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八十章 城下骂战

老沈阳都知道,沈阳有个大西门。大西门在沈阳的西边,这一点毋庸置疑。

实际上大西门的学名叫怀远门。

根据八门遁甲的方位解析,怀远门所处的位置,实际上是死门。所以当有犯人需要处刑时,都需要经过怀远门,意味鬼门关上走一遭。

朱慈兵临怀远门,实在有些不吉利。

不过无论是朱慈还是高杰,亦或者其他将士,对于八卦之类的东西却是一知半解,根本没考虑这么多。

之所以来到怀远门……仅仅因为怀远门比较近而已。

但城门上的范文程可笑弯了腰。“明军不过尔尔,攻打死门,他们这是自寻死路。”

洪承畴在意的并不是周易八卦的问题,他在用他那5.4的视力仔细观察着那明军之中最为特别的一个人。

早有传闻说那伙突入辽东的明军,乃是辽宁皇帝舍身犯险,御驾亲征。

军报不足为凭,或有谬误,只有亲眼确认后才是真的。

整个沈阳城中,能够确认辽宁皇帝身份的,也只有洪承畴了。

洪承畴记得那还是崇祯十四年春天的时候,那一天,京城下了冬天之后的最后一场雪。

在这一天,向来只穿玄衣的崇祯皇帝,恭恭敬敬的穿上了龙袍,带着百官为即将出援辽东的洪承畴饯行。

那一次的誓师规格十分的隆重,甚至于说,连当朝的太子,也跟随在崇祯身旁。

足以见得崇祯对洪承畴的信任,和倚重。洪承畴寄托了崇祯的全部希望。

记忆之中,洪承畴翻出了太子的长相。

那个时候的太子,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级,举止大方,温文尔雅,皇家的良好皮囊下,洪承畴都有着收为女婿的冲动。

当然,这都是想想罢了。

如今立场已经变了。

在怀远门城下的是一个身穿甲胄的少年,三年过去了。

那原本一身的稚嫩气息已经退却。

十六岁的太子,便已经成了皇帝,君临沈阳。

再次看到太子的面容,洪承畴感慨般的叹息一声。

身旁的张存仁问道。“那人可是辽宁皇帝?”

“正是辽宁皇帝!”洪承畴确认了这一点。

周围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竟然真的是明皇!如此孤军深入,这大明皇帝也忒作死了一点吧。

“辽宁皇帝又如何?不过几千骑罢了,徒死于此。”范文程道。

看着沈阳高高的城墙,还有周围一个个骁勇的八旗勇士。

鞑清的众臣终究觉得心中踏实了一些。即使是被传的神乎其神的辽宁皇帝,也不可能在这种军势下的攻克沈阳吧!

……

朱慈令人马稍后,带着亲兵,巡城至怀远门之下,抬头望向城门。

那城门之上,塞满了鞑清的满汉众臣,一个个的人头等待着被收割。

在众人之中,朱慈也认识洪承畴一个人的面容,这是来自于原本太子的记忆。

对于这么一个被崇祯给予了全部希望的重臣。几乎满足了他一切的要求。

只是,最终换来的却是彻头彻尾的背叛。

不要以为洪承畴的背叛是迫于无奈,是内心纠结的结果。

更不要觉得他有任何值得同情的地方。

那只是因为他想当个biao子,又冠冕堂皇的想给自己立个牌坊而已。

当他在松山亲手举起屠刀,屠杀了誓死忠于明朝的曹变蛟和王廷臣等人之后,那之后的假意绝食为明廷尽节的行为,只能让人觉得恶心。

如果让朱慈给明末的汉奸做一副悬赏通缉扑克,洪承畴是小王joker,没跑了。

至于大王joker呢?……这还用问么?

首先发话范文程,作为汉臣之首,他的一言一行,也足以代表鞑清的主流。

在确认了朱慈的身份后,那种走狗的心态,更加占了上峰。

“朱慈烺!你窃国弑父,不忠不孝,得位不正,残暴无度,实乃罪大恶极,竟也有面目犯我大清天颜!”

隔着城墙,范文程开骂道。

城楼之上,一众的汉臣听后都觉得身上的压力松了许多,他们之中有些人还是不敢面对明朝皇帝的。

那内心中微弱的羞耻心在作祟,不过在听到范文程的开骂后,有些人一想,他们有什么好羞耻的。

城楼之下的那个辽宁皇帝也不是个好货,把老爹给撸掉皇位的事情都干出来了,又怎会在这种皇帝的面前自惭形秽?

“你是范文程吧。”城楼下的朱慈骑在马上来回逡巡,那说话的汉臣,在站位上最接近满臣一伙,就地位来说。汉臣之中地位最高的存在,那也只可能是范文程。

“是又如何?”范文程是鞑清忠狗,对朱慈毫不待见,言语之间亦是十分的轻蔑。

“听说,你夫人被豪格,多尔衮,多铎给睡了?”

朱慈开头就问了这么一句,本来还想好许多官方言语,准备继续怒斥朱慈的范文程顿时呛了一口。

妈的,怎么他在沈阳的这点破事,连京城都知道了?

范文程涨了个大红脸,憋着一口气道。“放屁!没摄政王的事情!”

周围的汉臣,和城下的士兵都跟着窃笑,这么突兀的一句,实际上也承认了他做的那些下贱事。

被带绿帽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被带了绿帽,他还觉得很荣耀。

范文程已经语无伦次,不断地解释着什么以大局为重,什么旗人妻子亦是旗主妻子之类的跛脚理由。

但凡是一个正常男人的价值观,都会觉得范文程这种心甘情愿出卖妻子的行为,是值得嗤笑和鄙视的。

哪怕他是汉臣之首。

无论他怎么解释只是徒增笑尔,以至于当他想要再次出言攻讦朱慈之时,已经没有之前的理直气壮。

不知不觉间被辽宁皇帝带歪了楼的范文程,感觉很难受。

这一次范文程还需要感谢一下洪承畴,当他陷入困境是,洪承畴及时的替他转移了话题。

“尔皇帝身为天子,却无天子之度,口出污秽,实在辱没祖宗!”洪承畴厉声道。

朱慈反攻道。“尔为明臣投降鞑寇,却是对的起祖宗?!”

“尔为汉人,却卖主求荣可是对的起祖宗?!”

“留恋于鞑子太后的玉塌,却忘记你福建爹娘的你,有何面目在朕的面前提祖宗?”

  http://../book/36831/167247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