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八十四章 想跳河的钱谦益

谢芳最终的确认,冯达的为人十分的可靠。

而在这个时候,谢芳觉得这个时候也不应该继续隐瞒他的身份。

“实不相瞒,在下其实是北京的锦衣卫指挥使,谢芳,此番前来南京,亦是为叛臣之故。”

听到谢芳得自爆家门,冯达似乎并没有太过于出乎意料。

“可惜了,若是小女得知了此事,怕是要失望了。”

冯达微微一笑道。

“这么说,冯指挥都看出来了?”谢芳有些不好意思。

“某人为孝陵卫指挥使,为了的是守护太祖陵寝,你是锦衣卫指挥使,为了是为圣上分忧解难。各司其职罢了。”

“冯指挥倒是心胸开阔。”谢芳松了一口气,赞叹道。

“只是,你的来意某人可以明白,但……出兵平叛之事,实在难以为之,恐怕圣上也无此旨意吧。”

冯达这么一说,也是,圣上似乎也没有动用孝陵卫的意思。

谢芳本以为圣上是怕孝陵卫已经和叛臣厮混起来,很难使用,现在看来,应当是不愿意动用孝陵的卫队。

那是代表着保卫太祖的存在。

除非迫不得已,如果将孝陵卫当做军队来使唤,那似乎有着亵渎太祖的嫌疑。

南京叛乱,实在还没有到这种地步。

“不过换一种思路……”

“如果南京叛臣敢打孝陵主意的话,那自然就是师出有名了。”冯达说道。

好闷骚啊!当谢芳听到冯达的言下之意,顿时感觉自己的锦衣卫指挥使给这冯达做好了。

真是好一个师出有名。

一下子让谢芳豁然开朗起来。

“不过,这些段时间,东林党人,对某人都是避之不及,生怕触怒了某人。”

敢情是这冯达敢于如此嚣张,就是想着搞事,却没有借口。

这一点,很对谢芳得路子。

既然明白了冯达的态度,谢芳接下来心里也有底了。

冯达执着于孝陵卫的职责,但并不代表他不愿意为国效力。

只是缺了一个借口罢了。

借口么,换一种说法不过就是栽赃嫁祸罢了。

关于栽赃嫁祸……对谢芳来说,可比绑票更加容易,简直就是对口的专业。

在北京城,谢芳可是深得圣上的启蒙。

快刀斩乱麻,强行诬陷,毫不犹豫的行动,深深影响着谢芳。

所以在和冯达敞开了话说明之后。

谢芳第二天便行动了。

随着谢芳得行动。

原本还算平静的南京城,形式越扑朔迷离。

“听说了么?孝陵失窃了。”

“丢了好几件石器。”

“真的么?孝陵都敢偷,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不过孝陵有孝陵卫在怎么回失窃?”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偷了孝陵的东西,而且还是石器,谁敢买啊?”

“谁知道盗墓贼怎么想的。”

孝陵失窃了,整个南京城基本都知道了。这当然归功于谢芳得活动,作为朱慈派来的奸细,他们远比孝陵卫更容易在南京城内进行为所欲为的行动。

孝陵卫失窃,这样的大事,钱谦益和张慎言也不可能不闻不问。

立刻派南京的锦衣卫和应天府衙门,汇同孝陵卫开始着手调查。

但是……结果并不如人意。

不过接下来的舆论导向开始让钱谦益头皮麻起来。

南京城的民间开始传言,钱谦益和张慎言等人,因为和孝陵卫指挥使冯达有嫌隙,私下里着人盗取孝陵,以此来打击冯达。

这他奶奶的,钱谦益都想骂娘了,这是赤裸裸的网络暴力啊!你们这群键盘党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信不信老子顺着电话线怼过去!

钱谦益觉得挺冤枉的。

但是,外面的谣言就这么说了,他能怎么办?

甚至于说,冯达都带人干到了家门口,来兴师问罪。

“冯指挥,此事皆是谣言,本官又怎能冒天下之大不违,出此下作之事,扰太祖陵寝?”

面对气势汹汹的孝陵卫,钱谦益,试图为自己辩解。

不过冯达很不买钱谦益的账,冷冷的道。“有与没有,一搜便知。”

搜家……如果说搜家能还他清白的话,那也只能如此了,毕竟钱谦益扪心自问,绝对没有参与盗取孝陵之事,有这个底气。

“那便搜吧,也好还本官一个清白。”

冯达的一声令下,孝陵卫涌入了钱谦益家,在和钱谦益擦肩而过的时候,钱谦益分明总感觉冯达的眼神带着某种阴冷之色。

而这种眼神,让钱谦益有些不寒而栗。

似乎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生。

心里砰砰直跳。

跟在身后。

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看到了。

“冯指挥,搜到了!”一个军士大喊一声,所有人顺次围了过来,顿时在某处松懈的泥土里翻出了白石雕。

“人赃并获,钱先生还有什么话可说?”冯达转而面对着钱谦益。

钱谦益:“……”

这石雕哪来的!另外你们搜的也太效率了点吧。

“这是……这是孝陵之物?”

“我冯某人守护孝陵十余载,孝陵之中,一砖一瓦都不会认错?钱先生可是怀疑某人的眼光?”

“那是……可为何出现在这里……”钱谦益额头上挂着冷汗。

“那便要问你了。”

冷汗滴落下来,钱谦益的身体都在抖,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完全没有明白,但是现在他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如果落实了,不但名声尽毁,孝陵卫都会将他彻底撕碎。

但是问题是……他真的没干啊!

钱谦益退后一步,差点要哭了出来。“……这绝对是有人在陷害本官!”

“谁在陷害你?”冯达冷笑道。

“绝对有人!绝对!你们不要过来!本官真的是清白的!”

“拿下!”冯达没有任何留情,这样的辩解苍白无力,况且本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冯达,本来就打算着端掉这些叛臣,更不会听他的解释。

钱谦益下意识的逃跑,只是这里早已被孝陵卫入侵,又怎能跑掉。

当逃到了家中的池塘边上,便已经没有了退路。

“你们别过来!不然本官从这里跳下去。”钱谦益指的是那看起来还是挺深的池塘。

  http://../book/36831/18691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