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八十九章 剑拔弩张

李岩觉得,要想解决左良玉的问题,并不是能靠妥协来解决。

左良玉在崇祯皇帝还在的时候,便已经是听旨不听调,眼中完全没有了朝廷。

而当时由于害怕左良玉反叛,朝廷一直采取的是容忍的态度。

以至于左良玉越发的娇纵,难以控制。

李岩既然接了朱慈的旨意,平定南方的叛乱,私下里也是揣摩的出,圣上也是和他一般的态度。

左良玉的威胁必须排除,将大明内部的力量彻底统一,只要内部一统,上命下奉,无论是内部的农民军割据势力,还是辽东的彻底平定,都不是问题。

现在面对左良玉或许艰难了些。

但为了帝国长远的利益,这波必须挺过去。

用孝陵卫来防守南京还是远远不够的。

江北的路振飞,以及黄得功,还有山东带来的兵力被随后调入南京城中,加强南京城的防守,以及更好的控制整个南京城的防备

同时坚壁清野,准备随时可能发生的南京攻防战。

按理说,谢芳得任务基本完成,这个时候本应该押送着东林乱党,返回北京述职。

不过,如今南京的形势有些紧张,不得不留下来继续去帮李岩做情报方面的工作。

左良玉也基本完成了备战的准备工作,为自己的名分进行最后的挣扎。

但大军的行不行行动,取决于朝廷的态度。

所以在可能出现的战争之前。

双方实在有必要沟通一下,如果可以私了,还是不要走法律程序的好。

左良玉的意思是,他愿意重新统归大明节制,同时将逃到他求保护的东林残党交出。

但是,有附加条件。

第一,不再追究他之前的过失。

第二,让他永镇湖北,子孙世袭。

第三,军中粮草不济,南京应负责他手下大军的兵马给养,以及军饷。

李岩看到左良玉的要求,真是怒极反笑,当他把左良玉有条件投降的事情,告诉南京城的其他大臣时。

那些原本心里还觉得应该以和为主的大臣再没了声音。

左良玉的要求,实在有些过分。

世代镇守湖北,这是什么概念,表面上看,并没有要求王爵这种非常无礼的请求。

他这是想成为第二个黔国公,但是人家黔国公祖上能够获得如今的待遇,是靠着真刀真枪干出来的。

他左良玉何德何能?

敢如此狮子大开口?

没人敢于答应左良玉的要求,这无疑会成为大明的罪人。

李岩很快给了左良玉回信。

李岩的态度也很明确,和刚开始决定的一般。

左良玉要想免于一死,必须无条件投降,交出大军的军权。

除此之外。

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

“父亲……真的要攻打南京么?”

左梦庚看着眉头深皱的父亲,有些担心的问道,左梦庚也不小了,对于局势也有自己的看法。

除了农民军外,大明内部基本没有其他反抗的力量了,只剩下他父亲这一支大军而已。

看起来……二十万很强大,但大明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辽宁皇帝的战绩实在有些骇人。

他不觉得,继续反叛下去会有好结果,到时候家破人亡,诛灭九族可如何是好。

但是,这事情他做不了主,战与不战,完全看他父亲左良玉的意思。

“不然呢?”左良玉随口道。

李岩态度让他实在有些骑虎难下。

左良玉毕竟见过的世面多了,不像左梦庚那样天真。

所谓的世代镇守湖北,看起来很张狂不要脸,但却是他不得不争取的条件。

军权是他的依仗,如果松手,全家的性命都讲被掌握在朝廷手中任人揉捏。

只要辽宁皇帝事后清算,二十万的大军平白成了送给朝廷的嫁妆。

这是为了活路,必须要求的投降条件,如果明廷不同意,他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

显然……希望破灭了。

李岩的所代表的辽宁皇帝的朝廷,完全和崇祯时期变了样子,再没有向他妥协的意思。

他们现在很漂啊,完全是一幅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样子。

那样子很欠揍。

左良玉就很想揍李岩一顿。

手中的回信被撕成了碎片,左良玉一拍桌子,吓了左梦庚一跳。“本帅本不欲操动兵戈,奈何李岩欺人太甚,不得不为之!”

……

南京闹的正凶,结局还不得而知。

北京的朱慈完全没有闲着。

接连几天,一直收到南京的奏报,陈述南京局势的进展。

最值得关注的有三个方面的汇报。

第一个来自于谢芳。

谢芳得奏报中整理在南京所抓获的叛臣名单,包括钱谦益,张慎言,孙之獬,以及捕获的家人,现在已经和永定二王一起正在被送来北京的路上。

还有更多的叛臣,因为人手不足,以及有反抗情节,被当场诛杀。

朱慈还是很欣慰的。

由于上台以后把大臣清理了便,而明末这个时候有能力的人基本都嗝屁了。

所以许多关键的事情,担心出了纰漏,都是朱慈亲力亲为。

包括对李自成和鞑清的战争。

南京的事情,说大也大,钱谦益和张慎言的东林势力在南方还是很有根基的,又有左良玉为羽翼,实在不能小看。

说小也小,无论是东林党,还是白板级别的左良玉实际上都是渣渣罢了。

于是派手下的人练练手,也能更好的了解他们的能力。

总的来说,做的不错。

谢芳作为锦衣卫最起码还是称职的。

朱慈可算是龙颜大悦,当即批复,同时给谢芳和孝陵卫的冯达他们应该得到的封赏。

第二封奏报来自于李岩。

将南京当时的局面,详细的阐述了出来。

同时说明了不接受左良玉投降的原因乃是他那过于无礼的要求。

对左良玉为人还是比较了解的朱慈,并没有否定李岩的决定。

即使左良玉没有任何无礼的要求。

像他这种野心已经生出来的军阀,不可能获得朱慈的原谅。

那么对此,朱慈和李岩的态度是一样的,不需要怂,直接干。

最后一份奏报就很有意思了……竟然是左良玉着人派来的奏报。

  http://../book/36831/18779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