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六十三章 鞑清援军(咬牙作死第二更2/4)

当第一名骑兵冲向圆阵面前时,等待他的是*屏蔽的关键字*和*屏蔽的关键字*的洗礼。

直挺起来的*屏蔽的关键字*,又粗又黑又硬又长。

骑兵的身躯冲撞过来之后,便被*屏蔽的关键字*给戳满了窟窿。

掉下来的骑士,被后面的骑兵踩踏,更无生还可能。

而亦有些能够感觉到不应该直接冲过去的骑兵,勒住战马,从阵列之侧绕而行之,试图寻找合适的攻击位置,然而这么以来,极速奔掠过来的冲击力也大打折扣,被身侧的火绳枪兵抬枪爆头。

关宁军的铁骑前仆后继,圆形的阵列抗住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阵型被挤压。

双方都互有伤亡。

然而,在圆阵不溃的情况下,防御能力大的惊人。

那就仿佛是水流遇到了石头,冲击虽强,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在军中坐镇的吴三桂,直勾勾的看着这一切,原本只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圆阵,竟然如此的坚固。

他双眼凝视圆阵,试图想要从那阵列之中窥视着玄机。

当一个个关宁铁骑,接二连三的倒下,当一个个周围的军校劝说暂且鸣金收兵,再做计较。

吴三桂,约摸明白了一点,这王先通好像还有些门道。

“收兵!”

哪怕是明雷,也只能让吴三桂笑笑而已,但……这阵列,却不得不让他重视。

如果没有研究出合适的对策,按正常的流程攻击话,只会徒增伤亡。

关宁军是吴三桂的班底,虽然新近投降鞑清,想要立下投名状,但若是关宁军的实力受到大幅度削弱的话,在鞑清那里也难以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甚至他那平西王的头衔,都有可能因为一点小事而被剥夺。

关宁军鸣金收兵。

第一次接战结束。

吴三桂以千余人伤亡的代价,最终也没能破掉那一个千人的圆阵。

至于明军一方,战损不足百余人。

这样的结果让王先通和张庆臻都难以想象。

“此阵真乃固若磐石!坚若玄武。”第一战胜利的消息,无疑让全军振奋,王先通抚手大笑。

尤其是他们面对的乃是天下精锐关宁军,能让关宁军吃瘪,也足以让他们守卫京城的信心大增。

“圣上果然是天纵之子,我军有此阵,建奴亦不足惧!”巩永固也很乐观。

“此战虽胜,却仍需谨慎为妥。”张庆臻言道,实际上他认为圣上留下的阵列确实强悍,坚固,在防御能力上一流,但是他却有些担心。

虽然他们还没看出这个阵法有什么可以破解的方法。

但是作为敌人,作为远远比他们更加强大的敌人,恐怕他们肯定会好好思量。

如果只是盲目的乐观,显然并非可取之道。

“圣上还没有消息么?”张庆臻又问道。

这个问题一直留存于众人之间,早先圣上带人说是迎击建奴,然而直到现在却没任何准信。

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甚至有人觉得圣上或是跑了,但也只是很少一部分人而已。

毕竟辽宁皇帝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通过绝强的手腕,震服了京城。

上至大臣将领,下至平民百姓,大都不会觉得辽宁皇帝会畏惧敌人而去逃跑的怂人。

即使有些人会冒出辽宁皇帝逃掉的想法,也绝对不敢说出来。

锦衣卫对在谢芳的管控之下,仍然监察四方,辽宁皇帝余威尚存,无人会自找苦吃。

便是这般……使得目前的诸军,仍然处于旺盛的斗志之中。

军阁中的众将,听到张庆臻的问话,无不无奈的摇头不语。

自从十六日圣上离去之时,便没有任何消息。便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只有王先通,安若泰山,直到现在,知道实情的他却对此事绝口不提。

圣上去辽东,凶多吉少,若是将消息提前放出,的确会让京城的压力减轻很多,但是……那等于将圣上置于死地。

忠于明廷的王先通,将皇帝的生死看的远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加重要。

无论面前遇到怎样的艰辛,王先通势必要咬紧牙关抗住压力,为圣上捣毁贼巢,争取更多的时间。

“此时无须多问,圣上出征,自有圣上之道,我等只需固守京师,待圣上凯旋而归!”

王先通压住了继续讨论圣上去向的苗头,将众将的注意力重新放到如何抵御建奴上来。

……

吴三桂收兵返回军营无疑是很窝火的,对明军的野战竟然是吃了大亏!

纠其原因……便是那诡异的圆阵。

“此阵,诸位怎么看。”吴三桂部在军帐内讨论如何应对明军的圆阵战术。

再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前,实在不能莽撞的冲锋。

“末将以为此阵坚固,断不可催,以骑兵尚不能破阵,步兵亦不能进。”副将杨坤说道。(历史真人)

“然若无破阵之法?”

“末将观之,却见其不可寸动,实乃笨重之至,或可以列铳于阵前,以火器一较高下。”

实际上便是如此,当骑兵的冲击力逐渐被火器压制,骑兵的作用也会从主战兵种中沦为辅助兵种。

明军新近使用的协同作战阵列,将关宁军的军锋磨平,迫使其不得不大规模使用火器来与之匹敌。

吴三桂沉思,思考着杨坤提议,结合着白天所目测到的明军战力。

似乎也只有此法一试了。

……

然而到了晚上的时候。

鞑清的援军却已经出现,多铎率领着三万前部八旗军屯住在了吴三桂不远的地方。

早在来之前,多铎便已经听说了吴三桂的第一次进攻被打了回来。

面对纯步兵的明军,竟然伤亡惨重。

本来就很不把汉人当回事的多铎更把吴三桂看轻了许多。

在与吴三桂的会晤之中,这种轻视表现的十分明显。

“以平西王的威名,却也败于明军之手?”多铎坐在主位,不免嘲笑。

吴三桂微有不爽,听出了多铎言语之中的蔑视。“十分惭愧,明日若再战,或可取之。”

呵……

多铎的嘴里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平西王暂且歇息一番,让本王手下的八旗子弟立个头功如何?”多铎笑道,他想让吴三桂知道,他手下的关宁军和八旗军到底有多大差距,省的以为得了个平西王封号,就觉得可以放飞自我了。

竟然连步兵阵都冲不动,这关宁军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http://../book/36831/163999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