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三十三章 天下之牛耳(二)

随着京师内的清洗工作完成。

京营的士兵也早已返回了军营。

三月五日的太子叛乱,彻底平息。

京师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之中。

无数的大官府邸被荡平之后,只剩下空荡荡的院子。

一些因兵祸涌入京师的难民,游食,在官兵走后,进入其中想着能够寻觅一些残羹冷炙。

……

百姓们惶恐了一天,终于打开门呼吸着外界的空气,而当他们出门时,迎接他们的是一骑从身边飞掠而过。

传檄着上面的消息。

“明日辰时,旧皇禅位,新皇登基,改元大吉。”

新皇登基?百姓们还无法意识到这对他们来说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但是皇帝作为一个国家的核心,那是很多时候,闲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是太子殿下要登基了么?!”

“那可不是,太子殿下今天把那些大官全给抓了,好多还直接杀了头,现在事态刚稳,便有新皇登基,那肯定就是太子没跑了。”

“真不知太子今天为什么突然发难,对这么多的朝廷大官下手,这到底有少深仇大恨?”

“管他呢,太子宰的都是大官,和咱们又没关系,那些大官宰的痛快啊,哈哈,尤其那个颜经狗官仗势欺人,又夺我家财,现在也被太子拿下了,别提多解恨了!”

一部分人还是支持太子登基的,他们主要是一些和京师官员有仇隙的百姓,士绅,生员。

当然,仍有一部分人对太子抱有不满。

东林党的学子遍布天下,那可不是一次清洗,一场屠杀就能彻底解决完毕的。

此时他们聚集在京师的几处会所里品论时政

京师之中遍布大大小小数十处会所。

这种会所当然不是那种很嗨皮的会所。

而是京城内不同籍贯的官员,豪富私下里掏腰包,建立起来的。

用来为招待各地来京的学子,他们或学习,或科举,俨然成了士子的主要聚集地。

当然豪富官员不可能是出于善心,这不过是他们的一种长线投资,当其中有某个学子脱颖而出,取得高位,这对于他们自己都是有利益好处的。

浙江会所。

这里是东林学派的最大聚集地。“太子暴虐,堪比桀纣,此子若为国君,必不得人心,我朝社稷难复。”

“圣上恐为太子所迫,亦才不得不禅位于太子,此等逆子无父无君,人人得而诛之。”

“江南士林若知太子之事,必定不耻,我等或可回江南,与江南士生得知,共讨朱慈烺,迎正朔,立新贤。”

听到其中一人的话,其他人暗暗心惊,虽然他们不耻于朱慈的行径,但毕竟木已成舟,太子明日便登基为帝。

再如何心里不快,那也毕竟是大明的天子。

按照血统来说,应当是毫无疑问的帝位继承者。

但是朱慈做的有些过了,不但绞杀众臣,还有着逼迫崇祯退位的嫌疑。

当然最主要的便是激怒了这些东林学子。

头顶上的保护伞被掀翻,想要在新朝中狼狈为奸谋取利益,基本没戏,许多人的政治投资都毁于一旦。

如此一来,还不如考虑打着朱慈不孝,不足奉社稷的旗号,立其他朱家子孙为皇帝。

许多人都觉得或许可行。

“然谁可为贤?”

“定王,永王陷于逆子之手,我等无法援救,然国不可一日无主,当从桂王,福王中二取其一,迎于南京。”

“在下与凤阳总督马士英有故,或可说服此人助之。”

……

另一方面,除了京师人群对于朱慈有着不同的态度以外。

还有着一部分的百姓,却心里盼着闯王早点打过来,毕竟“迎闯王……不纳粮。”

这种跛脚骗人的把戏,却有着致命的号召力,使得闯军一路势如破竹,获得了广大平头百姓的支持。

“大明皇帝是谁都无所谓,反正闯王来了,咱们才有好日子。”

“噫,不要嗖粗来,不要命了?”

一时之间,在太子即将登基的消息传檄之后,京城之内人心浮动,各有想法。

而崇祯在放弃了所有的权力后,返回了自己的后宫。

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了。

崇祯在看到自己的糟糠之妻周皇后后,不禁感慨颇多。

周皇后此时很惶恐,朱慈悖逆,做为亲生母亲的她,心有负罪之感。

行礼请罪。“太子谋逆,臣妾万死。”

周皇后被崇祯扶了起来。“皇儿无罪,皇后亦无罪。”

她看到崇祯在微笑,不似作假,难道自己的丈夫真的心甘情愿的将皇位传给了太子?

就周皇后了解的崇祯来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但事实却摆在面前。

更令周皇后疑惑的是。

面前的崇祯皇帝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容光焕发,气色也比以前好上许多,就仿佛十八年前,第一次看见到的信王一般。

那种自信,那种洒脱。

令周皇后还残留的少女心,怦然跳动。

“陛下连日操劳,还请早些就寝。”

崇祯亦是许久没有好好打量这个自己的正室妻子了,现在看来,虽然周皇后已经三十多了,却不失美态,颇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又想到两人已经许久没有真正的彼此交心。

十几年的感情回想,让崇祯越发觉得自己的老婆十分的迷人。

轻轻的点头。

嗯了一声,嗯的周皇后低下头,脸色带红。

回殿熄灯

……

京西,宁家。

宁泓乃是渭南合阳县人,屡试不第,后来便在京师这边做了小买卖,衣食勉强可度。

当然他在京师里面毫不显眼。

显眼的地方在于他有个女儿,宁槿,年前被择为太子妃,着实让宁泓欣喜了一把。

但是却迟迟没有大婚,皇宫也没有接自己女儿过去的意思。

打听了一番才知道……朝廷没钱。

这可真是愁坏了宁泓。

退婚吧……这肯定行不通,太子又不是废柴,岂能说退就退?

这不退把,女儿这么晾着也不是事儿。

如今听到太子即将为帝。

内心是忧愁参半。

喜的是女儿或许有着落了,据说从朝臣那边抄了很多银子,办个婚礼不是九牛一毛么?

等到女儿成了皇后,他因外戚而封伯亦是顺理成章。

忧的是,但看太子行为,有些喜怒无常的感觉,要是自己的女儿不小心得罪了太子恐怕落不着好。

另外,据说闯王快来了,这京师守不守的住都难说。

女儿当皇后,并不意味着是全好事。

宁泓并没太大主见,寻思着回屋和女儿合计合计太子称帝的事情。