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多尔衮和阎应元的博弈

多尔衮重新回到了前线,和他一起抵达的还有盛京失陷,以及全城被屠戮的消息。

这样的事情,多尔衮并不想让已经入关的大军得知。

但是……都城被屠尽,如此的大事,可不是想藏着掖着,就可以瞒得过去的。

当时亲身经历过盛京之战,还活下来的人,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是没有。

他们或多或少,都和前线的作战的将士沾亲带故,继而将当时的确凿消息传递过去,也是自然而然的。

“盛京被屠了。俺娘还在城里啊。”

“咱们这是打的什么仗?汉人的京城都没打下来,自己的家都先丢了。”

“好想回家。”

盛京失陷的消息之下,整个鞑清军,人心各异,本来就已经受挫的士气,更有着崩溃的预兆。

这对于明军来说,肯定是个好机会,如果这个时候的明军尝试大举进攻,或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不过,无论是京城的王先通,还是通州的阎应元,都没能抓住这瞬息而过的机会。

他们面对的是,已经很不耐烦的多尔衮。

多尔衮已经将阿济格撸掉,亲自掌控鞑清军的指挥权。

如果说,盛京失陷的消息封锁不住,多尔衮索性就不去封锁,相反,他还要渲染,将明军在盛京的残忍无限扩大。

从而让这种本来可以彻底击溃鞑清军士气的重磅消息,转变为全军斗志昂扬的契机。

多尔衮站在祭军坛之上。慷慨激昂的痛斥的明军的暴行,挑起了清军对于明军的仇恨。

“盛京失陷了,盛京之中,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全部遭到了明军的毒手,自太祖以来,大清从未有过如此的耻辱。”

“无论是你们的父母,还是你们的妻儿,都毫无疑问的无法幸免,难道你们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无动于衷?难道你们可以容忍仇人近在眼前,却想要像懦夫一般退回辽东?”

“不能!不能!”

“绝不能!”多尔衮咬牙切齿的呼喊道。“你们是所向无敌的满洲勇士,汉人在你们面前只是软弱无力的蝼蚁,或许他们可以凭借着狡诈,获得一次两次的胜利,但是!你们的英勇足以击溃任何践踏在大清之上的敌人!”

“用你们的弓箭和战刀,为在盛京而死的父母妻儿,报仇血恨!”

“报仇!”

“报仇!”

全军涌动着相同的口号,作为一军之将,最起码得能力便是能够将全军的士气调整到最佳状态。

在这一方面,多尔衮无疑是合格的。

朱慈将顺治带走,已经把多尔衮逼到了绝路,如果这一次的入关作战也失败了,那么毫无疑问,他的摄政王之位肯定很难保住,更困难的是大清凝聚起来的团结之力,也会随之崩溃。

多尔衮的眼光很远,所以……哪怕是很勉强,哪怕是付出再多的代价,也绝对不能退却,一定要在辽东皇帝返回京城之前,取得更大的胜利。

对于突然出现的通州城,多尔衮无疑是震惊的。

那么一座小城,竟然连续守住了十天。

据说城里有个叫做阎应元的人,买了挂,磕了药,怎么干都干不动。

当然,最令鞑清军头疼的是城门上高挂的大清太宗皇帝之神位。

火炮部队总司令孔有德不敢开炮。

阿济格也不敢。

以至于火炮用不上,才出现了如此的僵持。

但是多尔衮不一样,他之所以能成为摄政王,便是有着其他人没有的魄力。

他敢。

当然不是堂而皇之的敢。

而是在攻打通州城前,摆好了祭坛祭奠一番黄太吉。

摆好的祭坛上,多尔衮祷念着祭文,向死去的黄太吉请求赐予力量。

“太宗皇帝,微臣死罪,盛京亦失,祖宗震动,如今微臣大军欲入主中原,奈何伪明将领以太宗神位为牌,图以阻我兵锋。”

“实难容忍,又不忍亵渎太宗皇帝在天之灵,故而微臣请之于太宗。”

“请太宗准微臣之所奏,炮击通州!若可,请太宗皇帝显灵!以安军心!”

多尔衮朗声说道。

下面的一众人等议论纷纷。

这摄政王想要通灵,也太假了吧,难道说太宗皇帝真的能显灵不成,可以不要这么封建迷信好么?

不过这个时候,下面的有人却高喊起来。“太宗皇帝显灵了!太宗皇帝显灵了!”

此话一出,全军震动,顿时有人去查看,之看到那个人面前的地面上,蚂蚁正在非常有规律的爬行。

蚂蚁很常见,不常见的是。它们竟然在地上爬出了一个满文字符。

如果认识满文的人,很容易辨认出来……那是一个“准”字!

看过的人,无不连连称奇。

多尔衮亲自过来,看到准字后热泪盈眶,继而向东方纳拜道。“微臣领旨。”

太宗皇帝显灵的事情。传遍全军,彻底击碎了原本对于通州城上神位的忌惮之心。

多尔衮终究是多尔衮,用一些糖水,轻易的粉碎了阎应元的守城谋略。

解开了束缚在鞑清军身上的封印,彻底释放了战斗力。

火炮开始在通州城上轰鸣。

通州城内的众人再次为自己的处境而担忧起来。

北城门,城墙摇摇欲坠,黄得功束手无策,鞑清军只要开始跑击,通州城肯定守不长,至少黄得功如此认为。

但就是不知道阎应元怎么想的了。

在这之后,似乎也没听说阎应元有什么其他的举动,直到六月二日的时候,黄得功却听到消息,说是西城门被攻陷!

大惊失色的黄得功赶紧带人去西城门,即使通州失了,对于阎应元这种人,他还是不想看着落到鞑清的手中惨死。

当黄得功来到西城门的时候,

果然看到西城门的城墙塌陷了大段,

但是作为西城门的守将,阎应元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一个木桩上,和他的手下在看戏。

看的什么戏?

一大群通过塌陷段进入城中鞑清军正在到处奔窜,痛苦的怪叫。

“唉,黄总兵。你怎么来了?”阎应元问道。

“本将听说西城门失陷,火速来援。”黄得功还没反应过来。

“哦,只是城墙倒了,并没有失陷。”阎应元向黄得功发了一个挖鼻孔的表情。

“另外,那段城墙是某人让人推倒的。”

  http://../book/36831/179536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