期盼向前走去。

却看到一副有些不堪的画面。

一个妇人在小河边浣洗着衣物。

而她的身旁,一个穿着常服的男子在一旁动手动脚。

“别闹,这大白天的。”

“晚上有元爵在,也不方便啊,俺没让其他人跟来,不会有人看到的,嘿嘿,夫人……俺忍不住了。”

女子半推半就,男子越发胆大,只是刚到一半,就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抬头一看,一对男子正搀扶着站在不远处望向他们。

虽然有些灰尘土脸,但总感觉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

这种感觉,不止是存在于高杰和刑氏心中,李自成和高一功也有同样的感觉。

八目相对。

气氛有些尴尬。

……

谢司马小杰100,1号床100,从前以后1000,风行巡洋500,昵称不好取100,在下十殿100,醉里挑灯看斧1000,秦汉唐明100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