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明忠犬

肃亲王也就是豪格。

黄太吉的长子

豪格很呆萌,在去年的权力争夺战时被多尔衮摆了一道,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的绝对优势的豪格,竟然被忽悠的接受了让福临登基的提议。

虽然是保证建奴内部不发生变乱的有效方案,但实际上,福临登基后,利益牺牲最大的莫过于豪格了。

恐怕豪格现在心里都已经后悔死了,仅仅是几个月之内,他的势力基本上被多尔衮剪除干净,面对着从天上坠落到地上现实,豪格那娃又能否服气?

不过现在对豪格来说,已经没了翻盘点,在那一次夺权战中犯了二,一步错,满盘皆输,在那之后更难从多尔衮的打压和阴影之下重新爬起来。

或许利用一下豪格和多尔衮的矛盾,或将成为建奴内部自爆的导火索。

当然,眼下仍然以挺进辽东为主要任务,哈敏多的哭诉,朱慈并没有任何表情。

他的一切反应都在意料之中。

也不说有没有同意哈敏多的攻克察哈浩特的计划,朱慈现在先想着如何处置这些投降异族的问题。

“命人连夜打造几副烙铁。”在细致的考虑后,朱慈心里却是有了一套方案,或许可以尝试一下,观察以后得效果。

“烙铁?”哈敏多对于朱慈的跳跃性思维有些反应不过来。

“对,刻有[大明忠犬]字样的烙铁。”

“……”

直到第二天。

哈敏多才认识到辽宁皇帝的手段有多么的阴毒。

那烙铁乃是为他们这些降民量身准备的。

在这天早上,朱慈让哈敏多向喀尔沁部的五千余户发布天朝对待异族的最新政策。

凡是投降的蒙古族或者建奴,不管老弱妇孺,想要活命,必须在脸上用烙铁印上烫疤。

[大明忠犬]

这无疑将伴随着他们一生。

如果有任何反抗,格杀勿论。

可以用这么一句话简单概括,朱慈下达的大明政策。

要头不要脸,要脸不要头。

就是这么简单通俗。

这样的印记,即使是建奴出身的哈敏多也觉得十分不舒服,这当面承认自己是狗是一回事,能够忍受脸上顶着烫疤又是另一回事。

脸上多个烫疤是怎么一回事?

这和在妹子的大腿上写“正正正……”的恶趣味,又有什么区别?

辽宁皇帝的也太过了一些吧!

为何如此?

是对于建奴让辽东汉人剃发的报复?

哈敏多不知道,也不去多想,实际上他已经没有违背的可能,只能当奸到底,当哈敏找到一个会蒙语的建奴向其他的蒙古族牧民们宣讲朱慈的烙铁烫疤计划后。

一众投降的牧民表现的反感极为强烈。

他们声嘶力竭的嘶吼着完全听不懂的蒙古语,显然对于烫疤这样的事情非常排斥。

或是怕疼,或是还在乎颜面。

他们喀尔沁只是一个小部族,草原上还有其他蒙古人,这要是顶着这样的烫疤,又如何面对其他蒙古人?

大明的皇帝这是要把他们逼上绝路啊!

无论牧民们怎么想,都不在朱慈的考虑范围内,所谓的强权,便是无论你愿不愿意,必须遵从。

否则只有接受人道毁灭。

早就已经预料到会出现此事的朱慈并不慌乱。大明皇卫军已经兵器在手,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暴动。

牧民们群情激奋。

高杰也不二话,直接拽出一个最为活跃的老头,直接一刀给宰了。

鲜血和恐惧让他们清醒了许多。

杀鸡儆猴之下,人群渐渐地平静下来,哈敏多虽然内心有些难以接受,但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又怎有后悔和反对的可能?

辽宁皇帝这么做,是准备以此来抹除他们内心的骄傲和自尊,彻底将他们沦为大明的奴仆……

烙印的方式简单粗暴,可以想象这些脸上被加了烫疤的人。即使他们没有诚心归降明朝,在明军离开后,就算是想融入其他部族,也会被孤立,再难和他们合力进退。

现在的哈敏多才切身体会到,这位连多尔衮也颇为正视的辽宁皇帝,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那种狠辣果决,不择手段,强势的让人不得不弯下膝盖,臣服受命。

哈敏多叹息一声,最终以扎萨克的身份,替朱慈维持秩序,极力的劝说牧民们放弃抵抗,接受烫印。

当然朱慈并没有任何时间,平心静气的和牧民们交流,详谈,说服,一切都是以鲜血为保证。

但凡是稍微有些抵抗的牧民,眼神带着愤恨的牧民,直接按头放血。

或是表现的极为恭顺的牧民,在脸颊上烫疤后,丢到一边。

一个时辰后,对于投降牧民们的处理工作基本结束,五千多牧民,被戮去五分之一,剩下的人卑微的乞活。

屈服在明朝的强权之下。

哈敏多和他们建奴的官僚亦是跪地,没有任何反抗的接受了烫疤仪式。

那种屈辱之感,仿佛一把锤子,击碎了他们内心中残留的骄傲。

接着,朱慈的明军,毫不客气的掠夺了喀尔沁部的食物,和为数不多的马匹之后,补充损耗。

整个过程,牧民们大气也不敢喘。

直到明军离开。

只留下喀尔沁部的牧民相互之间看着脸上的疤痕,相拥啜泣。

哀叹着他们不幸的命运。

……

哈敏多被带走了。

作为一个满奸,一个比较有价值的满奸,还是需要好好利用的。

虽然还没有给他任何赏赐,虽然他的脸上也留下了可耻的伤疤,但他想要跪舔大明的心仍然没有动摇。

实际上,许多做族奸的人,远比侵略者更加可恶,他们知道返回本族就只有被清算的命运后,对于现有主子的乞怜足以令人作呕。

明末三大汉奸,范文程,洪承畴,吴三桂,那个不是在投降后,竭尽全力的坑害汉族人。

用同胞的鲜血来博得主子的欢心。

如果没有他们几个,以鞑清的力量绝不会那么轻易的踏入中原。

不过就这一点上,作为第一个满奸,哈敏多也是和范洪之流乃是一丘之貉。

为了讨好主子,恬不知耻的出卖本族的利益。

四月二十二日夜,大军昼伏夜出。

哈敏多和高杰带着三十多骑,扣开了察哈浩特的城门……

……

六月一上架……求波首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