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六十四章 京城之间(一)

一大早就看到早起的士兵,在张庆臻的安排下日常训练。

朱慈自以为起的很早了,但和这些本地土著们相比还不够啊。

然而这些天实在是一直处于高强度的紧张状态,倒在床上累的不行,想要早早的爬起来却也跟要了老命一般。

哪怕是让胡丰主做他的闹钟,效果也有些够呛。

按照后世的时间,现在应该是快六点了吧。

朱慈望着校场上的军户们思忖着。

校场中的军户们在看到皇帝亲临后一个个干劲十足,卯足了劲一般想要表现自己。

现在的军户的身份已经不同以往,新的军改令的下达,令他们不得不珍惜这得来不易的身份。

张庆臻在这些天清除了一些混日子的兵油子之后,他们也已经老实很多。

“回禀圣上,目前习练乃是戚武毅开创的鸳鸯阵,此阵以十二人为一列……”张庆臻在看到朱慈到来后,向朱慈汇报工作。

鸳鸯阵的大名朱慈还是听说过的,当初戚帅便是以此利器剿灭了东南倭乱。

然而鸳鸯阵虽然厉害,却是专门为倭寇量身定做的,倭寇的特点是人多且傻,毫无章法,在山岭地带上蹿下跳,鸳鸯阵就像一张大网一样,将这些鱼仔全部一网收工,屡试不爽。

然而鸳鸯阵能在北方用么,朱慈觉得肯定会水土不服。

张庆臻虽然勤奋了些,但还不懂得变通,想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还远远不足。

张庆臻见朱慈脸色阴晴不定,心下也有些忐忑,但看到朱慈点了点头,却也长出一口气。

“军中战马有多少?”朱慈问道。

“如果征调全城马匹,应有五千余。”

朱慈想了想。“暂时撤掉神机营,而神枢营保留两千人做骑兵,全部入五军营习步战,鸳鸯阵暂时不用编练,按照正常的方阵训练,多练弓射。”

张庆臻其实是有些崇拜朱慈的,自从这两天以来,十六岁不到的年纪,所表现出的气度和魄力都远胜于常人。

并且新皇登基以来,文官被打压的很惨,他们勋贵一系也因为兵权的独立而重新得势。

隐隐有着回到土木之变以前的状态。

他也自认为自己绝非大将之才,之所以有如此高位,全依仗着太子提携,本着无才多听话,紧抱朱慈大腿的原则。

张庆臻点头称是。

看了一下军户们的训练,朱慈其实也想着自己也锻炼一番,毕竟前世今生都未曾真正的搏杀过。

而到了战场上,免不了亲手杀人,到时候慌了手脚可不是好事。

然而似乎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去做这种事情,哪怕有心为之,身为皇帝却还要被其他的事情繁琐着。

起来后,就要应付早朝。

文官们已经列队等在了京营之外,等候着朱慈的召唤。

经过了昨天的权力拉锯,他们已经彻底被朱慈的强势所压服。

现在的他们,就是一群等候差遣的奴才,必须得听从朱慈的命令。

对待文官的态度,还真要和建奴学习,用屠刀,用鲜血,才能让他们乖乖的做事。

文官老实了,早朝也变的让朱慈舒服了许多,该上奏的上奏,该交代任务的交代任务。

朱慈见到了导致昨天那场事端的*屏蔽的关键字*,方以智,那就是一个文文弱弱的白面书生,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存在。

可以看出来,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在一众老头子里相当的鹤立鸡群,并且因为昨天的事件,他似乎被其他的大佬所孤立着,和其他人保持一些距离,且因为第一次上朝的原因,有些紧张。

当然,除此之外,朱慈并没有给他更多的关怀,现在还不是用到他的时候。

陈良谟将昨天编写的邸报提交到了朱慈面前,其中有着朝廷内可以向外界散布的信息。

当然最主要的是,里面写了昨天那帮逼宫之辈的定性,还有给吴甘来议定的恶谥。

皇帝一言九鼎,说到的自然要做到。

由于邸报准备的仓促,内容上并不充裕,并且是书本样式的,通篇文言文,朱慈看着都费劲,要是让那些读书人讲给百姓听,估计会很尬

朱慈合上了邸报,让胡丰主交还给了陈良谟,继而说到。“邸报要诵读于民的,以白话书之为妥,内容上也不必拘泥于政事,可多招募人手收集坊间趣事记载其中,政事诏命穿插其间便可。”

一众的朝臣都是瀑布汗。

坊间的趣事……也就是民间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也写进邸报里?胡闹,纯粹是虞姬失明项羽舞墨––瞎几把写(瞎姬霸写)。

但新皇胡闹的事情还少么,相比于昨天把那群逼宫的大臣们撂倒,这也只是个小事。

随便新皇怎么玩吧,反正玩脱了,大家一起见阎王而已,也没多大点事。

陈良谟的脸憋了猪肝色,还是忍住了进言反对。“臣已招募了城中识字的读书人,只等邸报印发,便可在城中各处茶楼中诵读邸报,只是这些人算官,还是吏?”

这就牵扯到了一个编制的问题,官是有编制的,吏是没编制的,况且吏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官员的支付,陈良谟想着自己的腰包是养不起这么大量的读书人,不得不厚着脸提出这个问题。

“你招募的这些人合同吏部审议,编入通政司之中,设主讲,记写二职,从九品衔。”

朱慈的话,令陈良谟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他出钱来养吏,这件事情也好办,况且这么多人进入通政司,他也不用被其他人笑话自己是个光杆司令了。

在无法和地方沟通的情况下,有事情做,不必闲着,生活便会很充实。

此事完结。

散议退朝。

……

随着朱慈的一系列动作,整个京城都开始因为朱慈的意志缓缓的受到影响。

这种影响便是朝廷和百姓之间的联系逐步增强。

最显著的事例便是不断更新的朝廷海报。

昨天的海报是朝廷缺铁,缺铁就要补铁,许多人把用不到的,或者生锈的铁器都当掉给了朝廷,换来了足够生计的银子。

今天的海报又下来了,覆盖在昨天的上面。

这次朝廷要木头。

宁泓看到还真的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